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

  “启禀老大,这三天以来,我们已经有四组人马被杀了......”

  “啪”

  “混蛋,不是让你们相互靠近一点吗?怎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个穿锦袍的中年男子发怒,一掌拍在一棵古树上,只见那古树巨大的树干瞬间断裂。

  锦袍男子旁边的一个文士模样的胡须男躬身道:“三当家,您不必动怒,这正说明那血刀确实是在这片区域啊,只要他还在这片区域,那他就必死无疑。”

  “哼,这个我也知道,但问题是你们现在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这如何让他必死无疑啊?嗯!你告诉我。”那锦袍男子语气生硬,瞪着那双虎目逼视着文士。

  文士被锦袍男子的眼神吓的有些心颤,连忙低头避开他的注视,恭敬道:“三当家,属下有一计策,可引那血刀出来,到时候您再给他致命一击,不知这样可好?”

  “废话少说,快给我讲来。”三当家不耐烦的呵斥道。

  “是是是,三当家,属下这就为您道来,属下以为,可用一两组人马做诱饵,引那血刀去袭杀,而您把其余的人手全都召集起来,埋伏在诱饵附近,等那血刀袭杀诱饵之时,您再天纵神武的出现,给予他最致命的攻击,让他在完全没有希望中绝望。桀桀...”文士发出阴森的笑声。

  “好,就照你说的做,要是这样做还没有效果,那就把你丢去喂魔兽。”三当家凶狠的说道,“你们,快,快去布置。”

  剩下那文士在那里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可真是吓了一大跳啊。

  ........一道黑影穿梭在密林中,“奇怪,怎么人这么少了呢?猛虎佣兵团的畜生难道放弃追杀我了?这也不可能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嘿,终于让我找到你们了,居然躲在这里。接下来,就准备好好的享受杀戮吧!”一道黑影在穿梭中看见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有四个人在四处查看,随即快速冲入那片区域,然后找了个树木茂盛的地方隐匿起来,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在这片区域的另一处地方,也有着一群人隐匿在密林中,同样在等待着猎物的到来。而那几个像是猎人一般的搜索者,此时却表现得极为狼狈,四人尽都脸色苍白,行走着的腿都止不住的发颤,神经高度绷紧,生怕错过了什么蛛丝马迹一般,紧张得额头冷汗直冒,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时间慢慢流逝,几个搜索者也慢慢的向着黑影的方向靠过去,殊不知,那前方不远处正是他们生命的尽头处。

  半个时辰后,几个搜索者越发的慌张,搜索的速度也越来越缓慢。藏在暗中的黑影紧了紧衣衫,右手紧紧的握住长刀,眼睛紧盯着缓慢而来的几位搜索者。“嗖”黑影极速弹射而出,向着那几个搜索者攻击而去。

  “啊...呃...啊...啊”一时间,刀花飞舞一大片,血光弥漫一大片,残肢断躯漫天飞。

  这时,藏在另一处的一伙人忍不住了,全都跑出来,更是有人喊道:“哇呀呀!血刀你该死!这下看你往哪里跑。”

  正在肆意砍杀的黑影被这一突发状况惊到了,手上的动作也停下来,不过,那几个人仍旧变成了碎肉。黑影血刀环顾四周,发现四面都是猛虎佣兵团的人,显然,这是对方蓄谋已久的,自己闯入其中,中了埋伏了。

  忽然,对方一个锦袍男子站了出来,对着黑衣血刀说:“你就是血刀?挺年轻的嘛,听说就是你这些年来一直跟我们作对,还杀害了我猛虎佣兵团数十人?是还是不是啊?”

  YO酷匠。网,4永8`久免R:费`w看●小√说

  “三当家的,您说的没错,就是这个人,就是他老是跟我们作对,还杀了我们不少弟兄。”锦袍男子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愤怒道。

  “哦?韩东,你也在他手上吃过亏?”那锦袍男子转头笑着打趣道。

  中年男子听闻此言,更是狰狞着面孔说道:“三当家,属下的弟弟就是被这个小子给废掉的,属下想杀他已经很久了。”

  “哼,就你那废物弟弟,我能饶他不死,已经是大发慈悲了。”黑衣血刀依旧表现得从容不迫,丝毫不见惊慌之色。

  “你...哈哈哈,血刀你再能耐又能怎么样?现在还不是成了我们的阶下囚吗,哼,你还有什么可傲的,死人一个。”中年男子气急败坏的嘶吼着。

  血刀并不再看他,而是看向那锦袍男子,暗中观察他,此人不简单,气势浑厚,气息悠长,血气旺盛。怕是修为在我之上,而且还要高出不止一个等阶,我现在已经是灵玄境七阶,那他岂不是至少也要在灵玄境九阶的层次?此人,不可敌,至少现在的我是敌不过他的。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杀出一个缺口来了。

  下一刻,血刀动了,向着某一方位暴射而去,奇怪的是血刀并没有往身旁的方向冲杀,而是直奔那个锦袍男子,血刀全身力量暴动,集中在一拳之上,奋力向前砸出,只见那锦袍男子略显惊讶,但并不慌张,身体的力量也暴动起来,锦袍男子也迎着血刀的拳势一拳砸出。

  “砰”

  二人生生的对砸一拳,一时间,整片空间劲气激荡,周围的人都赶忙运功护住自身,免遭不幸,数息后,锦袍男子大吼一声:“啊!给我死吧!”气势再次提升一截,又是一拳砸出,只见一道人影被砸飞,正是那血刀被锦袍男子的一记重拳砸飞了,空中还飘着血珠,受伤着实不轻,在场众人见此状况也都认为血刀这下是必死无疑了,突然...那飞出的血刀再次发力,顺势往外疾射而出,“拦住他,给我拦住他!哇呀呀....”锦袍男子怒急大喊道。此时靠近血刀的两个人一步踏出,就欲出手拦下血刀的前路,“嚯嚯...咻咻”又见一片刀光,血刀依旧疾射而出,只是那拦截的两人却已成碎肉......血刀就此逃遁而去。

  “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追,快去......”锦袍男子气急败坏大吼道,觉得自己被血刀耍了,居然利用自己来逃跑,可自己居然还那么配合,结果还真就让他给逃掉了。如此一想,叫人怎能不气?

  两天后.......话说那逃走的血刀,此刻的境况也不是那么的好,说是糟糕至极也不为过,此时的血刀仍旧在亡命逃窜,嘴角不住的流着血,左手无力的垂下。

  “噗通”

  终于,跑不动了,血刀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背靠着大树,“啐...呸...”用力吐出一口浓血,还带着块状的碎肉,那是被震碎的内脏,血刀抬眼看看那碎肉,又看着那已经无力抬起的左手,试图用力活动,可无论他怎样使力,那只手依旧抬不起来。

  “唉,这回可真是阴沟里翻船了,没想到居然中了埋伏,还...还出动了...那么大的人物来...来对付我啊,呵...,不过,这样就想杀死我,可没有那么简单的事。”说完,血刀艰难的移动身子,慢慢的使自己盘坐着,然后从怀里拿出一颗丹药吃了下去,便闭上眼睛运功疗伤了。

  .......“禀报三当家,东边区域没有发现血刀的踪迹。”

  “启禀三当家,南边区域没有发现血刀的踪迹。”

  “报告三当家,北边区域没有发现......”

  “行了!我不想听这些没用的废话,我现在只想要知道那个该死的血刀到底在哪里!还不快给我滚,滚!”坐在营帐内的虎头椅上的锦袍男子对着众人咆哮道。

  这时,又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人,“报,报告三当家,西边区域....”

  “我叫你滚,你没听见吗?来人,把他拉出去砍了!”锦袍男子站起身来吼道。

  “三...三当家,西边....西边发现了血刀的踪迹...您...您不要杀我啊...”报信人急忙哭喊道。

  “什么?发现了?当真?好好好,把他给我放了,快说,在哪里?”

  那三当家表现得极为激动。

  .......一行人在密林里面飞奔,目标正是在逃亡的黑衣血刀。此刻的血刀还处在疗伤当中,似乎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境地,呼吸极为微弱,但又很绵长,整个人像是陷入深度昏迷一样,最为奇妙的是,他身体上的伤竟然在慢慢的恢复中,而且似乎修为也有了一点提升的迹象,要知道他可是在不久之前刚刚才突破到灵玄境七阶的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