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跟我又有什么联系。”夜云一遍又一遍的想着这些问题,“那个老头到底什么来历,真的如他说的一样,在这个世界可以修炼,只是被某种物质给封印了。”他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十几分钟后,夜云终于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他在一家酒吧工作,在里面当服务生,每6天都会受很多气,可无奈被生活所迫,也只能这样一直忍下去。

  “卧槽,你今天是要闹哪样,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八点过了,你不想在这工作了吗?!”(晚上八点,主角在这里只有晚班。)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嘴里一颗金牙,脖子上还挂了一大串黄金链,看起来非常的霸气,但却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渣渣。

  酷匠W;网/唯一正)版,0‘其他?j都I%是I盗、版

  “哦,金哥,我这里刚刚出了一点事,在路上耽搁一阵,真的很对不起。”夜云忍着不让自己的怒火不发泄出来!急忙给他道歉。

  “算你小子还算机灵,赶紧去干活,再磨蹭这个月的工资你就不要想拿了”那个胖子阴冷的笑着叫夜云去工作。

  “哎,无奈这生活就是这样艰苦。”夜云愤愤说道:“尼玛的,这些账我记下了,有朝一日我也会让你尝尝被这样羞辱的滋味!”也坐在背后骂了那金胖子一会后,只好回去继续工作。

  此时他幻想着自己暴虐金傻屌的情形,看到跪在自己脚下的金胖子,让他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幻想到自己一脚将那金胖子踹到粪池离去,让他在里面泡个一天一夜,让他也尝尝被人羞辱的滋味。最终还是收起了这些邪恶的想法,认真做起现在的事。

  “你好,有什么需要?”夜云问到迎面而来的女子,实话实话这绝对是夜云这些年来见到过最好看的女孩,双眼都被这个美丽女孩吸引。

  “知道了,马上就来。”

  “一箱啤酒,谢谢。”那个美丽的女孩小声的说道。

  “你一个人喝的了这么多吗?“夜云觉得有些奇怪,这样美的女孩却为什么要到酒吧来瞎混。

  “你管这么多干嘛,拿来就是了”女孩显得很不赖烦,催促夜云赶紧去拿酒。

  夜云无奈,这本就是他的工作,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乖乖去拿酒,没过一会他便拿来了一箱啤酒,放在桌上,转身回到了吧台。时不时也会抬起头来看看这个美丽的女孩,但每次都只是看到女孩闷闷不乐的喝着酒,不一会酒就被喝完了。

  “服务员,再给给我拿一箱酒来。”女孩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别的,她的脸上已经显出一片红晕,看上去显得格外娇弱。

  夜云不经意间发现女孩眼角好像闪烁着泪花,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在那张娇小美丽的脸上眼睛才是她最美的地方,一对清莹秀澈的大眼睛,仿佛一泓清泉盈盈流动,随着心情的微风泛起阵阵雪亮的涟漪,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但这一滴泪水却让这样美丽的眼睛变得深邃,没人能看懂她眼中的深意。

  夜云想说些什么,临近嘴边可最后也还是深深吞了下去,也只是默默看着这女孩一瓶一瓶的喝着酒。“要阻止她吗?,被骂就被骂吧,就算被骂也不能再看着她继续喝下去了,再喝下去铁定得出事”

  夜云下定决心,带着忐忑的心情向女孩走去,“喂,不要喝了,再喝你恐怕就要到医院去喝了。”夜云抓住女孩的手,将她手中的酒抢了过来。

  但女孩似乎并不领情,一把将挡在前面的夜云推开,拿起桌上的酒接着开始喝起来,“我喝我的酒,关你屁事!”

  “特么你都喝成这样了,还喝你妹啊!你要喝是吧,让我帮你喝。”夜云一个箭步,将剩下的酒全都拿了出来,一瓶接着一瓶,没过多久夜云便将剩下的几瓶酒一干而净。

  “凭什么啊,为什么每个人都都只是想到自己,从未考虑过别人。”女孩声音颤抖着,眼泪也顺着女孩美丽玲珑的脸颊流了下来,泪珠在灯光下闪烁着美丽动人的光,但却可以感受得到里面寒冷的悲伤,看起来十分让人心疼。

  夜云看着她,心中说不出的感慨,突然女孩可能因为喝的太多,双脚已经站不稳了,脚一软便向地上倒去,也就在哪千钧一发之际,夜云一个箭步过去将她抱在怀中,“喝不了这么多还喝。”

  夜云将她抱在怀中,不经意的一睹,夜云震惊了,他将女孩脸上的泪珠拭去,才真正看清女孩的真容,“幻觉吗?我怎么感觉似曾相识?”

  夜云默默说到,这张面孔让他很迷惑,好像记得,却好像有很陌生。总感觉曾经会有一段红缘。

  夜云收起这些杂乱的心绪,抱着这睡着的女孩,走出了酒吧,他走到路边叫了一辆的士,上车后,“为什么我看到她,好像看到了一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她是谁?!”

  不久后夜云便将这女孩带到自己的家中。

  夜云回到家中,将怀中的女孩放在床上,他发现女孩又在嘟囔些什么,眼中的泪水貌似又流了出来,他待在女孩身旁,一直到深夜,他看到女孩已经彻底睡着了,为她盖上被子,准备到客厅去睡觉了。

  夜云浑然不知女孩被这微小的动静吵醒了,她坐起来,但酒精的作用还没有消失,“难道你就这么想走吗?陪我一会不可以吗”

  女孩站起来,向夜云走去,“干嘛?!喂,冷静点!”夜云被吓了一跳。她的脚一滑,一把将身旁的夜云给推到在床上,女孩抓住夜云的手死活都不让他走,。

  ,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靠的很近,他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呼吸变得灼热,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他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看到她的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上泛了红潮,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张着,,清纯夹杂着妩媚,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他情不自禁地低头含住她的唇瓣,继而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睫毛已不自觉地潮湿……

  夜云会过神来,他觉得在像这样发展下去多半要出大事,他将女孩推开。“你喝醉了,快睡觉吧。”夜云冷静的说道。他打消了了那些邪恶的念头,将女孩扶正候,走了出去。

  到了第二天早上,一抹明媚的阳光照在女孩的脸上,让她从睡梦中醒来女孩走到客厅,看到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夜云,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啊昨晚,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看你都成那样了,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夜云面带笑意,笑嘻嘻的说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还不知道呢。”

  “哦,我叫于涵蕊,叫我涵蕊就行了。你呢?”涵蕊问到。

  “夜云,到底什么烦心事要让你喝成那样?”也询问女孩,想知道到底怎么了,自己也可以开导开导她。

  “我真的爱他,闭上眼,以为我能忘记,但流下的眼泪,却没有骗到自己……”女孩心中说不出的难过,,。

  “哎,有时候坚强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有些人会认为你坚强,所以伤害你问题不大,于是一再的伤害你。”夜云说道,脸上带着一丝丝忧伤,“我其实和你很像,自己一味地讨好她,让她快乐,把自己扮演的像个小丑,可小丑也会掉眼泪,但别人也只认为你是个玩笑,与其这样,不如对自己好点。”

  “谢谢你,我现在真的看开很多。”涵蕊说道,脸上透露出一点开朗,并没有刚才那么沮丧。

  “等待太久得来的东西,多半已经不是当初自己想要的样子了。世上最珍贵的不是永远得不到或已经得到的,而是你已经得到并且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的东西!就像你自己一样。”夜云笑着,可却能从笑声中感觉到悲凉。

  “谢谢你,我懂了。但我还有一个问题。我背着家里的意愿跑出来,现在已经回不去了。”涵蕊有一些焦虑。

  “哦,没事,先住我家吧,正好这几天我家没有人,现在有个人陪我聊聊天,也挺好的。”夜云露出他那一排雪白的牙齿,没心没肺的笑着。

  “嗯嗯,谢谢你夜云。”涵蕊也笑了,房间里只有两人的笑声,冷清的房间已经不再冷清,此时充满了两人的欢声笑语。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