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我回来了!”凝岸一脚踢开正殿的门。

  “呀!你竟然没死!”允御仙人一脸惊讶道。

  凝岸:“……”

  “允御,好久不见啊!”蓝衣仙友幽幽地道。

  允御仙人挑了挑眉:“哎呦,小荒音,好久不见啊。”

  凝岸直接就跪了。

  荒音上仙,五百年前因爱人死去,隐居圣山之中。隐居之前曾立下赫赫战功,仙界无人不晓。

  “师傅,你怎么了?”白芜道。

  “你不懂。”凝岸道。

  “你叫她什么?”允御仙人道。

  凝岸将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呵呵,我早就想到了!”允御仙人故作高深地说。

  “马后炮!”荒音上仙幽幽地道。

  “咳咳,那个,凝岸啊,你先下去处理一下,这个样子为师实在看不下去了。”允御仙人道。

  凝岸瞪了他一眼,便退下了。

  “那个,白芜留下,我有事要和你商量。”允御仙人道。

  白芜点点头。

  “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荒音道。

  “不用了,荒音上仙,这件事你也要听。”允御仙人道,“白芜,既然凝岸是你师傅,我也就不把你当外人了。荒音上仙,彼岸盟主你知道吧!”

  g#酷W匠%N网@$唯%~一正+版D√,*其A#他都是O!盗版3

  “知道啊!彼岸盟主,五百年出一位,其实力在天帝之上。怎么了?”荒音道。

  “是啊,距离上一位盟主离世,现在刚好五百年了,是下一位盟主出现的时候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荒音上仙,你这次出山,就是为了彼岸盟主的事情吧。”允御仙人幽幽地道。

  “果然瞒不过你,那盟主是谁?”荒音问。

  允御仙人摇摇头。

  “那关我什么事?”白芜环臂说着。

  “我怀疑是你师傅!”允御仙人道。

  “凝岸?她连一只狗都打不过。你有证据吗?”荒音道。

  “那是意外!至于证据嘛……凝岸一到晚上就很不正常。与白天几乎判若两人!”允御仙人道。

  “那是神经有问题吧!”白芜插嘴。

  “你能懂什么!不过,的确有点像是……”荒音沉思道。

  “白芜,以后你的房间就在凝岸隔壁吧,替我盯着她。”允御仙人道。

  白芜:“哦。”

  荒音:“既然如此,我就先住在你们这里吧。”

  允御仙人:“有劳了。”

  “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藏尘说:

嗯呢,不喜勿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