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阳会这么建议,完全是因为那些被临时征用的壮丁其实就和城外的黄巾军一样,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几乎帮不上什么忙。与其让他们在城头上添乱,白白牺牲,还不如先在城内的军营内好好训练一番,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再派上用场。

  听到黄忠的话,罗阳只是沉默了片刻,最后也只能是无奈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虽然经过了这半个多月的训练,但那些壮丁也只是仅仅会用武器而已,连个新兵都不如。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不容罗阳再犹豫了,有援军加入的黄巾军,到了明天一定会全力进攻的,而守军方面若是不能全力以赴,那么等到被攻破城门之后,那后悔都晚了!

  在同意了黄忠的这个提议之后,罗阳却是转头对褚贡说道:“大人!我担心这次贼兵的援军绝不简单,恐怕就是再加上那两千新兵也不够用!末将倒是有些想法,恳请大人准许末将去实施!”

  现在的褚贡哪里还有什么主意,听到罗阳的话之后,那还不是赶忙点头答应,连罗阳到底想要做什么都没有问。黄忠此刻也是心事重重,自然没有去管罗阳打得什么主意,黄忠在想着,眼下南阳城只怕是保不住了,他战死在城头倒也无法,可是否要想办法将妻儿送出城去。

  罗阳则是点了点头,转头望向城外的黄巾军军营,双手用力地握拳。如今已经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罗阳就不相信了,凭着自己多出这个时代这近两千年的知识,还不能闯出一条活路!

  一晚上眨眼就过去了,罗阳却是抓紧时间好好地休息了一夜,不仅如此,他还让城头上所有的士兵也都好好休息。因为罗阳知道,等到开战之后,恐怕就没有好好休息的时间了!

  第二天天一亮,从城外战鼓声响起,而罗阳却是早早地就在城头上严阵以待了。看着城外的黄巾军的规模,罗阳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贼兵正是要强攻一面城墙,想要一口气拿下南阳城!”

  而在一旁的黄忠听了,却是难得露出一丝无奈,说道:“就算是我们早就知道如此,却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对方强攻一点,对于我们来说,虽然不用分散防守的力量,但防守的压力也是大大的增加了!”虽然无奈,但黄忠的脸上却没有昨天晚上那种凝重。原来昨天黄忠只是被黄巾军突然多出来的援军给吓住了,回家之后,却是想明白了,以之前所见的贼兵的那种战斗力,就算是多出许多援军也用不着害怕啊!所以今天一大早,黄忠照样是精神百倍地来到城头准备迎战。

  不过罗阳当然不会像黄忠那么乐观,历史上关于黄巾力士的传闻那是神乎其神,至于黄巾军是否有这样一支精锐,罗阳实在是确定不了。就算是没有黄巾力士,但罗阳可以肯定,黄巾军绝对不可能只有像眼前这些乌合之众拼凑而成的大军,要不然黄巾军绝对无法在初期闯出那么大的声势。

  看了一眼堆在城头角落的那堆东西,罗阳却是强行忍住自己的冲动,这些东西还不到用的时候。若是自己猜测的没错的话,黄巾军一开始肯定不会动用那些精锐部队,一定是让那些普通的贼兵前来试探!这些东西可是罗阳特意准备的杀手锏,一定是要用到刀刃上。

  而此刻,城外的黄巾军也已经攻到了城墙下,果然不出所料,那些冲在最前面的依旧是这半个月来一直攻打南阳城的普通贼兵。黄忠见了,咧嘴一笑,对罗阳说道:“子悔!就这些贼兵,哪怕是再来几万人,我们也不怕!要不这城头还是交给你了,某下去厮杀他一回!”

  酷O匠~网唯;一j{正版,$其他e都@是m%盗◇;版YB

  听得黄忠的话,罗阳忙是上前拉住了黄忠的胳膊,沉声说道:“黄将军!千万不要冲动!贼兵现在只是试探而已!相信贼兵的主力还没有出动!”

  黄忠只是撇了撇嘴,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服气,但却是没有多嘴。总算是将黄忠给劝住了,罗阳这才是松了口气,随即面色一沉,立马下达了军令,让那些新兵列队上前。既然黄巾军派来这些乌合之众前来试探,那罗阳干脆就利用这些乌合之众来练兵!

  这些新兵虽然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训练,但一名士兵,只有经历过鲜血的考验,才能算是一名合格的士兵,在后世曾经是一名特种兵的罗阳当然是深深明白这个道理!看着那些新兵站在城墙旁,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一丝畏惧的神情,半个月前的那几场厮杀非但没有让他们习惯战场,反倒是让他们对战争产生了恐惧。

  不过对于这些新兵的反应,罗阳倒是十分理解,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样曾经经历过无数血与火的考验。当即,罗阳趁着城墙下的那些黄巾军还没有冲上城头之前,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对着那些新兵怒吼:“都给我听着!现在这里是战场!不是城里的校场!在这里,只有战友和敌人!只有消灭了敌人,你们才会有活路!如果你们不想死的!那就给我玩命地杀!”

  虽然罗阳的话并不是很有说服力,但罗阳这些天来在众人的心目中已经竖立了一个强大的形象,在众人听来,罗阳的话让他们不由得升起了一种莫名的信服。在罗阳的激励下,那些新兵也是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兵刃,脸上的畏惧也是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和决然!虽然知道这种状态只是暂时的,但罗阳还是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有这样的状态,至少可以保证在待会的战斗中让这些新兵多一些生存下来的希望!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云梯已经纷纷架在了城墙上,罗阳面色一沉,呼喝道:“搬石头砸!把这些狗娘养的贼兵都给我砸下去!”

  “喏!”新兵们没有任何的忧郁,直接就是搬起了在脚边的石块,用力往下丢。那些石块城头上砸下去,落在黄巾军士兵的脑门上,好一点的,被砸得头破血流。而倒霉一点的,那是直接被石块给开了瓢,一时间红的白的到处飞溅。

  那些新兵当中也有一些人根本就没有参加过半个月前的几次战斗,都是后来被征入守军的新兵,看到这副惨象,马上脸色就是变了,捂着嘴就要吐。看到他们那个样子,罗阳却是面色一寒,一个大块步就冲上去,直接拽起了其中一名正蹲在那里呕吐的士兵,也顾不得他口中的那些污秽物,破口大骂:“混蛋!你在干什么!在战场上丢掉自己的兵器?是不是想死?想死的话说一声!老子直接把你从这里丢下去!痛快得很!”

  那名被罗阳挑中的新兵满脸畏惧地看着罗阳,却是说不出话来。罗阳干脆放开他的衣襟,却是一个大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直接将他给扇倒在地,喝骂道:“听着!在战场上,要不是就是你杀死敌人!要不就是敌人杀死你!没有任何第三种选择!你是不是想死?如果不是,就给老子站起来!继续杀!杀!杀!”

  罗阳的声音越吼越大,响遍了整个城头,那些本来同样有些畏惧的新兵,在听到罗阳的话之后,也是再次鼓起了勇气。而那名被罗阳一巴掌拍在地上的新兵,此刻脸上的恐惧却是渐渐转变成了狰狞,双目赤红地瞪了一眼城外,猛地站起身,竟然搬起了一块足足有他半人高的巨石,用力就是朝着城外丢了下去。就听得从城外响起了数声惨叫声,不用看也知道是那块巨石所造成的后果,现在城外密密麻麻都是黄巾军,就是闭着眼睛丢也能砸到人,更不要说是那么大一块石头了。

  听到那惨叫声响起,那新兵似乎从惨叫声中重新获得了勇气,怒吼了一声,继续搬着石头往城外丢。看到那新兵的举动,又左右看了看其他新兵的状态,罗阳这才是点了点头。当然他也没有闲着,将长枪搁在一旁,也是帮着举起石头朝城外攻击,一边砸一边朝着左右的士兵喊着:“别光顾着砸!想办法把云梯给推开!推开!”

  这些新兵毕竟还是经验尚浅,本来这些都不需要罗阳去开口提醒的,现在却要罗阳一样样去说明,那些新兵这才知道该如何去做。几名新兵立马就是用手中的长枪大刀伸出城墙外,去用力撬那些搭在城墙上的云梯。黄巾军所制作的云梯都是十分简易粗糙的,在云梯上并没有安置挂钩,所以也就无法固定在城墙上,那些新兵自然也是比较容易将云梯给推开。只见一架架云梯,载着数名黄巾军士兵,带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接落了下来,却是砸在了城外黄巾军的军阵中,砸死砸伤了不少倒霉的黄巾军士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