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羽凌听寒馨这么一说,双目立马瞪向晴彩玉“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等晴彩玉说话,寒馨就回了一句“怎么回事?还能怎样?不就是把我从回头崖上推了下去吗?可惜,二娘,没能如你所愿,我没死,而且,还回来了!是不是很惊讶啊?”语气中没有一丝丝情感,仿佛就是从冰块里刻出来的字,映入了他们的耳朵。

  此时的寒羽凌惊讶极了,自己的女儿何时变成了这样?哎,要怪也要怪自己啊……“你,好你个晴彩玉啊,来人啊,把晴彩玉拉下去,重罚八十大板!”一听到这话,寒凤(寒馨的二妹)和晴彩玉一下子就呆了。

  八十大板啊!不仅是寒凤和晴彩玉,就连寒馨也愣了一秒,她在了解前世寒馨的记忆时,也了解到这个世界的种种。用青龙木打没有任何修为的人,相当于是用荆棘鞭打啊!

  “是”两个下人来到晴彩玉身旁“请吧,二夫人。”说着便要拉着晴彩玉去受罚。“老爷,不啊要啊老爷,彩玉知错了,老爷您就放过我吧,老爷。”晴彩玉哭着,喊着。可寒羽凌却并没有反悔,看都不看晴彩玉。此时,寒风也跪了下来,“不要啊,父亲,不要啊,娘最近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您这么一罚,娘她肯定死定了,父亲,您就放过娘吧。求您了。”

  “哼,错了就是错了,心肠如此歹毒之人,岂能不罚?”寒羽凌一甩长袖,不看寒凤。寒凤见求寒羽凌无用,又跑到寒馨面前“姐姐,你就救我娘吧,求求你了,只要你开口,父亲一定会放过娘的。姐,我求求你了。”

  寒馨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冷冷的看着寒凤,寒馨似乎在寒风的眼里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同样的懦弱,同样的悲伤,同样的无助。

  /!酷{匠《网,U首NI发

  可是,寒馨不会也不可能为了眼前这个像极了自己的人而去向她的父亲求情。因为,她要让她知道,受到保护的雏鹰,永远登不上天空!温室里的花草,永远经不起风雨!手心中的人儿,永远经不起挫折!只有变强,才可以叱咤风云!才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受罚已经开始了,没有玄力护体的晴彩云怎受得起八十大板?就算有玄力护体,可这寒府的板子可不是一般的板子,那可是用青龙木做的!是可以让玄之五段玄力护体的人,屁股开花!可怜的晴彩云,才挨了几下就晕了,不过也不奇怪。毕竟板子太厉害……

  “禀老爷,二夫人晕了,是否还要继续受罚?”一个执罚的人来到寒羽凌面前。寒羽凌顿了一会儿,“先拉下去,不过,这剩下的六十八板得记着,”寒凤眼中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惊讶。

  下人们将晴彩玉拉了下去。诺大的前厅就只剩下坐在地上的寒凤,站在寒凤身旁的寒羽凌,再就是面无表情的寒馨了,此时的寒馨心中所想的就剩下她的三个妹妹:雪银,冰嫣,云夕。

  “寒凤,你先下去吧,我和你姐有一些话说。”寒凤顿了顿,但也没说什么,福了福身就下去了。寒羽凌冰冷的表情变得温和了许多“馨儿,你这些年……过得怎样?”

  “呵,过得怎样?”寒馨冷笑一声“父亲,您还知道问我过得怎样?我过得好与坏,貌似,这些年都与都你无关吧!”不然,你怎么会纵容她们害我那么久?以至于害死了我吗?寒馨在心中暗暗想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