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组织部回来,黎冉一直陪在汪艺身边寸步不离,甚至连回家上洗手间的时间,她都巴不得每隔三秒钟就要叫一次他名字,以防他一不小心就出了家门。

现在这个时候出去,难保不是出去买醉伤心,那样的话,她宁愿他在家,至少她可以陪他,他醉了,她还可以照顾他。

黎冉第三次上厕所,第N次出声:“汪艺。。。。。。”

汪艺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窗外出了神,然而眼里,没有任何焦点。

黎冉又叫:“汪艺,,,,,汪,,艺。”

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黎冉有些心急,快速从厕所跑出来,看到沙发上坐得好好的汪艺时,才放心下来。 恩还好,幸好没有出去,不然。。。。。

可是,我跑动的动作这么大?他居然连头都没回?是睡着了吗?

黎冉想着,从后面静悄悄地往汪艺那边走过去,然而看到的,却是双眼睁得大大的,一直看着窗外的汪艺。

如果她刚刚没有看错的话,汪艺眼里是没有任何焦点的,眼睛虽然望着外面,但是什么都没有入他的眼。

因为他直接没有发现她就站在他身边不足一米的地方。

约莫过了半分钟,汪艺才轻轻回头,瞳孔幽深,却黯淡无光。他轻轻问:“腿还疼吗?”

他第一句话,就是在询问她的安危?那么他呢? 怎么样?是不是也很疼,心里是不是也疼得,,,,快要流出血来?

如果,他不买那块地?如果不是为了想要给她一个最美丽,最单纯的空间?如果不是她一直那么喜欢游乐园,如果,她坚持不回到他身边。那么,他是不是就不会踏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是不是不会那么茫然从事?是不是不会像现在这样,面临破产的命运?

黎冉不敢多想,怎么想都只有心痛,事实已成定局,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能够,替他分担一些。

黎冉正要开口说什么,汪艺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汪艺看了一眼黎冉,转身走进了阳台,接起了电话。

“喂,汪总。”一道女声从听筒传出来,黎冉猜想,应该是他助理或是秘书什么的。

“怎么了?”汪艺答。

“那个,老汪总在公司里,他找不到你,您看,要不过来一趟?”

汪艺这才想起,他们刚刚可是丢下了婚礼场上几百号人走的,估计,他们是快要找疯了,而且,他私人电话已经关机了,那么,他爸,是迫不得已去了公司,他爸去了公司。。。。。。

“什么都别告诉他,我马上回来。”汪艺慌忙出声,还没等对方回答,就挂断了电话,往玄关处跑去。

黎冉跟上去,问:“怎么了?你要去哪里?”

“爸去公司了,他还不知道这事,我得去应付他,你也赶紧给岳父回个电话,。。。。恩,随便找一个理由先把他们骗过去,别让他们瞎操心。”

汪艺说完,已经换好了鞋,走过来轻吻了一下黎冉的额头。“路上慢点,恩。”

黎冉点了点头,“恩,好。”

汪艺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转身开门。

黎冉一下子就冲了过去,从背后抱住他的腰,声音开始有些沙哑:“汪艺,手机千万别关机,好吗,让我找得到你。”

汪艺背微微僵硬,不过还是回答了一声:“好。”然后把黎冉的手,轻轻拉了下来,放在嘴边,轻吻了一下。转身就进了还停在院子里的车。

————————————————————————————————————————————————————————————————漂亮的分界线。

染艺,汪艺的办公室里。汪兴和刘慧正坐在皮沙发里吹着冷气,一旁还站着汪艺的秘书,三人的脸色都很复杂,汪兴和刘慧,就差没有把脸,拉下来放到地上了,尤其是汪兴,脸通红得像是喝了好几斤白酒似的。一旁的刘慧不断在叹着气。

而汪艺的秘书,自是不必多说,虽是大热天,但是面对这两尊大神,心里不禁拔凉拔凉的,只害怕一不小心,就全给得罪了,那她不得死在汪艺手里才怪。

很快,门被打开,她稍微松了一口气,迎上去:“汪总,”

汪艺点头。直奔过来,“爸,妈。”

“爸,妈,谁是你爸妈?你小子,不错嘛,本事大了,连婚礼都可以随时取消了?”汪兴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抬起手就想要收拾汪艺。

刘慧赶紧跟着站起来,拉住旁边的汪兴,“你干什么,让儿子好好说不行吗?”

汪兴更加气急:“好好说,我看就是你喜欢跟他好好说,惯成这样了,我非得教训教训他,你让开。”

他虽然老了,好歹也是一个男人,刘慧哪里拉得住,被他一个用力,就推倒在沙发上。

汪艺上前想去扶刘慧,却给了汪兴更好的机会,汪兴对着汪艺的脸,一拳就打了上去,一下子,就把汪艺打趴在了地上。

汪兴也向后踉跄了一下,倒在了后方的沙发上。

血一下子就从汪艺鼻腔里流了出来,流在了地板上,秘书和刘慧都被吓住了,刘慧很快从沙发上翻爬起来,步伐不稳地往汪艺那边走去。

“儿子,儿子。让妈看看。别动。”

汪艺秘书反应也快,迅速从汪艺办公室里找出急救箱提着跑过来。

“太太,急救箱来了。”说完,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和刘慧并排一起。

“好,谢谢。”

  y酷9匠网“◎首发¤

刘慧接过急救箱,放手让汪艺坐好,:“你别动,妈给你洗伤口。”

其实血倒不是很多,很快就止住了,可是汪艺脸上的伤口,却是触目惊心,他的脸很快就红肿了起来,一大块,汪兴手上还带了表,打的时候没注意,脸也被表带硬生生划开了两大个深浅不一的口。

刘慧取出棉签,拿出酒精出来,蘸在棉签上轻轻给汪艺清洗伤口。到那两条伤口时,尽管动作很轻,汪艺还是轻呼出声,让原本满脸心疼的刘慧,心疼瞬间上升到了极致。几滴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妈,我没事,不疼。”汪艺伸手,握住了刘慧的手,安慰道。

“儿子,你别动。”刘慧忍住眼里的泪水,朝他点了点头,继续给他清理伤口。

很快,伤口清理完之后,刘慧往纱布上面涂了药膏,把汪艺脸上的伤口包了起来。

“注意别碰水。”然后转身,把急救箱给了秘书,继续道:“呐,起来吧,起来过去坐着,跟爸妈说说怎么回事。”

汪艺点头,扶着刘慧起身,走过去,坐在还没有完全消气的汪兴旁边。但是汪艺还是注意到,汪兴那道隐约扫向他脸上的目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