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眼下这对新人出去,接受来自亲朋好友的祝福。

房间里,明亮的灯光把整间化妆间照得通亮,没有留下一点阴暗的地方,汪艺手里还握着黎冉的手,笑着,让她准备好再出来。

兜里传来震动声,汪艺用另一只手摸出手机,是魏腾打来的,这会,他就等不及了?比他这个新郎还急?

划开,接听,急切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宛如从上而降的一块大石头砸了下来,“喂,汪艺,不好了,刚刚接到通知,A区那块地,我们被骗了,政府那边现在说修地铁过去,我们……”

魏腾没有再说下去,声音越来越弱。可是,也足够屋里的人都听清楚。

汪艺依然保持着刚刚接听电话的动作,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就像刚刚魏腾,只不过是在说一个最近发生的新闻一样。

几乎在黎冉快要把手放到他肩膀上的时候,他反应过来,站起来,一溜烟地就往门外跑去。

黎冉怕他出事,很快把身上的婚纱换了下来,迅速穿上了准备好的那一套休闲装,鞋都没有来得及穿上,径直就跟了上去。

场下三四百号人,全都端着香槟欢声笑语,黎冉冲出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汪艺和魏腾两个冲出大门外的背影。

黎强和汪艺的父母,走了过去,脸色一沉,“冉冉,怎么了这是?怎么穿成这样。”

黎冉也很急,冲冲丢了一句话,就跟着汪艺们跑了出去,“爸,这个婚礼取消了,交给你了。”

她边说边跑,全场的人都把话听得清清楚楚,却也垭口钝舍,等到黎冉冲了出去,大家才又小声议论起来。

黎冉出去,看到了汪艺的那辆玛莎拉蒂,往右边快速开了过去,幸好她出来的时候,比较明智,让雷语把她的车钥匙给了她,迅速上了雷语的小Polo,跟了上去。

汪艺开得很快,快到她完全开足了马力,还是被他甩在了后边,只留下车后的影子。

黎冉顺手,把身后的安全带套进自己身上,A区那块地,她听他说过,说是他今年,最大的投资,公司里几乎全部的流动资金,他全部投了进去。

黎冉虽没有接触过商业上面的东西,但是她完全可以想到,几乎投入了全部的流动资金,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拿不回来,意味着的,就是染艺很可能会运转不过来。

她脑海里都还记得,汪艺买到地之后,开心的笑容,那是他要送给自己的礼物,那是,他对她的诺言。

他对她说,她值得天底下最美好的东西。他要送她天底下最单纯,最没有收到污染的环境。

可是,染艺在他心里,就像是他的一个孩子,他一手建立起来,让它在风雨里成长,最终成了这么闪亮的存在。

连她都不敢想象没有它之后的画面,更何况,是全心全力投入进去的汪艺。

差不多开了大半个小时,她终于看到汪艺的车停在了市里组织部门。

汪艺没有把车开进车位,就停在了大门口。他从里面出来的时候,门口的保安也跟着过去,嚷嚷着让他把车停好。

汪艺哪里听得进去,汪艺自顾自的和魏腾,往里面大步流星走。保安和黎冉,就这么在他们后面一直追着。

他们刚到大门外的石阶处,一行人就从里面走出来了。其中一位,就是b市的市长,黎冉见过他。

满脸油光,脸上,是久久消散不去的笑容,可是,落在黎冉眼里,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磕碜。

“哟,汪总,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今儿不是你大喜之日吗?”

“你故意的是吧?为什么,要这么做?”汪艺一字一句,吐得特别清楚,还有脸上的怒气。

市长依然还在笑着,走到汪艺身边,伸出手,一手拍在汪艺左边肩上,“汪艺啊,这世间就是这样,你走得太快,总是有人不舒服的嘛,”顿了一会,又继续道“怎么样,现在很想动手是吗?可是,你转身看一看。”

汪艺转身,就看到了站在身后不远处,一脸心痛的黎冉。

还有,她那一双还没有穿鞋的脚,现在,可是7月的正午时分,烈日炎炎,地下,那个温度,连烤肉都能烤熟,但是她却动都没有动。

  t)酷+r匠2…网‘@唯(一正版◇X,Y8其Z1他都是S盗mS版7

汪艺狠狠甩开那只咸猪手,几步,就走到了黎冉的身边,一把把人抱起。“魏腾,我们走。”

“你跟老子等着,总有一天收拾你。”魏腾对着市长恶狠狠甩下一句话,急匆匆就跟着走了过去。

汪艺压抑着情绪,把黎冉放到后座,自己紧跟着上去。

两手把黎冉的腿抬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也不管已经被踩脏了的脚把他白色的裤子弄脏。

他一点一点的看,距离不是很远,脚下,有些红肿,并没有太大的伤害。但是,他看着她的眼里,那一抹心痛。让黎冉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怎么了?弄疼你了吗?我们去医院好不好?”依然是温柔低沉地嗓音,就好像,刚刚那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他明明很痛,他的怒气,他的心血,他的骄傲。刚刚,通通被人,狠狠踩在脚下,因为她,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黎冉再也忍不住,把还蹲在座位下面的样子,一把抱进怀里。让他的头,靠在她的胸口。

她哭泣,并不是因为脚底传来的刺痛感,而是,眼前这个让他心痛的男人。

汪艺反手,就着这个角度,双手把他搂坐在自己身上,头一直没有抬起过。只是无声的,把怀里的人搂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他知道,她是在为他心痛,为他的心血,为,他的骄傲。

可是,他是男人,他的女人,他不想让她因为他,心痛,难过。他只是想要,让她能够,在自己的羽翼下,过最好的生活。

他就像是在通过这种想要把她揉进自己骨血里的方式,告诉这个女人,相信他,很强,不会随随便便就被打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