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头上的新兵尝到了甜头,更加是砸得欢了,一名新兵满脸兴奋地举起一块巨石,嘿嘿笑着,便要往城下丢。却是一道寒光闪过,一把柴刀却是突然从城墙的另一边刺了过来,正中他的咽喉处。那新兵的脸上还保留着一丝笑意,就这么举着石头从城头上翻了过去,摔下了城墙。不过刺杀他的那名黄巾军士兵也没有好下场,还未等他笑出声来,一杆长枪却是骤然刺出,正中他的脑门,留下了一个血窟窿,又飘然离去。

  城头上守军的反抗强烈,但耐不住黄巾军人数占优,黄巾军士兵迎着城头上的石块硬是冲了上来。见到这情形,罗阳重新拿起了自己的长枪,一枪刺爆了一名黄巾军士兵的咽喉,对着左右喊道:“拿起武器!反击!反击!”

  经过了之前的一番战斗,这些新兵们也逐渐适应了战场的气氛,听到罗阳的命令,二话不说便是挺着长枪、拔出大刀,与冲上城头的黄巾军士兵展开了白刃战。而在一旁的黄忠当然也没有闲着,挥起手中的大盘刀,一边哇呀呀地叫囔着,一边斩向那些试图在他面前爬上城头的黄巾军士兵。那些黄巾军士兵哪里是黄忠的对手,黄忠一刀挥起,总会有三四名士兵的身子被一分为二!反观黄忠,一脸兴奋地喝道:“痛快!痛快!这样才痛快啊!”

  罗阳看到黄忠的这副样子,也只得是一脸苦笑,不过黄忠的这状态,倒也是大大提升了那些新兵的士气,罗阳也就干脆任由黄忠去了。看着一名名黄巾军士兵冲上城头,罗阳也是专心迎敌,手中的长枪在空中画出无数枪影,几乎每一枪都只在一名敌人的身上留过,论起杀敌的效率,倒也不比黄忠差。

  有罗阳和黄忠两名猛将做榜样,城头上的新兵们也是放开了手脚,硬是将十来万的黄巾军给挡在了城墙下,偶尔有一些黄巾军士兵冲上城头,也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消灭。倒不是守军没有损失,只是守军的损失和黄巾军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在城外的军阵中,张曼成一脸凝重地看着城头上的战斗,点了点头,对在其身后的孙夏和韩忠两人说道:“看来这官兵当中确有能人,难怪你们攻不下南阳城!以你们的本事,的确不是那统领官兵的人的对手!只是没有想到这南阳城内,竟然又多出了一名将才!”

  本来张曼成的话的意思,那是赦免了孙夏、韩忠两人攻城不利的罪责,可是这老实话落在两人的耳朵里,却是怎么听都觉得刺耳。孙夏和韩忠二人却又不敢朝着张曼成发脾气,只能是涨红了脸,相互看了一眼,却不说话。

  倒是站在孙夏身后的黄巾小将刘辟出列对张曼成抱拳说道:“渠帅!如此下去,恐怕只会是白白牺牲兄弟们的性命!还请渠帅早做变化!”刘辟的意思自然就是希望张曼成不要再藏私了,出动他麾下的黄巾精锐攻城,毕竟现在在城墙下拼命的,可都是他手下的兄弟,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下的兄弟在那里无意义地浪费生命。

  刘辟的建议是很正确的,实际上,就算是刘辟不提出来,张曼成接下来也打算这么做。不过刘辟的话却是正好触碰到了韩忠的霉头,韩忠一肚子火不敢朝张曼成撒,而刘辟却是自己对头手下一名小将,干脆就将怒火陡发泄到了他的身上。韩忠直接就是一瞪眼,喝骂道:“大胆!我等上将说话,哪里轮得到你这小卒前来插嘴!孙夏!难道你就这么教导自己手下的吗?”

  孙夏现在也是一肚子的邪火,又岂会任由韩忠在他面前放肆,虽然同样不满刘辟的行为,但毕竟刘辟还是自己的部下。当即孙夏先是瞪了刘辟一眼,然后昂着个脑袋哼道:“韩忠!我怎么教导自己的手下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都给我闭嘴!”张曼成一脸不耐地喝道,本来还对那个小将刘辟有些兴趣,现在却是全被自己的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属下给搅没了。张曼成这一发火,孙夏和韩忠当然是不敢再放肆了,直接就是从马背上翻滚了下来,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哼!”张曼成冷哼一声,喝道:“该如何做,本帅自有定夺!用得着你们来给本帅操心吗?”

  “属,属下不敢!”听着张曼成这充满杀意的喝骂声,孙夏和韩忠早就没有了刚刚的嚣张,满头大汗地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拼命地磕头求饶。

  对于这两人,张曼成也不愿再费那个精力去理会了,直接便是转头对身后喝道:“赵弘!你且率五千黄金精锐去拿下此城!速战速决!”

  只见一名膀大腰圆的战将出列,对着张曼成抱拳喝道:“末将领命!”此人乃是张曼成的心腹战将赵弘,专职负责统领黄金精锐。张曼成所统领的南阳黄巾军中的精锐部队,总共加起来才只有一万人,这次张曼成直接就是派出了五千人,可见他对南阳城是势在必得!

  那赵弘领了张曼成的军令,直接就是纵马领着五千名一直守在众将身后的黄巾军精锐部队朝着南阳城方向进发。而赵弘本人则是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对挡在前面的黄巾军喝道:“让开!让开!”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是冲出了一条路,那些黄巾军士兵当中,机灵点的,飞快的给让出了一条路,而反应稍稍慢一些的,却是直接被黄巾军精锐给撞开,伤筋动骨都算是好的了。

  $~酷匠;网k(唯一正)版(L,●其f他&都Y√是盗/r版

  看到赵弘和黄巾军精锐部队竟然如此霸道,在军阵后面的刘辟和龚都都是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那些黄巾军士兵虽然战斗力低下,但毕竟是他们的属下兄弟,现在还没有死在官兵的手下,却是被自家军队给伤成这样。不过他们两人的身份低微,根本就没有那个说话的份量,只能是暗暗忍住不说。

  至于那张曼成,虽然对赵弘这行为也有些不满,但毕竟是自己的心腹爱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是装作不知。反正那些黄巾军也都只是用来当炮灰的,犯不着为了这些没有价值的炮灰去寒了自己属下的心。

  而此刻,在南阳城的城头上,刚刚一枪将一名试图从身后偷袭自己的黄巾军给干掉之后的罗阳心头突然一跳,转过头往城外望去,顿时面色就是一沉。因为他也看到了那正在飞快朝着城墙这边赶过来的那支特殊的黄巾军军队。

  之所以会说这支军队特殊,那是因为这支军队和其他的黄巾军完全不同,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披着厚重的盔甲,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大刀。不仅如此,这支军队就算是在快速行进的过程中,竟然还能够保持着整齐的队形,和旁边那些一盘散沙,只知道横冲直撞的黄巾军士兵完全是鲜明的对比。

  马上,罗阳就意识到了,这支军队很有可能就是那支神秘的黄巾精锐部队!至于这支部队是不是叫做什么黄巾力士,罗阳现在也已经顾不得了,光是看这架势,只怕这支军队的素质比起城头上的那些老兵都还要强上许多!当即,罗阳立刻便是下了决断,转头对另一头的黄忠喊道:“黄将军!快点准备!把那些守军都给拉上来!”

  今天一大早在开战之前,为了方便统领,罗阳便和黄忠商量好了,这些新兵都归罗阳指挥,而那些正规官兵则是交给黄忠来统帅。眼下黄巾军的主力已经出动了,光凭罗阳手下的这些新兵是绝对无法抵挡的,所以罗阳也是收起了继续锻炼新兵的打算,将城头全部的兵马都派上!

  在另一头厮杀正酣的黄忠一开始还没有听到罗阳的话,幸亏在黄忠身边的一名守军士兵听到了,在他的提醒下,黄忠这才反应过来。眼下这些新兵正处于优势,虽然不知道罗阳会让自己把那些正规军也给派上来,但对于罗阳的本事,黄忠还是很信服的,当即便是二话不说,直接砍翻了几名挡路的黄巾兵,噌噌地跑到城头另一边,对着在城内早就等候已久的正规军官兵喝道:“快点上来!准备作战!”

  那些官兵在城内听着城头上那震天的喊杀声,早就是有些等不及了,这下听到黄忠的召唤,当即便是纷纷提起手中的武器,一窝蜂地冲上了城头。不待黄忠下令,这些官兵便是很自觉地冲进了战团当中,和那些新兵一同朝着那些冲上城头的黄巾军作战。

  原本那些黄巾军士兵就不是新兵的对手,现在再加上这些战斗力更加厉害的官兵,那更是被打得节节败退,甚至一度被压制到了城墙边,没有人可以登得上城头的地步。罗阳见了这种情况却是没有多少欣喜的心情,而是皱着眉头喊道:“快!新兵全都给我退下来!把战线让给老兵来守!趁着这个机会!全都给我抓紧时间休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