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轹,五千年修为的菩提树妖。

  在他第二次历情劫时,对象,竟是我……

  当时估摸着还有一日便是5月圆的我,就去了菩提树那儿偷果子,结果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忽然从树洞里冒出的他吓了一甚,从高高的枝干上跌落,摔得本公主直接回了原形,「抚额」多半是吓得。

  他当时还只是个小树妖,浅色的影,显然是快历劫修得人形了。

  听明我的来意,出乎意料的直率,伸手施法,一颗菩提果便落在我爪子旁边,“给,吃罢,若是以后还要尽管找我。”

  当时我还是只单纯的小狐狸,高兴的不能自已,便在每月月圆之时来他这里玩耍,偶然染了风寒,身娇体弱的我离了母后,只一昧的严重',他便搬到我的小狐狸洞,细心的照顾我,直至我病好他却闭关了半月有余。

  菩提菩提   以身炼药   以体制药所以,当青丘桃花开的正灿烂的时节,不轹表情严肃地对我说他欢喜我的时候,我眨眨眼“你之前讨厌我吗?”

  “不是,我欢喜你,是那种……夫君对娘子的欢喜”他的脸隐了隐,我需要盯着他。

  “九妹,你可以嫁给我……我们一起生活在菩提树洞,好吗?”

  我一想,这可不行,我还得回高辛呢!于是正色道“不行!”

  他一听我这话,再瞥了暼我略略坚定的表情,于是恹恹地离开,我以为他是生病了,想着我又不会治病,也就乐呵呵的回了狐狸洞,洗了半年他也没来找我,我想!这次闭关可真够久的,然后在月圆之夜将来临时,大咧咧的去菩提树洞那里,会有个新鲜的菩提果乖乖地呆在树洞小厅里的石桌上。

  直到有一天,我大咧咧的走进树洞,菩提果仍乖乖的呆在石桌上,只是石桌旁还有一位男子,他有一张秀气温衍的面容,轻轻的笑,开口“九妹,许久不见。”

  我嘿嘿的笑“呦呵,修得人形啦!”

  他的脸红了红,点头他不再提先前的事,我也乐的忽略,只与他平常相处。

  有时月初我们会去青丘各地游玩,其中就有一次去十里桃林偷折颜酿的酒,结果被抓到,不轹送了他二十颗菩提果,才得以逃脱。

  再后来¨我历了仙劫,列了仙班后那怪病终于消失。

  a@更=Y新?最2¤快O上酷匠、网)2

  再后来,便是这个劫他的,亦是我的。

  说起来,我过了这么些年,几乎没什么经历,只是莫名的沉睡,莫名的疼痛。

  神呐,若是记忆一片空白,那未免也太过凄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