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友,醒来!”

  一道宏大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如同大道之音,直入君天逸心神,要把他带出那片已然残破不堪的天地。

  “啊~”君天逸突然大吼一声,双目睁得瞪大,空洞的看着前方,浑身大汗淋漓。

  “小友,还好吗?”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老人看着君天逸。

  君天逸仍自大喘着粗气,良久,双目慢慢恢复神采,面带怒色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老人仍旧看着他,突然笑了,“没什么,只是让你提前看到了一些事罢了,反正你迟早都会见到的!”随着这话一出,老人的笑容显得十分渗人。

  “阁下到底搞的什么鬼,还是不要在这里故弄玄虚的好!”君天逸阴沉着一张脸,极为不满。

  “有没有故弄玄虚,你以后会知道的,杜宇小友!”

  “咣当”君天逸听到此话脑袋一阵轰响,脸上再也不见怒色,取而代之的是震惊,惊惧,还有迷惑。片刻后,终于恢复一丝平静之色,咬牙沉声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杜宇小友,你还不承认吗?那老朽就戳破了吧,你——不是这片天地的人!而是来自遥远星空中的一缕残魂!我说的对吗?,小友!”

  君天逸抬头死死地盯着老人,见老人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仿佛一切尽在掌握般。“呼”努力平息着心底的震惊,君天逸艰难的吐出一句:“前辈到底是什么存在?为何会知道这些!”这句话便等于是默认了老人之前的话。君天逸竟然真的不是这片天地的人,而是遥远星空的一缕残魂。

  老人起身,幽幽的出声道:“老朽自己都忘了我到底是谁,至于你的这些事,倒是还瞒不过我,恐怕你自己知道的还不如我知道的多。”

  君天逸听老人如此说,表示并不太认同,“前辈说笑了!”

  “呵呵,小友不服气么?那你知道你为何会来到这片天地吗?”

  君天逸顿时呆滞,对啊,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不是死于矿洞塌方了吗?

  “小友想不通吧。”

  君天逸遂上前躬身施礼,道:“还请前辈解惑!”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有人把你的残魂拘到此界了,不过,那人的手段却是我等望尘莫及的!”老人抬头望着屋顶的星空,目光深邃,声音低沉而悠远,“什么?竟是有人把我的灵魂拘到了这里!”听到老人的话,君天逸顿时感觉不可思议!以前以为穿越都是有什么神物,或者是运气逆天才穿的,到了自己怎么就是被人生生的拘来的,这着实太恐怖了!

  然而老人的话还未结束,后面的话更是令君天逸震惊,更加难以置信,“是的,而且,即便你现在获得了新生,但其实现在的你也并不完整!在你重生之际便被人以大法力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置于肉胎中孕育,另一部分则放置于一处轮回之地,而你,就是肉胎中的那一部分!”

  “轰隆隆”

  宫殿外响起一道炸雷,君天逸只感觉脑袋一阵混乱,已经被震惊得不能思考了。

  “这......这不可能吧!我一直都是我啊,怎么会......怎么会不完整!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君天逸惊魂不定,不敢相信这种事。

  “你是否会经常感觉到自己缺少了什么,但又不知道是什么。脑子里还隐隐约约会浮现出一个陌生又感觉熟悉的地方。”

  君天逸整个人陷入沉默,确实,脑海中时不时的就会浮现出一些画面,感觉很亲切,但确实又没有见过,突破时总会感到差了点什么,不够完美,甚至就连三年前也是因此而出大问题的。

  “前辈你究竟是谁?为何会知道的这么多?还有那个将我......分......开的人又是谁?”君天逸突然问道。

  老人看着他,缓缓开口:“我是谁不重要,我已然忘记了我过往的一切,总之,我对你没有恶意,至于那个将你分开的人,他对你也无恶意,因为他便是将你带回家的人,就是你的父亲——君战天!”

  “什么?”即便在之前就已经被震惊过,有了一定的心理承受力,但此刻仍旧控制不住大吼起来,这......这让人怎么去接受......“你没听错,那个人就是你的父亲!”老人转身轻声道,“好了,接下来该办正事了!”

  “嗯?还有什么事?”君天逸疑惑的看着老人。

  最z新1章%节+上酷匠I网…

  “你跟我来!”老人一挥手,君天逸只觉身体一晃,一阵奇异的感觉传来,仿佛穿过无尽空间,片刻,便随老人来到一处洞天福地之中,四周云雾缭绕,山灵水秀,灵气宛如实质,在洞天深处放有一张石床,石床之上躺着一个朦胧的人,看不清面容。

  老人走近石床,指着人影道:“你看这是什么?”

  君天逸走过去,抚摸着石床,看着模糊的人影,感觉一阵亲切感油然而生。惊讶的看着老人:“这......莫非就是......”

  老人点点头,笑着:“没错,这便是灵韵神胎,乃是你父亲当年以自身神性精华孕育而成,你当初就是从这里诞生的。”

  “难怪我感觉很是亲切,原来......这竟是......另一个我!”看着这模糊的人影,君天逸感到分外亲切,又感觉有一些怪异,居然见到自己的另一半了,还是真正的另一半。

  老人走到石床边上,伸手探入一片朦胧之中,散发出耀眼的光,搅动两下,然后将手抽出,而在其手上居然握着一团拳头大小的金色絮状物,发出祥和的气息,“这便是你所缺少的神性物质!来吧!”不待君天逸作答,老人就突然将君天逸禁锢,使其动弹不得,再伸手把那团金色絮状物缓缓放入其眉心,顿时,君天逸的整张脸都变得扭曲,额头青筋暴起,双目血红,带血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实在是太痛苦了。

  时间缓缓流逝,终于,老人将手抽出,那神性物质也被彻底放置于君天逸体内,老人退至一旁,注视着君天逸,道:“你就在这里炼化它吧,顺便在此地突破境界,说不得还会获得一番额外的好处。”君天逸闻言也十分知趣,顾不上那磨人的痛苦,立即坐下来炼化神性物质。

  ......两天过去,君天逸还未醒转,仍在炼化那神性物质,唯一的变化就是身体显得更有光彩了,整个人发出淡淡的明黄色光芒,显得颇有些神圣的意味。老人还在此地,站在旁边为其护法,一动不动,宛如雕塑。

  洞天外白云飘荡,清水潺潺,灵植葱郁,溪中鱼儿跃动,林间无数鸟兽奔走嬉闹,好一副画卷美景,宛若桃源。洞天内霞光四射,紫雾齐飞,一派神圣之象。

  “轰”

  突然一声爆响,整个洞天晃了晃,只见君天逸一头长发散披肩上,浑身衣衫也变得破破烂烂,但脸上却是光彩照人,极为兴奋。

  “哈哈,我终于又回到天玄境了,好熟悉的感觉,好怀念的力量。”

  “你还是先换身衣服吧!”

  “......”

  原来,在这几天的不解努力下,君天逸终于将那神性物质炼化,弥补了自身不足,使得自身达到完满的程度,并且一鼓作气突破到天玄境界,而且,由于君天逸之前本就是天玄境,再经过这几年的积累,使得他连破数关,一举突破到天玄境五阶的层次。这种破关速度当真是极为惊人!

  “好了,既然你已成功炼化神性物质并突破了境界,那就随我离开吧!”老人露出气息,大手再次一挥,神秘且充满灵韵的洞天已然消失,只余下空荡的大殿在眼前浮现,这正是之前的轮回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