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简易的小船在寒冷的潭水上划行,“这里面越来越冷了。”血刀微微皱眉。君天逸则死死的盯着水潭内侧,每个角落都不放过,唯恐错过什么,小船继续缓慢的向前驶去。

  时间不停的流逝,小船也越来越靠近寒潭的内侧,潭水的温度越发的冰冷,潭面也笼罩起一层层寒雾,让人看不清前方的景象。血刀站在船尾,望着前方那越来越浓的寒雾,忧心道:“这......完全看不见前面啊!这......”

  “嘘!”君天逸伸手打断血刀的话,指着寒雾说:“你听!前方有动静!”血刀静下来,走到船头,顺着君天逸的指引侧着耳朵听着,果然,前方传来“哗哗哗”的水流声。二人随即加快行船速度,小船如离弦的箭一般快速射出去。

  ☆酷3T匠}网Ok唯…一V^正9版,/其U他s都{e是盗‘!版

  片刻,二人驾着小船来到了寒潭内侧,发现此处的石壁散发着幽幽的阴寒气息,让人油然生出一种不安之感。君天逸小心的驾驭着小船,靠着岩壁缓缓前行,水流声越来越大,二人的神经也绷得越发的紧。

  “你看!”血刀突然睁大眼睛,指着小船右侧的岩壁,君天逸顺着血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只见前方不远处的岩壁里还有一道口子,那道口子斜着插入岩体里,而外侧的岩壁正好将它给挡住,形成完美的遮掩。

  “快过去,看看那里面有什么,我总感觉有什么在召唤我。”这个时候血刀表现得有些激动,催促着君天逸过去。当二人驾着小船来到那道岩缝边,“嘶”二人倒吸一口冷气,只见那岩缝里面并非是寻常岩缝那样的窄小,而是别有洞天,那里面竟是一条宽大的水道,水道蜿蜒着去往岩洞深处,充满未知的深处......看着蜿蜒的水道,两人对视一眼,君天逸率先说道:“怎么样?敢进去吗?”血刀应声答道:“当然!我还没怕过!”

  “好!那就走吧!”二人也不客气,驾着小船缓缓驶入岩缝里的水道。

  小船刚进入水道不久,君天逸二人就发现不同寻常之处,在水道两侧的岩壁上,竟然刻画着秘籍书上一般的小人,小人形态各异,有类似拳招的,也有类似枪法的,还有剑法一类的,可谓是应有尽有,包罗万象啊!而随着小船的行进,两侧岩壁上刻画的招式越来越少,但级别却是越来越高深。到了后来,二人发现后面岩壁上刻画的这些武学无一不是精品,放在外界都必然会引起一场场风暴。

  小船仍在向前行进,顺着蜿蜒的水道通向那灰暗的前方,二人也不再观看水道两侧的武学招式,而是一头一尾盘坐于船上,静静的注视着前方。随着小船的行进,水道两侧的岩壁缓缓地向着中间靠拢,使得前方的水道变得窄小。

  突然,小船的速度自主加快,快速向着水道前方行去,“轰轰轰”与此同时,巨大的水流声传来。

  君天逸循声望去,顿时,面色陡然一变,只见前方出现一个巨大的断崖,水流滚滚而下,巨大的撞击声如同奔雷。“不好!前面是悬崖!”君天逸急切道。

  小船的速度越来越快,距离前方断崖越来越近。“快把船往回划!”血刀见状连忙趴在船头,双手奋力往回划,毫不在意寒冷刺骨的水温。君天逸也运功猛烈的击打着水面,企图利用反震之力把船推着往回走。然而,水流越来越急,小船在急流的冲击下继续向着下游闯去,隆隆如奔雷的水流声越来越大,越发的惊人,直入人心。

  眼看着距离悬崖越来越近,却怎么也拉不回失控的小船,君天逸二人心急如焚,看着前方那骇人的悬崖,直感觉头皮一阵发麻。“这下怎么办?”血刀望着君天逸,希望他能有什么办法,或者只是有个安慰。

  君天逸面对着血刀的目光,再看看前方湍急的水流和那可怖的断崖,摇摇头,无奈的道:“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这下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唉!”“只能顺其自然了吗?难道就要在这幽深寒冷的地下水道里结束了吗?”血刀喃喃自语。

  正当二人无奈感叹之际,小船也终于来到悬崖边上。靠近悬崖越发感到其可怕,巨大的水流如万马奔腾般倾泻而下,气势震天动地,而后如腾龙般穿过重重雾气,直直的注入深不见底的悬崖下。二人即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此刻近距离见到如此景象,仍自忍不住心生惧意!这是人类对于自然之力的畏惧,是埋藏在骨子里的敬畏!

  “轰隆隆”

  小船最终也没能摆脱掉入悬崖的命运,君天逸血刀二人也随着小船消失在这幽深的水道中......一片怪异的空间,空中四处弥漫着血红色的雾气,空气也带着浓烈的血腥味,地上铺着一层一层的骸骨,一眼望去,地上尽是白森森的一片,天空中却是血红一片。

  “咳......咳......噗......噗”

  “这又是哪儿啊?我还没死吗?我不是掉下悬崖了吗?那种情况绝无可能活命的啊!”少年微微睁着眼睛,慢慢望着天空,“唉,果然我还是死了,我就说嘛,从那么可怕的悬崖掉下去怎么可能会不死嘛!这里的天空都是血红的,连气味都是血的味道,还这么浓,这么的呛人,那这肯定是阴曹地府没错了!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老孟婆啊?牛头马面又有没有呢?阎王爷应该是有的吧!不行,我得去看看!”少年用双手使劲揉揉眼睛,慢慢坐起身来,环顾四周,“我靠!这么恐怖!真不愧是阴曹地府啊!”只见少年身边堆满了白森森的骸骨,密密麻麻的,骇人至极。

  少年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咔嚓”,脚下传来一声脆响,少年低头一看,竟是一个盈白的头骨在其脚下,被踩出了一道裂缝,“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啊!小生不是故意的啊!您大人大量可别见怪啊!”少年连忙趴下施礼道。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