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天逸看着这庄严肃穆地黑色巨殿,再看看老人,越发觉得老人不简单。

  “前辈,你为何要帮我?”

  老人摇头,望着天穹,道:“只是受人之托罢了!”

  “谁?难道是我父亲!”君天逸追问道,老人沉默不语。

  君天逸见老人如此,心中便有了答案:“果然!”

  “前辈,那你知道他的下落?”

  老人看着君天逸,一双浑浊的眼睛不时放出精芒,最后又慢慢归于沉寂,缓缓开口道:“你不用问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等你达到一定高度,自然就会知道的!”

  君天逸眼神一凝,想起了先前大祖父的话,说自己的修为还不够,现在这神秘老人也这样说,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父亲他到底是何等人物?竟然能跟神秘老人有交集,而且看老人的反应,两人的关系绝对不简单。看来还是要加紧修炼,提升实力啊!

  神秘老人见君天逸沉默不语,微微点头,然后指着大殿道:“在那大殿里面还有一番机缘,你去看看吧。另外,你在此地还能再呆三天,三天之后不管你成功与否,到时我都会送你离开。你好自为之!”话音落下,老人的身影竟慢慢变得透明,最后竟完全消失不见。

  U酷!)匠6网=(正版¤;首`发b

  君天逸看着眼前这一幕,瞪大眼睛,惊疑道:“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就这么凭空消失了?”除此之外整片区域再无声响。良久,君天逸微眯着眼,喃喃道:“如此手段恐怕要达到道尊境界才有可能吧!或许还要更高层次!”

  “算了,还是去看看那所谓的机缘吧!”

  君天逸再次来到大殿,大殿还是一如既往的沉寂,雕像仍旧静静的立在那里,仿佛万古不变一般,来到老人所在的偏殿,打开房门,里面空无一人,老人不在这里!

  看着这空荡荡的大殿,君天逸不解,那机缘到底是什么?一点线索都没有!

  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去一天了,而对于那机缘的探索却是毫无进展,“这整座大殿我都翻遍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这机缘难道还会飞天遁地......嗯?天?”

  君天逸被一言惊醒,抬头望着大殿的天花板,但是,并未发现有任何特别之处,仅仅是一些彩画。彩画描绘的是一位男子手持长剑立于天地间,前方是无数飞天遁地的强敌,身后是百万大军呼啸,声势震天。

  君天逸看着这一幅画面,心中一动,脚下发力,几步腾起到大殿巨梁上,近距离看着这些画面,更让人心驰神往,仿佛要进入画中世界一般。

  君天逸抑制住心中的激动,仔细看着画中的男子,慢慢的,精神力竟然在往画中缓缓注入,虽然不明显,但却是十分真实的感觉。仔细观察发现这些精神力最后竟是注入到画中的那柄长剑之上。君天逸看得越发认真,精神力的注入也越来越快,之前像溪流,现在就像是漩涡一般,猛烈的拉扯着君天逸的精神力。突然,君天逸只感觉眼前一片黑暗,从远方划来一道亮光,灿烈无比,亮光慢慢靠近,显得极为刺眼,“砰”

  一瞬间,那一道亮光炸裂开来,光芒四射,照亮整片黑暗。一道青色人影缓缓浮现,那人浑身雾气缠绕,朦脓看不清面容。只见其手持一把长剑,衣袂飘舞,踏步而来,宛若真仙。青色人影来到中央,停下脚步,挥舞起手中的长剑,剑法轻灵,身法飘逸,长剑所过之处便有一道划痕印在空间之中,道韵十足,久久不散!

  这是在传道!

  君天逸努力的想要记住那些招式,但记得越使劲忘得就越快,过去了半天了,愣是一招都没有学会,加上之前用掉的一天时间,现在就只剩下一天半的时间了,这条剑法绝对不一般,必须要弄到手才行,君天逸急的额头都冒出汗来:“该死的!这到底要怎样才能记得住啊,留给我的时间可不多了!”

  青衣人继续挥舞着长剑,每一招都带有大道之韵,君天逸焦急的看着这些招式,却完全记不住,情急之下竟然以手为剑,跟着青衣人舞动剑招。由于已经慌了神,此刻根本没精力去记剑招,只是身体在跟着胡乱挥舞。青衣人往东就跟着往东,青衣人往西就跟着往西,慢慢的,就陷入了忘情挥舞之中,不再记得有什么剑招,剑法的存在。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慢慢的竟有了一丝明悟。

  “这套剑法的根本竟不在于剑招,而在于身法!不!不对!不是身法,而是那种隐含的剑意!”

  一青一白两道身影在空间之中尽情挥舞,不在意剑招,也不在意时间的流逝,仿佛忘记了一切!

  大殿外血云滚滚,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天空中飘下丝丝血雨,地上的血河水快速上涨,冲刷着河岸上的白骨!巨殿的后方,一座古桥浮现,古桥的这头连接着巨殿,而另一头却是延伸在一片黑暗之中,完全看不清桥的那一边到底是什么!

  突然,黑暗中的乌云向着古桥滚滚袭来,古桥剧烈摇晃着,仿佛在抵抗着对面的什么东西。乌云在古桥的剧烈摇晃之下放缓了蔓延速度,但仍旧在不断向着古桥袭来。

  “咻”

  忽然,一道身影出现在古桥之上,面朝着滚滚而来的乌云,一挥手,一跺脚,乌云便再也不能前进分毫,只能慢慢归于平静,最后消退在黑暗中。

  “哼,老夫还在此地,看你等怎么过界!”

  那道身影看着黑雾消退,缓缓转身看着巨殿方向!

  是那神秘老人!

  “这小子还行!总算发现了端倪!值得栽培!算一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去看看了!”说完老人便慢慢消失在古桥上!

  大殿中,君天逸还在巨梁上站着,双目紧闭,额头上冒着汗!

  “咻”

  一道剑气飞射而出,劈在大殿墙壁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哈哈,我成功了!这套剑法果真玄奇!”君天逸睁开双眼,看着自己的右手手指。刚才那一道剑气竟是从他手指间发出去的!

  “时间应该也差不多吧,前辈呢?”君天逸纵身从巨梁上跳下。

  “既然你已习得青莲剑法,那就离开吧!”老人从偏殿走出。

  君天逸见到老人出现,连忙一膝跪地,道:“前辈大恩,晚辈没齿难忘!”

  老人摆摆手,道:“好了,你快走吧!”

  “前辈等等,晚辈还有一事请教!”

  “什么事,快说!”

  “与晚辈一同来这儿的应该还有一人,不知他现在何处?”君天逸恳切问道。

  老人沉思片刻,看着天边的血云,道:“他不在此地,而是另有一番机缘,你大可放心!”

  “如此,多谢前辈!”

  老人手掌缓缓推出,君天逸便又一次感受到那种穿梭空间的奇异感觉,眼前的景象渐渐消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