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雪琥飓已经被惊呆了,回过神后又是一阵惊喜“哈!哈!哈!好啊!好!哈哈!”雪琥飓突然大笑让雪银有些摸不着头脑。“额,您怎么了?”现在雪银可没时间去管刚刚怎么回事,万一这会儿老爷子突然发个疯什么的肿么破?

  她虽然学过一点医学但她不会治羊癫疯啊!如果雪老爷子知道她孙女把他想成得了羊癫疯不知会作何感想。可惜,老爷子想不到。雪琥飓看了看雪银走到她面前拍了拍雪银的肩膀。“哈哈!好丫头,不愧是我雪琥飓的孙女!”艾玛!这老爷子不会真的得了羊癫疯吧!

  老爷子看雪银半天没反应,一看就看到了自家孙女那若有所思的眼神,不禁无语,这丫头想哪去了?“咳咳!其实是这样的,这泪晶啊自流传到我们雪家以来还未成有人契约,所以也只能算是代表少主身份的证物而已,只是每个少主都要试一下能不能。你能契约说明你与它也算有缘,好好珍惜吧!”

  ——————时间分割线——————冰嫣站在一个破旧的房子前,额角抽搐着。这,这就是我的房子?还真是‘富丽堂皇'啊!老天!你要不要酱紫啊!吐槽完后,冰嫣就走了进去,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看着眼前寒酸不已的屋子。

  “冰嫣你给我出来,给我滚出来。”冰嫣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尼玛!屁股还没坐热呢!就找上门来了。冰嫣走到门前打开门“啪!”冰嫣刚打开门就被甩了一巴掌,嘴角溢出一丝血冰嫣用手擦了擦唇边的血迹。“贱人,是不是你打的我女儿。”一个妇女指着冰嫣说,凌兰?冰慧的母亲?我的二娘?呵呵“是又怎样?”

  冰嫣一步一步走向凌兰“啪!啪!啪!”三个巴掌甩在了凌兰脸上,冰嫣眼里闪烁着熊熊烈火,才刚开门就被甩了一巴掌还真当她冰嫣好欺负是吗?俗话说叔可忍婶不可忍,就算婶可忍她冰嫣也不可忍!凌兰愣愣地用手唔着脸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夫人。”凌兰身边的一个丫鬟反应过来,赶紧去扶住凌兰。“你,你,你。”凌兰也反应了过来只着冰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兰儿!”冰炎也反应了过来,渡步走到凌兰身边。可以说冰嫣这三巴掌把所有人都搞懵了。这还是她们那个废材大小姐吗,她怎么敢打夫人。

  “你,你个不孝女。”冰炎吹鼻子瞪眼地指着冰嫣说道,冰嫣挑挑眉“哈?不孝?你居然跟我讲不孝?你们以为你们是我的谁啊!我凭什么要对你们孝。”“大胆!老爷夫人养了你十几年,你,你竟说出如此不孝之话,你还有没有良心。”

  30看.n正版6章节上;a酷√匠#网

  凌兰身边的一个丫鬟怒气冲冲地对着冰嫣说道,冰嫣眼里闪过一丝寒光。区区一个小丫鬟也也敢这么跟她说话。良心?呵呵!我本就无心。(咳咳,作者在此走个过场,此心非彼心,你们懂的。)“你以为你算哪根葱啊!也敢这么跟我说话。”“咳咳,老爷,这真是反了,我门养了这丫头十几年,到头来她却这样对我们,真是,真是,咳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