之后我便接受了空桧这个比我小两万岁的孩砸是我夫君的事实。

  与我和竹霖不同,空桧与我是注定的缘分,这是月老,司命他们在空桧的满月席上说的。

  那一堂日光雍容的理算斋,瑶渺从帘外走进来,穿黑袍,酥胸半露酒红色的长发,整个人妖治又骄傲。她被安排在空桧的后桌,竹霖的同桌。

  按棠浠的话说,“瑶渺原本是不及你美的,只是她流露出的妩媚艳丽掩住了容貌上的不足。”

  我无所谓的耸肩“竹霖他一直就是个奇葩。”

  事实证明我的说法基本正确又有些许偏差。竹霖开始和瑶渺走的很近。

  瑶渺有一副媚骨,夺去了一半喜欢我的男学生。为此我少收了很多礼物,在心里暗暗给她画了一把叉叉,而她常有意无意地像空桧请教题目,细腰弯下,我x你大爷的,坐在旁边的我都被闪瞎了眼,而空桧的耳根通红,只好别过头给她讲解。

   

  之后我约她出去,准备给她讲讲道理。

  结果她说让我和她打一架,魔界公主性格爽直善斗。我一定是脑抽了才应了下来。

  我们是最原始的打法,最终还是她赢了,我们躺在芦苇丛里,毫无形象的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话

  “你……你赢了,我,不打了!”

  “呵……我还以为…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神界人。都,都和你旁边那块木头一样…不,不会打架呢!”

  “笑话!姑,姑奶奶我,可是打遍青丘没敌手!”

  “嘿!你个小丫头!都输了,还嘴硬!”

  然后我们大笑起来,当真有豪迈的感觉。我们聊了很多,我说青丘,说高辛  ,她谈大荒,谈魔界。

  我觉着,这个公主,也没想像中那么糟糕。

  我在万顷芦苇中弹琴,她便立在一旁吹箫。

  复日,棠浠就瞪着眼睛看着我和瑶渺手挽手一起如厕,一起修炼,一起捣鼓夫子养的鹦鹉……

  酷qR匠网@t正G版首KT发

  在我七万岁生辰那日 瑶渺赠了我一把“桐梓” 上古神琴 ,我抱着琴几乎脱口而出“亲爱的,我手头上只有七哥八哥空桧竹霖不栎这几个还行的单身男子了,你随便挑一个吧!”

  伏羲造琴 俯仰观察 琴制长三尺六寸五分 以像周天三百六十度 宽六寸以象六合 上周象天 下方法地 龙池长八寸以通八风 凤沼长七寸以合四气 其弦有五 以寸安五音象五行也我们琴萧和鸣还落下了不少佳谣我一直被保护的太好,不同世事,别人待我好一分,我便觉得此人是好人 ,所以在当时我对空桧总有一分不明不白的愧疚。

  所以我在后来被故人伤了之后才会觉得疼的好似快难堪死去我把空桧,竹霖还有瑶渺三人当挚友

  头又开始胀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