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接到魏腾的电话到汪艺赶到公司,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二十分钟不到,一路上,汪艺就像是开的飞车一样,完全忘记了要顾及自己的安全。

  魏腾一直等在大堂,汪艺的车刚刚到公司门口,魏腾一溜烟就跑了过去。

  汪艺一下车,就碰到迎面而来的魏腾。

  问:“怎么了?怎么回事?”

  魏腾也很焦急,语速稍快:“我们最新投资的那部电影的女主角,吕潇潇昨天在片场假戏真做,自杀了。。。”

  “什么戏?”

  魏腾正要说,就发现汪艺身后几百米处拿着各种各样摄像机,相机的人向着他们这边过来,魏腾拉着汪艺就往公司跑去,“后面有记者,先回去再说。”

  汪艺闻声,也跟着加快了脚步。

  后面的记者更是疯狂,发现他们察觉之后,都纷纷蜂拥而来。想好汪艺魏腾两个跑得算快,把他们堵在了门外。

  其实汪艺一直觉得记者这个行业,是特别不容易的,不仅每天要跟在人家屁股后面,用热脸贴冷屁股,还要背着一大推东西跟着跑。一个不小心问了不该问或是拍到了不该拍的人,又会惹上侵权或者是被别人摔相机的危险。

  两人直接进了办公室,秘书给两人沏茶,魏腾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

  秘书点了点头,退下。

  两人均无心品茶,直接进入主题。

  汪艺问:“到底怎么回事?”

  魏腾把手放在膝盖上面,一本正经地说:“我们最新投拍的那个电影,女主角吕潇潇,在片场假戏真做,自杀了。”

  “所以现在人呢?”汪艺问。既然魏腾没有叫他去片场,那么人肯定是不在现场了。

  “昨晚打你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有接,我就直接先去解决了,现在人已经通知家里来领回去了。但是家里人坚持要走法律通道,说是她自杀是应该我们剧组引导,让她入戏太深。”

  “简直就是一派胡言。”汪艺一拳打在座椅扶手上面。力道之大,很快手掌就泛了红。

  魏腾说:“那不是胡闹嘛,可是摊上这事了,能怎么办,现在记者也跟过来了。”魏腾说完,轻叹了一声,:“又要掀起一阵龙卷风了。”

  静了一会,汪艺眉头紧蹙,嗓音有些沙哑,说:“现在外面应该已经传得差不多了,现在,哪一条路,都是死路。”

  魏腾当然知道,他没有接话,他知道,现在染艺变成这样,没人比他更心痛,他今天过来,最重要的就是想要安慰他。

  室内,又陷入了寂静。就连彼此的呼吸,都可以很清晰的听到。

  过了一会,汪艺从座椅上面站起来,走到了落地窗前。窗帘还没有打开,汪艺伸手,一把就把窗帘从里面拉开。

  汪艺那双深邃如潭水的双眸,一直盯着大楼下面,那些记者,还在公司大门外久久不散。除非等到他出去,不然他估计,他们可以一直耗在那里吃喝拉撒。

  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群人在他眼里,就像是平时路上的几只蚂蚁。可是就是那几只蚂蚁,在楼下等着他下去,缴械投降。

  曾经,楼下那些人,他不屑一顾,只一句话,就可以让他们活不下去。可是现在,他连抬脚“踩死”他们的力气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是,他连抬脚的资格都没有了。

  tp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没一会,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魏腾说:“进来。”

  “汪总,剧组好多经纪人打电话来,说是好多经纪人要求解约赔偿。”“还有,。。。”她欲言又止,脸上都快要冒出汗来。

  汪艺一把把刚刚拉开的窗帘一下子又合上,办公室里,一下子又变得暗沉下来,就像大家此刻幽暗沉闷的心情。

  汪艺从窗边,慢慢又走回了刚刚的座椅上,期间,秘书和魏腾在他眼前,仿佛就是一个透明人。

  坐下之后,拿起桌上的笔,开始把玩起来。问:“还有什么?”语气清淡平稳。就像是在问一句很平常的“你吃了没?”

  秘书算是锻炼有素的人,顿了一会,开口道:“还有,之前好不容易留下来的那些剧组,也一一提出了要解约,资金跟不上去,大家不愿意这么一直耗着。即将上映的那几部剧,各家电影院因为近期包括昨晚的事的影响,也表示不敢接剧,怕影响票房。”

  汪艺静静听着,不怒反笑,“呵呵”

  魏腾怕他想不开,起身就要走到他那边。谁知汪艺却先他一步,他用手做了一个让他不要过来的动作。

  “我没事。不用管我。”说完,好给魏腾一个很肯定的眼神。

  魏腾哪里不知道,他现在就是自己给自己做了一个驱壳,他要把自己包围起来,缩进驱壳里,不让任何人打扰,亦不让任何人看到他的伤悲。他是那么骄傲的汪艺啊,他是,这么快就站这么高的汪艺。他哪里,会让人轻易看到他的伤口?

  魏腾停下来,冲着他点点头。:“好,那我先回去,有事电话。”

  汪艺轻点了点头。示意秘书,送魏腾出去。

  等他们走了,他又低头,又开始把玩自己手里的笔。笔在他手里,灵活地动着,就像一条自由自在的鱼儿。

  几十个来回之后,那支笔,狠狠地,碎在了他手里,碎渣深深嵌进了他手心里,源源不断鲜红色的血从他手心里顺着修长的手边流了出来,一直留在了身边的桌子上,地上雪白色的地毯上。看上去,直叫人触目惊心。

  然而,他却笑了,就像是一朵最美丽的红色玫瑰,红得那么娇艳无比。可是有几人知道,那被玫瑰刺伤流出来的鲜血,也是红得触目惊心的。

  这个世界。本就无情,从来都是弱肉强食,永远都是成王败寇。你风光了,自然就有人靠近你,巴结你,但是从没有人问过你,怎么成功的。

  但是你失败了,所有人都可以弃你而去,不过与成功不同的是,他们更加愿意,也更加享受看到你,是怎么样一步一步走向失败的,或者换句话说,是想看你怎么走向地狱的。

  如果翻身,大家依然可以回到你身边,如果挣扎之后,还是死鱼一条,那么他们也不介意把你解剖之后吃得干干净净。

  从来,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不是吗?自己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可是,汪艺从没有想过,这些,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在他最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