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正规军都已经跟着罗阳和黄忠与黄巾军作战半个多月有余了,虽然算不得上是什么精锐兵马,但也能够称得上是一队精兵了。在罗阳的命令下,这些正规军迅速接替了新兵的战线,和那些黄巾军士兵战斗起来,而且照样将那些黄巾军给压制在城头。至于那些新兵,对于罗阳的话那是言听计从,罗阳都下了命令了,他们当然也是老老实实地退下来,盘腿坐在地上休息。

  趁着这个时候,罗阳也是粗粗清点了一下新兵的伤亡程度。总共两千名新兵,大约只战死了十多人,剩下还有近百人有大小不一的伤势,不过看样子并不会影响到之后的作战。对于这样一个战果,罗阳当然是很满意的了,只是现在却是不敢放松,因为真正的难关马上就要到了。当即,罗阳转头望向了在城头角落里堆放的那一大堆瓶瓶罐罐,原本还以为能够坚持几天,现在看来,那黄巾军精锐的强悍已经超过自己的预料,如果就这么和那队黄巾精锐部队开战的话,恐怕就算是胜,也只会是惨胜!

  这会功夫,赵弘已经率领着黄巾精锐直接冲到了城墙下,看着那些不断冲上城头,却又不断被杀下来的黄巾军士兵,赵弘的脸上流露出了浓浓的不屑。当即,赵弘便是对着前面那些黄巾军士兵喝道:“丢人现眼!还不快点给我滚开!给我们让出路来!”

  那些黄巾军士兵原本就已经被城头上的官兵给杀怕了,此刻已经全然没有战意,听得赵弘这么一嗓子,那些黄巾军士兵忙是给赵弘以及那些黄巾军精锐部队让出条路。赵弘见到那些黄巾军士兵一脸的畏惧,脸上更加是傲然,当即便是转头对身后的精锐士兵喝道:“将士们!让那些官兵好好尝尝咱们大刀的厉害!”

  吼啊!”精锐士兵们齐声呼喝,手中的大刀直接拍打在自己的胸甲上,发出哐哐的响声。当即,赵弘提起大刀就是往上方的城头一指,那些精锐士兵们立马便是沿着之前黄巾军士兵所留下的云梯朝城头爬了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一个黑乎乎的圆形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却是正好砸在了赵弘的头盔上面。那玩意砸在赵弘的头上,却是哐啷一声便碎了,却是飞溅出许多像是水一样的东西,溅了赵弘满脸都是,甚至是连眼睛也给糊住了。突然被这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给砸中,赵弘也是莫名其妙,当即便是伸手在自己的脸上一抹,将那些像水一样的液体给抹了去,这才能够睁开眼睛。

  “什么鬼玩意!”赵弘咒骂了一句,抬起头一看,却是发现更多的和刚刚那个砸在自己头盔上的差不多的玩意从空中掉了下来,却是纷纷砸在了周围,大部分精锐士兵也都和赵弘一样的遭遇,被那古怪的东西给砸中了,全身上下都被溅上了怪水。所幸,那怪水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危害。赵弘不由得满脸狐疑地抬头望向了城头,不知道那城头上的官兵搞些什么鬼,莫名其妙地丢些古怪玩意作甚?

  而在城头上,指挥着新兵将那些瓶瓶罐罐给丢下城头之后,罗阳寒着脸对身边的黄忠点头说道:“黄将军!接下来可就全靠你了!”

  黄忠满脸自信地笑道:“子悔!你就放心吧!别的某不敢说!这弯弓搭箭的本事,某自认从来没有输过给别人!”说完,黄忠便是朝着身后一伸手,早就准备妥当的几名官兵便是将一张铁胎弓和三支箭头被包裹上一层厚实的粗麻布的箭矢递到了黄忠的手中。

  黄忠极为利落地将三支箭矢同时搭在了铁胎弓上,旁边另一名官兵也是快速地把箭头上的粗麻布给点燃,三支箭矢的箭头顿时就燃起了熊熊火苗。黄忠二话不说直接便是一手握住铁胎弓的弓背,一手捻住三支箭矢的羽翎,搭在弓弦上,一口气便将这四石强弓给拉至满月。黄忠手持这已经绷紧的弓箭,朝着城下那被砸得莫名其妙的黄巾军瞄准了片刻,当即便是松开弓弦。那三支箭矢顿时就像是流星一般,朝着城下飞射而去,而且还是分别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飞去,足见黄忠的箭术惊人!

  那三支火箭正好分别落在了三名正在拼命揉眼睛的黄巾军精锐士兵的身上。这箭头的刺痛和火苗的灼烧所带来的双重痛楚,让那三名士兵也是忍不住惨叫了起来。可是更加悲惨的事情却是紧接着发生,原本那箭头上的火苗都已经快要熄灭了,可是突然一闪,那火苗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牵扯着,瞬间布满了那三名士兵的全身,转眼就成了熊熊大火,直接将那三名士兵给包裹了起来。

  当然,光是这样并不算完,那三名士兵被大火灼烧着痛苦万分,本能地朝着身边的战友求救,而这一靠,却是闯了大祸了。原本只在他们三人身上的火焰就像是传染病一样,顿时在周围的战友身边蔓延开了,大有发展成为燎原大火的趋势。

  这下赵弘可是傻了眼了,他立马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把刚刚抹了脸的手掌伸到自己的鼻子下面一闻,脸色却是骤然一变,火油!赵弘这下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官兵是在打什么主意了,看着周围那些全身都是火焰,痛苦惨叫的士兵,赵弘忽然想起自己身上也全都是火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当即便是伸手去脱身上沾染火油的铠甲。

  “将军小心!”旁边响起了一把惊呼声,使得赵弘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可是映入赵弘眼中的,却是一团越来越大的火光。

  “哇啊!”一直火箭准确无误地射中了赵弘,虽然赵弘及时地抬起了手臂挡住了这支射向他要害的火箭,可是在他的手臂上也全都是火油的痕迹啊!那火箭上的火苗立马就是顺着赵弘的手臂爬满了他的全身,赵弘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声,便是摔落下马。赵弘这一落马,原本就有些混乱的黄巾军军阵这下更是乱了套,这些黄巾军精锐士兵纷纷丢掉手中的武器,开始四处躲避身边已经成了火人的战友,同时还要防着时不时从城头落下的火箭。

  “啧!”在城头上,罗阳看着城下自己所造成的战果,脸上却还是露出了一丝不满,暗暗叹惜。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南阳城内有像黄忠这样的神射手,可竟然连一名弓箭手都没有,如果再有一批弓箭手的话,罗阳对于守住南阳城那可是更有把握了。

  罗阳转头看着再次射出三支火箭的黄忠,心中也是暗暗震惊。作为一名在后世见惯了枪炮的特种兵,对于弓箭这种武器当然也不会陌生。只是在后世,无论是罗阳的战友还是敌人,他们所用的弓箭都是那种蕴含高科技的复合弓,那种复合弓借助弓背上的各种器械,加大了弓箭的准确度和力度,威力自然也就大大的加强了。

  看E正f^版¤章。/节K上|酷匠b9网

  可是罗阳却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人竟然能够凭借这种简单至极的单弓,还能够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攻击性。准确度、力度,两者在黄忠的箭术中发挥得淋漓尽致,罗阳甚至感觉到,黄忠的箭矢不比后世的枪械差多少。

  趁着黄忠刚刚射完一轮火箭的空隙,罗阳立马对黄忠说道:“黄将军!你可是一定要教我这手绝活啊!”

  黄忠听了,哈哈一笑,说道:“没问题!只要子悔想学!某教你又何妨?”可能是缘分使然吧,黄忠也算是和罗阳性情相投,在此之前,黄忠也是多次指点过罗阳的武艺。罗阳虽然身手不错,但都是原来在后世所学的一些近身战斗技巧,对于现在在战场上的这种大开大合的战斗方式懂得却是不多,现在能够有如此的本事,也全都是黄忠倾囊相授的功劳。

  见到黄忠答应了,罗阳心里也是开心得很,在现在这种乱世,能够多一项保命的技能当然是好!当即罗阳便是对身旁已经有些发呆的守军士兵喝道:“还愣在那里作甚?丢石块!狠狠地砸!砸死这些贼兵!”

  那些守军士兵这才是如梦方醒一般,纷纷搬起石块往城下砸。在南阳城内,就算是什么都缺,可这石头却是怎么也少不了,这里用完了,回头再去拆几间房子不就有了。只要能够击退贼兵,保住性想来那些房子的主人也是不会介意的。

  而这些守军士兵可都是经历过半个多月厮杀的正规军,比起刚刚那些新兵那是强多了,不用罗阳指挥,他们当中就有不少人开始撬开那些搭在城墙上的云梯。他们守军没有弓箭手,而城外的黄巾军也没有弓箭手啊,守军士兵完全可以毫不忌讳地探出半个身子,去将那些空置的云梯给推开。那些木制的云梯摔落下去,却又成为了城下大火的燃料,城下的大火烧得是越发旺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