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室寂静,连彼此的呼吸都可以听见。

汪兴抬手,端起了旁边的咖啡杯,那是刚刚汪艺秘书给他现磨的。

抬手放到嘴边,还没喝,又放了下去。语气还有些冲:“说吧,怎么回事。”

汪艺声音也很清淡,说:“也没怎么,就是感觉好没有准备好。”

汪兴答:“少给我扯这些屁话,老实说,你以为老子是傻子,你那么匆匆忙忙跑出去,黎冉跟着追上去,你以为我们都眼瞎了?”

汪艺顿了一会,他知道随便找一个理由,肯定也不好使,但是,他也不能实话实说啊,要是那样,二老还不得为他担心。他不想那样。

可是当前这个情况,他要如何给出合理的解释?汪艺表面面不改色,沉静如水,可是心里,早已乱成了一锅黏糊的粥。。。。

刘慧看着儿子半天不说话,温柔开口:“儿子,有什么事,别憋在心里,就算是你错了,也跟爸妈说,我们是一家人,患难与共的,知道吗?”

汪艺故作轻松,看向刘慧,说:“妈,。。。我没事,你们放心吧。”

“真的没事吗?你从小就这样,什么事情从来不跟家里说,不管大小,都一个人扛着,你怕连累我跟你爸,”刘慧顿了一会,继续道:“儿子,你要知道,爸爸跟妈妈,这辈子就你一个儿子,为你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都是幸福的。”

“你妈说的对,有什么事别憋着,你又不是没有老爹老妈,干嘛作死作活的一个人撑,你说没准备好,几人相信?你和黎冉到现在是怎么样的情况,难道我们不懂吗?你做梦都恨不得把她放在身边疼爱着。说突然没准备好,可能吗?”

  ‘最4O新章&$节#l上"酷匠Y◇网{a

刘慧和汪兴,连环“攻击”,汪艺竟发现自己刚刚内心那份保留的强大,瞬间坍塌,崩溃于他们无私的爱里。

深邃的瞳孔里,倒映着面前刘慧和汪兴的面容。汪艺突然就想要,在他们面前,放下自己的强大,放下自己的骄傲,放下自己多年以来的坚强。

过了一会,汪艺语气平稳的声音传出来,“爸,妈,我想这次,我应该真的栽了。”

汪兴和刘慧看向他,露出不解的神色,倾身继续倾听。

汪艺说:“上次我投资了一块地,用尽了公司的所有流动资金,现在,政府要那块地,修地铁,要从那里通过,我只能高价买进,低价给政府。”

“就是上次你说A区那块地?”汪兴很快反应过来。语气有些急。

“嗯。”汪艺答。

汪兴继续问:“那么,现在,亏了多少?”

“买地皮,用了十一亿,但是,以普通土地价格,被政府征占。估计,最后全部算下来,估计会亏八亿多吧。”

“什么?八亿多?”刘慧大喊出声。汪兴看了她一眼,她赶紧用手捂住了嘴。

汪艺却不以为意,声音依然淡淡的,“嗯,八亿多。”

汪兴也很沉稳:“我那边,全部算一下,估计也只有两亿左右,可是剩下的,要怎么办?”

“或许,儿子,你可以让冉冉,问问你岳父。”刘慧说。

汪艺和汪兴同时摇头,“不行。”

“怎么不行了?我们现在不是一家人吗?”刘慧说。

“妈,不管怎么,黎冉那边,我们都不能想,虽说我俩是夫妻,可是那是他爸爸的财产,即使以后归她,那也只是她的,我不能要。”

汪兴点头,“嗯,对。”

刘慧憋嘴,终究没再说什么,毕竟,刚刚自己,确实考虑得是偏向自己儿子一点。

可是天下父母心,现在儿子这样,她也觉得怎么,女方也得稍微支持一下吧,即使两家加起来,都不一定能堵住这个漏洞,但至少,儿子会轻松很多啊。

刘慧憋着自己的想法,不过她自己想好了,要好好找黎冉谈一谈。

汪兴起身,打电话回公司,询问自己手里的现金和流动资金。

那边很快结算出来,跟他猜想的差不多,两亿二千多万。公司跟汪艺这个不能比,但是有两亿多,已经很不错了。

汪艺也迅速投入到工作中,让秘书进来,汇报详细的情况。

“汪总,公司投拍的那些电影电视剧,全部都在进行,现在资金链断了,大家都心慌慌的,甚至有的要求退组。况且,上半年投资的那些,上映,也得投钱,等钱返回来的时候,估计现在投拍的这些剧组早就散了,那我们前期的投入,就全部白费了。。。。。”

秘书一本正经说着,汪艺听得也很认真,:“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我尽快给出最佳的方案。”

秘书转身就要出去,走到门边,又被汪艺叫住,:“对了,记得让大家不要慌,安抚民心的事,就交给你了。”

秘书点头,“放心吧,汪总,我知道怎么做。”

汪艺点头,向她道谢。中途黎冉来了一个电话,他接了起来,听说她正在和黎强吃饭,他说:“好,你多吃一点,太瘦了,好好陪陪岳父。嗯。”

黎冉:“好,我知道了,。。。。晚上,。。我等你。”

“好。”

挂断电话,汪兴从阳台走过来,“小艺,爸这边有两亿两千万,剩下的,我们慢慢想办法。”

汪艺点头,递给他一个微笑。刘慧一手端了一杯刚磨的咖啡过来,分别递给他们。一家三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依靠,相互辅佐。

  此刻已经是下午的三四点钟,办公室里的冷气还在发出轻微的声响,窗外斜阳的光,透过透明的落地窗照进来,暖黄色,照在他们一家人身上,温暖,舒适。

   刘慧看着桌边不断翻动文件,不断接听,拨打电话的儿子,还有一旁一直在找关系四处借钱的老公。不知不觉,一种现世安稳的感觉油然而生,尽管现在,危机还没有解决,至少,一家人,还好好的在一起。至少,她还看着他们,为事业,为家庭,为孩子,做着最大的努力。

   刘慧会心一笑,轻手轻脚,就往门外走去,现在,她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要去做。她要出去,为她的孩子,她的老公,买菜做饭。

  正好,她刚刚有看到,汪艺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小厨房,该有的东西都有。

  买菜回来的路上,刘慧去了b市的一个寺庙里,为自己的儿子,默默地祷告,祈求上帝,不要负有心努力之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