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确保在天黑之前赶到帝都,夜兮他们选择了抄近路。

  马车在山路上行驶着,夜兮本就有在马车上小憩的习惯,但此刻他却眉头紧皱,不耐烦的对外边的车夫喊了声:

  “停!”

  古灵儿和落雨有些不明所以,刚想要问问怎么了却觉得一阵风吹进了马车里,在看马车上竟多了一名红衣男子。

  但从他略带血迹和苍白的脸色上不难猜出是受了伤的。

  古灵儿显然受到了惊吓,幸好落雨及时捂住了她的嘴使她没有尖叫出声,夜兮见落雨眼中虽也有被惊吓的神色但却十分的镇定。一抹赞赏的神色从夜兮眼角划过。

  转而去看躺在了自己身旁的男子,看看到底是谁扰了自己的兴致。

  待真正看到其面目后眼中划过了一丝震惊,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但当听到外面的动静时,给他服下一颗丹药后立刻将红衣男子藏到了自己塌下的暗格里。

  刚刚藏好就听见外面有人大声的说:

  “里面的人立刻给本少主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夜兮听到勾起嘴角,眼中闪过的却是冷笑,夜兮掀起车帘起身走了出去站在了横栏上。

  刚刚说话的男子的旁边一位头发有些白的见到夜兮的容貌时,神色一下子由不耐烦变成了恭敬。神医的名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更何况是江湖中人更是对夜兮作为上宾来招待。

  但他又想起刚刚自己的儿子刚刚竟然对夜兮公子那样大吼大叫。立刻走到前面把刚刚大喊的男子拉到身后,对夜兮恭敬的说道:

  “夜兮公子。”

  夜兮出于礼貌也应声说道:

  “庄主。”

  “不知马车上是夜兮公子阻拦了公子的道路,还请见谅。”

  “那是自然,有庄主在这里我又怎会生少庄主的气呢!”

  刚刚大喊的男子听到这话一开始还有些得意,当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时,想冲到夜兮面前,却由于自己的父亲将自己定住不能动弹。

  他双眼含怒的瞪着夜兮。夜兮却并不施舍给他一个眼神。

  接着对那庄主说:

  “不过碧泉山庄是出了什么事吗?连老庄主你都惊动了?如果有夜兮能帮到的地方尽管告知我便是。”

  碧泉山庄庄主拱了拱手说:

  “多谢夜兮公子挂念了,山庄里只不过是进了刺客偷了一些比较重要东西罢了。”

  “哦!是吗!那还是赶快抓住他的好。夜兮还有些事就先先行告辞了,有时间晚辈定会去山庄与庄主畅言,那时还要庄主不要吝啬美酒了啊。就此别过了。”

  “老夫欢迎夜兮公子的到来,就此别过。”

  说完那庄主便让碧泉山庄的人让出了一条路来。

  而刚刚大喊的男子没有了束缚。则十分的不屑轻轻运用功力把车帘掀了起一点,但这一点却也足以看清车内的情景。

  夜兮见他如此,便不留情面的运功把他打了出去,对着碧泉山庄庄主说冷声到:

  “庄主要想看夜兮的马车,夜兮身为晚辈定不会反驳,何必用这种见不得人的小手段!既然庄主对我并无诚意那告辞!”

  碧泉山庄庄主见马车扬长而去,对着刚刚的男子训斥到:

  “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平时看不惯别人也就算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你可知刚刚那人是谁!就因为你刚才那不善的举动,你让我们碧泉山庄惹上了一个大人物啊!刚刚要不是我在这里只怕你现在早已不在世上了!唉,把少庄主送回山庄其他人跟我继续搜。”

  夜兮回到马车里见灵儿与落雨正在给红衣男子包扎便对着车夫说:“快马加鞭!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帝都!”

  继而从灵儿那里接过红衣男子对她们说:“我来吧,他的中了毒我刚刚已经先喂他吃一颗解毒丹,一会儿我在运功帮他把毒素引出来。你们到旁边一点为好。”

  说完夜兮便开始逼毒素。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夜兮头上已有了汗珠。

  终于好了,夜兮暗自松了一口气。

  然后听到车夫说:

  “公子,到帝都了。”

  “嗯,去最近的客栈吧!”

  进了客栈要了四间上房。夜兮与车夫扶着那名男子去了其中一间。又把除离着男子近的房间外的另两间让人收拾出给了灵儿与落雨。

  夜兮静静的守候在男子身边,最终由于疲惫与倦意爬在了床的边缘。

  躺在床上的男子慢慢的醒来,打量了一下自己在哪,当看到离自己手边的夜兮时,先是感到诧异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但当证实后又觉得非常温暖。

  对夜兮轻声叫到:

  “小七。”

  E?酷\w匠网●首4~发

  夜兮身体轻振了下,抬头去看到男子醒了便冷言冷语到:

  “冥息你这家伙想做什么?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以后别理我了!”

  冥息听到夜兮这么说轻轻的笑出了声,冥息本就长相俊美,更何况此时一身红衣衬得他更是妖娆。

  夜兮撇了他一眼到:

  “笑什么笑!”

  “小七在担心我呢!”

  “少跟我在这儿卖关子,说!怎么回事!”

  冥息见夜兮怎么不给面子继而又笑到:

     “这事呢,要从两天前说起。”

  “那时我本在江湖各处游玩,但却听到了一些传闻便想亲自去验证一下。结果真的让我发现了一些秘密!”

  话说到一半冥息抬头看了看夜兮见他十分淡定的在喝着茶,叹了口气说:

  “唉,小七你还是如此啊,罢了我继续说,我听说灵溪山庄与朝廷有了关系。又发现灵溪山庄一直在接待一个人,那人被灵溪庄主奉为上宾,但这个人却是莫国的太子莫冷言。这更加说明碧泉山庄参与了莫国的夺位之事!”

  夜兮听闻若有所思:

  “嗯,看来这莫冷言也有一定的能力啊,竟然能拉拢到江湖中势力不低的碧泉山庄。看来我要提前做好打算了!”

  “小七你这话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就是本公子也要入朝为官了。”

  夜兮顺的十分轻松,但冥息听着却十分的不快!

  “什么?为什么?你不是向来不喜欢朝廷中的尔虞我诈吗?为何还要。。。”

  夜兮抬头望向窗外:

  “这是我的职责。”

  “职责?。。。”

  “好了,冥息大哥你就快点休息吧。我先回自己的房间了,有什么事在隔壁去找我就好。”

  说着便走了出冥息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