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前一天,按照b大的习惯,是要请高中和大学的同学朋友参加结婚前的单身派对的,黎冉和汪艺高中和大学都是在同一所学校,大家伙基本上都认识!

吃完饭一行人聚集在ktv狼嚎鬼叫!汪艺和黎冉被分隔在对立面!一群二十多岁,甚至有的三十出头了的人,还吵闹着说要玩真心话大冒险!

一行人数魏腾最能闹腾,一路上一直在喋喋不休!现在又率先发言了!

“那个,我说句话啊,咱们今天这个真心话大冒险啊,就不用玩游戏来决定人选了,直接就定汪艺和黎冉了,所以大家有什么尽管问,有什么好方法整蛊他们,尽管整啊!”

魏腾刚一说完,就得到了大家支持的欢呼声,好似他就是说出大家心声的英雄!

魏腾坐在汪艺旁边,左右各自隔了差不多十几二十个人,才到黎冉,而黎冉旁边,就是魏腾老婆杨媛和兰轩老婆宋婷!

黎冉不依魏腾,反驳道:“你这哪里是玩游戏,根本就是拷问,一点也不公平!”

魏腾:“公平?我跟你讲,今天要是都让你们公平了,今后我们就不公平了!所以你还是乖乖接受吧!”

黎冉气得脸红,一时间又找不到什么来反驳,于是递给汪艺一个眼神,让他出来说两句,要说这里能镇住魏腾的除了他老婆,就是汪艺了!可是她跟魏腾老婆还不是很熟,也不好像别人求助!

谁知汪艺双手一摊,一脸自己不是主人公的表情:“没事,我不介意虐一下这里的单身狗!”

黎冉一脸挫败,可恶,他居然不帮她,不帮就算了,还拉她下水!要知道这些人问起问题,可是一点也没有下限的,还说什么虐狗,我看是虐他自己吧!

黎冉满脸无辜的看了一圈桌子边的人,企图寻求大家的可怜!可是大家通通都装看不见!

“节哀吧!”宋婷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安慰她!

“放心吧,你哥我问题尽量有下限,尽量达到最下限!”兰轩满脸坏笑!

魏腾笑着接话:“来来来,就从我开始吧,说吧,第一次什么时候?”

真是有下限,一上来就问这么有下限的问题!黎冉把牙咬得咯吱作响,小声嘀咕着!

“2月21!”汪艺淡定回答!

“哪年?”兰轩接着问!

“今年!”刚说完,全场一阵欢呼,笑得那叫一个开心!只有黎冉一个人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把头深深埋在桌子下边!

“呵呵,你小子还真能忍啊,不去当和尚真的可惜了!”汪艺大学同学江涛对着汪艺竖起了大拇指!

“你懂什么,最好的都是在最后的!”汪艺反驳!

“是是是,我艺哥说得对!”魏腾接话!

“你去死,我比你小!”汪艺点穿!

“行,多久?”

你真的是叫有下限,直接让黎冉无地自容了!汪艺居然还脸不红心不跳的!

“反正比你久!”汪艺一字一句,对着魏腾说得清清楚楚!

魏腾吃了一个哑巴亏,脸难看极了,端着桌子上的酒就开喝!甩给汪艺一个后脑勺!

“那我继续问,额,你们这么多年,我比较想知道初吻是什么时候,看看是不是很禁忌的年纪!”宋婷开口道!

还不等汪艺开口,宋婷就补充道:“这个问题,我要问黎冉!”

黎冉听到自己的名字,一脸茫然地看向宋婷,然后瞬间咬着牙,对着宋婷做凶恶的表情!

宋婷怂了怂肩,表示一点也不害怕她!

“额,那个,记不清了,大概就是十三岁的时候!”黎冉断断续续,最后还是回答了!

具体到哪一天,她肯定是记不清了,只是记得是在中考完的那个暑假!

“喔噢,还真是禁忌的年纪啊,汪艺,想不到你居然迫害未成年少女啊!不对,直接可以算是大龄儿童!”兰轩起哄道!

“你以为你就好到哪里去,别以为你好到哪里去,你忘了你小学……”

汪艺话还没有说完,兰轩就对着他做了一个拜托的动作!“好了,你没有迫害大龄儿童,拜托您老在东宫正太面前别提那些陈年往事啊!”

宋婷这才反应过来,怒狠狠地看向兰轩,兰轩用眼神向宋婷示弱:“那都是小时候的事,都没什么实质意义!”

又玩了几圈之后,大家都开始散开来,玩游戏的玩游戏。聊天的聊天!汪艺被大家拉去唱歌,其实在外面,汪艺是不愿意唱歌的,所以对外一直都说自己不会唱,可是真正听过汪艺唱歌的这些老同学,都知道他那一口好听的嗓音!

低沉又有磁性,让人欲罢不能!

汪艺先唱了一首《第一夫人》和《爱是永恒》。

他拿着话筒,安静地坐在屏幕前唱着歌,有时候会像黎冉这边扫来,唱到情动的时候,还会微微闭着眼睛,就仿佛歌里的主角就是他一般!完美的脸部线条就连看侧脸都那么让人感叹

渐渐地,游戏声和聊天声停了下来,大家都跟着汪艺的情绪沉入了他的歌声里!黎冉也听得出了神!

她知道他唱歌还可以,但是却从来没有在KTV里面听过他唱过完整的一首歌,现在他的声音通过KTV里好的音响设备传出来,原来这么动听!

听得最入神的时候,黎冉的头还会跟着摇一摇!就在汪艺换下一首歌的空闲时间里!魏腾的声音从她身边传来!

他说:“我曾经说过他,说他的脸和他的感情路一点也不符合,本可以流连于花丛,可是却偏偏要等其中一个!”

黎冉静静听着,眼睛一直盯着汪艺!

  X。酷%匠IO网●永y久&Z免YV费r3看小R=说8

“知道他怎么回答的吗?”魏腾问!

黎冉摇了摇头:“不知道!”

“他说一个都够他折腾了,流连于花丛,他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每次他喝醉了,我去接他,照顾他,他说的最多的就是我错了!”

“有一次,他半醉半醒,我给他脱了鞋,脱了衣服之后,他就直奔浴室开始吐起来,那架势就像是要把胃里的所有东西都吐了出来,一点也不比女人怀孕呕吐轻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