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暖暖的太阳光透过窗户照亮整个屋子,黎冉起床后,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才舒舒服服躺在沙发上玩手机。

qq一直在响着,黎冉输入密码点击进入,就看到了高中朋友田胖子发来的好几条消息。

小冉……

你托我找的房子,我问了一下,有现成的,你什么时候过来看看。

位置不错,周围有一小和二中,而且以前那里也是补习班,配套很齐全,老板因为搬迁,现在急着低价转让。

黎冉……你在吗??

窗口抖动……

  ':最5%新N$章Rf节上)酷、匠网M}

田胖子一下子,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估计现在都等回复等疯了。

黎冉低垂着眼,看着屏幕上面田胖子的头像,哑然失笑。这个死胖子,这么几年没见了,依然。。。还是这么胖。

“好,我知道了,你现在在哪里?我过来找你?”黎冉回复到。

很快,那边又发了过来:“我在一小这边,你这速度可真够快的啊。”他忍不住抱怨调侃。

黎冉笑答:“好了好了,谁叫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呢,你不帮我,天都要灭你。”

那边答:“黎冉你真是够了啊,有这么说自己的恩人的嘛?我真怀疑我现在帮了你,你会不会反咬我一口。”

黎冉迅速点开语音:“哎呀,小的不会,我马上换鞋出来,你就在一小那等着我啊,电话联系。”

黎冉说完,拿着手机小跑着到门边,把手机放进鞋柜上面的包里,随便拿出了一双白色平底鞋,就拎着包出了门。

外面晴着太阳,微风徐徐吹来,有些凉爽,黎冉只穿了一件针织毛衣,套了黑色贴身的休闲裤,踩着一双白色平底鞋,走进人群中。

家里的地段特别好,不仅隔b大很近,就连去一小这些地方,都可以不用搭出租车,步行十分钟就可以到达。

黎冉年代微笑,步伐轻快,一路抄着小道往田胖子所在的哪家咖啡厅走去。

回来之后,黎冉几乎还没有来过这些地方,田胖子说的那家咖啡厅,外面居然还没有变化。

此刻正是正午两三点,咖啡厅外面,用很复古的瓷砖砌在墙上,层次不一,看上去却是静谧美好。

咖啡厅是复合楼,黎冉抬脚走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二楼边上的田胖子。正冲着她眉开眼笑。

就像高中的时候一样,有时候汪艺忙了,没时间管她,她就三天两头,和田胖子还有其他一大堆朋友同学溜出来玩。

而最常来的,也是外面这个b市最大的广场,他们在广场上用圈套的那些餐具,动物。一起开小孩子玩的充气碰碰车,一起广场边上的臭豆腐,有时候太疯狂的时候,还会跟着广场上的大妈大爷们一起学跳广场舞。

每次玩疯了之后,他们都会来这个咖啡厅休息,一年四季,店里都开着空调,装修格调,高贵优雅。

几乎每次来,田胖子都要选择二楼最边上的位置,让我们也跟着他一起做那里。

次数多了之后,大家都问田胖子,为什么楼下面这么多空位不坐,偏偏还要爬一下楼梯,来二楼上面。

“坐在高出,很有利于看各个方向的美女,并且不被别人发现。”他这样答。

………………………………

他笑着站起身,:“嘿,girl,好久不见,快快投入哥的怀抱吧。”

黎冉也伸出双手,和他对着拥抱。:“好久不见,你,,,怎么还是这么胖。”

田胖子把她从怀里推出来,马着脸吓她:“咱能不能一见面不早说这些伤心难过的事,我可生气了。”

黎冉毫不在意,自顾自拉开了对边的凳子,把包放在桌子上,俯身坐了下来。

“就你那样,还伤心难过,也不知道谁说过身高体重不成问题,重要在于有颜值有内涵。”

“于是,除了身高体重之外,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黎冉继续打击,她才不管这个已经三年没见的朋友会不会生气,因为,她料定他不会生气。

田胖子慢悠悠喝了一口咖啡,眼睛轻挑:“好了,咱言归正传,你怎么就在刚到咱办补习班呢?”

黎冉抬头,眼眸清亮。她淡淡的答:“因为,好的工作已经被你们给占有了,我只有另谋生路了。”

田胖子眯着他那双挑花眼,眼神极为犀利,像是深深要从她身上挖出满意的答案。

她最怕他这样看她了,每次这样,她都忍不住哆嗦,全身鸡皮疙瘩。

“好了好了,是我想做这个不行吗。感觉这么还不错,而且比较自由。就想要做了。”

田胖子这才正常过来,淡然出声:“这还差不多,房子就在这附近,一会我带你去看看?”

黎冉答:“好,那我要怎么谢谢你这个一号大功臣呢?”

田胖子哑着嗓子笑:“可否以身相许???”

黎冉也跟着他起哄:“那,请问未婚夫君,咱这结了婚,住哪,吃哪,睡哪呢?”

田胖子也来了兴致:“未婚娘子不用担心,咱可以以天为被,地为床。”

两人都禁不住,大声失笑。。。直到看到其他客人和服务员传来的异样眼光,才勉强收住笑容。

黎冉双手交叉,把头放在手上,手放在桌子上,对着田胖子说:“好了好了,这喝也喝了,笑也笑了,咱这就起身,办正事去?”

田胖子比了一个ok的手势,从座位上起身,给黎冉让出了下楼梯的路口,让她走在前面,自己才拎起椅背上的外套,跟着走了下来。

房子就在这栋咖啡楼楼上,是步梯楼,在五楼上面,田胖子走在黎冉前面,一边给黎冉介绍房子的大概情况,一边气喘吁吁地在前面给黎冉带路。

转交房子的人,接到田胖子打的电话,一直在门口等着,几个人见了面打了招呼,就进了屋。

大厅里面,都有十几张双人桌,看上去起码有八成新。还有三个小的单间,一个茶水间。看上去却是不错。

黎冉四处走动了一下,这位置很好找,顺着广场就上来了,而且也背向广场,不至于能听到下面吵闹的声音。

黎冉站在窗口处看了看,外面就是露天,周围没有房子遮挡,采光相当不错。

两个卫生间,男女各一个,不过这么完美的房子。价钱肯定也不错。

依然回到经济上面,黎冉看着窗外,问道:“这么好的房子,你为什么要搬迁呢?”

房主的声音特别清脆好听:“其实是很舍不得的,但是没办法,我老婆她妈妈去世了,剩下老岳父一个人,他也不肯来我们这,只有我们去将就一下他老人家了。”

黎冉听完,有些感动,这个社会,就连自己亲生的父母,很多人都不一定能够将就,更何况,是老岳父。

黎冉点了点头,继续问:“老板,你这样的情况,不是卖掉更划算吗?”

“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人买啊,眼下也只有先出租了。”

黎冉点头,倒也是这个理,:“嗯,我看着还挺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租下。价格是怎么样算的呢?”

“价格跟其他一样,不过我的设备还是比较完全的,可以全部转交给你,所以,可能稍微贵一点,三千块一个月,你看怎么样?”

“三千,嗯,”我想了一下,一般这样大的房子,差不多一个月在两千五的样子,不过可以算是拎包入住。我看了看田胖子,他也点了点头。“三千就三千,那我先租半年你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

一切商量事宜,我全部交给田胖子去做,现在A市的情况,田胖子比我了解,所以我只需要在合同上面签个名字,付钱之后开始忙宣传的事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