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悠扬的箫声贯穿于灵溪山庄,使人心安。

  落雨从房间出来便听见这一阵箫声。

  箫声清脆悠扬但其中却夹杂着让人难以听出的悲凉。带着冰冷的疏离。

  她被这箫声吸引,渐渐走出了自己的庭院远远的望见夜兮站在一个亭子上,微风吹起他的白衫再加上那俊美的容貌就算是仙人也不过如此吧。

  他一双长白的双手拿着那墨绿色的箫放在嘴边吹奏着。他似与那里形成一幅画卷,那样的融洽,那样的不真实。

  落雨不禁看呆了,心里也想着:夜兮公子如果是位女子定将倾国倾城吧。哎呀我在想什么啊,但是他的箫声又为什么会透出一丝悲凉,为自己还是为他人?

  ……

  落雨想的入神连夜兮走到她的身边都不知道。直到听到夜兮轻笑着说:

  “呵呵。落雨姑娘不会是被本公子的俊美吸引的魂儿都没了吧!不要爱上我哦~”

  落雨听到了夜兮的声音一下子回神,看到夜兮就在自己面前向后退了一步,但却因为受到惊吓没有站稳。幸而夜兮及时拉住了她,落雨一下子脸就红了,羞涩的低下了头。

  “公子,落雨听到了箫声便跟着箫声来到了这儿,落雨不是有意闯入的……”

  夜兮见她如此想起昨晚让媚舞查的资料,她的身份真的是如她所说。

  他从不怀疑媚舞的能力但不乏有很高的伪装者。所以他还是不能完全的相信这个落雨,他不能冒这个险。

  收起思绪,勾起嘴角说:

  “没有关系,落雨姑娘昨夜睡的可还好?这山庄只是我平常落脚的地方所以并没有丫鬟伺候,要有不方便的地方与灵儿说就好了。”

  落雨听到夜兮与自己说话连忙应到:

  “不,,,不用,挺好的,落雨从来没睡的如此安稳过。落雨知道夜兮公子现在可能还对我有着怀疑,但落雨还是谢谢公子与灵儿姑娘对我这般的好!不过夜兮公子的箫声中为何却夹杂着悲凉?”

  夜兮听到落雨这样说感到十分的诧异:

  “没想到我箫声中故意隐藏的悲凉还是被姑娘听出来了呢!证明姑娘也是懂箫之人呢。”

  “嗯,以前母亲最爱的便是箫,但是我却未能将箫声练到最好,反而却对琴比较钟爱。呵呵,想想那时好像是我最愉快的时光了,后来家道终末直至欠下巨债不得以来到了这里。如果不是公子与灵儿姑娘我想我连最后一点能保留的清白也没了吧。所以公子,落雨的命是你们给的,就算你拿去也好,请不要赶我走。”

  夜兮听到此时对着落雨微微轻柔的说:

  “你如果觉得还好便留在灵儿身边照顾她吧。我不要你的命,你的命是你自己的谁都不能掌控!灵儿这孩子平时没大没小的,不知轻重。不知道以后会吃什么暗亏呢!我知道你稳重些,所以有时你还是要好生看着灵儿的。我会暂时把你放在灵儿身边,但那不代表我不在怀疑你,如果有一天让我发现你要对灵儿不利,我不会让你见到明天的太阳!”

  落雨听到连忙应声到:“嗯,是。谢公子。落雨会保护好灵儿姑娘的就算我受伤也会保护好灵儿姑娘不受一点伤害的!”

  说完夜兮便朝着探雪亭而去,突然扭头对落雨说:

  “我今天会去帝都,照灵儿的性子肯定会跟着你当然也会被灵儿拉去,所以你去收拾一下吧,我在门口等你们。”

  说完便走了。

  落雨望着夜兮的背影久久不能动步,心想着:夜兮公子我不知你到底在悲伤什么,但我会帮你好好照顾灵儿,让你能放下心去做更多的事。不被这些束缚住你前进的脚步。

  夜兮走到灵儿的庭院处见灵儿竟在练自己以前教给她的几个防身的招式,看着她不太熟练的步法与生硬的手法轻笑着摇了摇头。

  突然夜兮见灵儿一个重心不稳,但她惊慌之下闭上了双眼。夜兮无奈的嘲笑了一下她的小动作,但还是立即上前接住了灵儿。

  而灵儿本以为自己会与大地来个亲密的接触,却意外的落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

  抬头、睁眼看见夜兮把自己搂在怀里十分的震惊与羞愧。

  对夜兮说:

  “夜,,,夜兮哥哥,我。。。你。。。”

  “呵呵,灵儿怎么今天这么卖力了?我记得以前教你时还总是偷懒呢。难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你!哼,坏哥哥,我刚刚差一点就摔倒了啊!还开我玩笑!要不是因为经过昨天的事情后我觉得我不能在拖夜兮哥哥的后腿了,所以我,古灵儿要抓紧时间练习啊。不让夜兮哥哥总是为我担心,所以啊你快走,不要打扰我练习啊。”

  “嗯嗯夜兮哥哥这就走,灵儿懂事了不少呢啊!不过你确定让我走?一会儿我可是要去帝都的,竟然如此那我就自己去了啊。”

  “真的吗?是去玩吗?好哇!我去告诉落雨姐姐。”

  说着便要向外跑去。

  夜兮笑着对她说:“早知道你会这样,我已经先通知她了。一会在门口那儿等我们。你还是快去收拾你的吧。”

  灵儿一听立刻转了方向,朝屋内去。

  夜兮见古灵儿飞快的跑回屋里满脸宠溺的神色轻声说到:“还是孩子心性啊!”说着转头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处见到管家说:“刘老马车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公子今天就要走吗?您回来不过一天啊。”

  “呵呵,刘老何时也有这种小孩脾气了?等我到了帝都事情做完后我会让人通知你也去的。好了,本公子要走了,不要太想本公子啊!”

  一会灵儿与落雨都收拾好出来了,见她们手拉手且有说有笑的,夜兮也笑了。刚好灵儿与落雨到了面前,落雨看到夜兮温暖的笑脸,虽然知道并不是为自己,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对夜兮说了声:“公子。”

  夜兮应声到:“嗯,都收拾好了就上车吧,我们要在天黑前赶到帝都。”

  更g新E最q快上A@酷匠KZ网

  说完他们便上了马车前往帝都了。

  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唯一令人不解的便是听说,昨天欺负灵儿与落雨的朱悟能今早被人发现死了。还是死在了美人的身上。

  到也真是牡丹花下死啊。

  灵儿听到后十分的解气:

  “哈哈,我就知道这种人不可能会平安的活着,连老天都看他不顺眼。”

  而落雨却是默默的看着夜兮,夜兮感受到目光也向她望去。

  夜兮勾了勾嘴角,:呵呵挺聪明的嘛!

  渐渐的这事也被行车的疲劳代替,慢慢忘却了这件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