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酷匠Q网Vw首RH发h(

  看着黄叙的模样,罗阳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现在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如今黄巾军围困南阳,还不知道能不能守住呢!就算是能够守住,那华佗云游天下,罗阳恐怕有生之年都不见得能够碰得到他,更不要说是找他来给黄叙看病了。

  当即,罗阳轻轻地拍了拍黄叙的头,笑了笑,却是没有回到自己的房内去休息,而是转身离开了黄府。倒不是罗阳在生黄忠的气,而是对于城头上,罗阳还是不怎么放心,所以决定前往城头巡查一下。

  如今罗阳在南阳城内也算是一个名人了,这半个月以来,城内无论是百姓还是官兵都知道,若是没有罗阳,恐怕南阳城早就被城外的贼兵攻破了。在黄巾军围城之前,就有不少难民逃到了南阳城内,从那些难民口中,大家都知道那些贼兵攻破城池后的所作所为,所以罗阳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众人感恩的对象了。在大街上,那些百姓见到罗阳都是恭恭敬敬地朝着罗阳行礼表示自己的谢意,甚至还有几个愣头青跑到罗阳面前,要求加入守军,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看着那些半大孩子,罗阳也是一脸无奈,若是城内还有能够作战的壮丁,只怕早在半个月前,就被褚贡给征到守军当中去了。剩下这些半大的孩子也不过都十一二岁,要是也征入了军中,打仗的时候上不添乱已经算是万幸了!

  应付了那些热情的百姓之后,罗阳径直走上了东城头,这里之前是由黄忠负责把守的,同时也是四个城门中损失最严重的。对于这一点,罗阳也是感觉十分的无奈,要论武艺,黄忠让罗阳一只手,罗阳都不见得是黄忠的对手。要论机智,黄忠也不是个笨蛋,时不时也能够弄出些个计谋。可问题就在于黄忠的这个脾气,太容易上当了,本来黄忠若是踏踏实实地守在城头,这守军的损失绝对会降到最低。偏偏黄忠就是不肯安分,原本城内守军的数量就不多,可是再也经不起黄忠这样消耗了。

  见到罗阳上了城头,那些本来都在城头休息的官兵一个个都是站起来,朝着罗阳行礼。这些天来,罗阳可是救了他们不知多少次了,他们心中对于罗阳那也是万分感激的。

  罗阳只是摆了摆手,便是朝着其中一名低级军官问道:“怎么样?将士们的伤亡如何?”

  那名军官低头抱拳回答道:“回禀罗大人!城头上原本有两百余人,经过今日一战,折损了三十名兄弟!还有十三名兄弟身负轻伤,虽然有些影响,但还能够上阵杀敌!”罗阳听得那军官的话,却是注意到在他的胸口的铠甲内,却是露出了一条白色的布条,上面还沾染着点点血迹。想来,在他口中那些身负轻伤的人,就包括他自己吧!

  听得军官的汇报,罗阳却是不由得一阵阵心疼,虽然只是损失了数十人,但这数十名官兵在和黄巾军的战斗中,那是可以发挥出相当大的助力啊!罗阳所负责的城头,这半个多月以来,总共折损的,也只有二十多人而已,今天黄忠一天就损失了这么多人,难怪历史上南阳虽然有黄忠这样的猛将,却是抵挡不住黄巾军的攻击。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罗阳暗暗下定了决心,朝廷派遣大军还要等到四月份,而大军打到南阳却是要等到六月份。照着这样的消耗下去,恐怕就算没有张曼成这些不安要素,南阳城也守不住!罗阳必须要想个办法,将黄巾军给退去,要不然,等到南阳城被破,那罗阳也没命了!

  慢慢走到城墙边上,朝着城外黄巾军的军营望去,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随着夜色渐渐降临,军营也是慢慢亮起了火把和篝火。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火光,罗阳不由得紧皱起了眉头,突然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这半个月以来,每天罗阳都要到各个城头上巡视一遍,这城外黄巾军的军营那是再熟悉不过了,可是今天罗阳却是明显感觉到城外的军营和平日有些不同。

  到底是什么不同?罗阳紧皱着眉头,整个身子都贴在城墙上往外看。军营的位置没有变化,依旧是在原来的地方,至于那军营的大小、方位都没有什么不同之处。而且和往常一样,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黄巾军开始埋灶做饭,军营内火光点点,从城头上望去,密密麻麻的,看的让人心惊。

  对!火光!就是火光!罗阳瞪大了眼睛看着城外的军营,军营内的火光却是要比平时多出许多!怎么会这样?一支军队到了夜晚基本上就是一个营帐前面点燃一个篝火,那火光的数量是有数的!可是今天黄巾军军营内的火光却是变得如此之多,罗阳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军营内的黄巾军人数也增多了!

  罗阳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异常难看起来,想不到一语成鉴,黄巾军果然还有援军!这些天来围在南阳城外的黄巾军约莫有二十余万人,这已经是大大超乎南阳城的承受范围了。若不是罗阳和黄忠奋勇杀敌,恐怕南阳城早就破了,现在又多了这么一支生力军,而且还很有可能是那个一支未曾露面的张曼成,罗阳心里已经是有些绝望了。

  “来人!”虽然心底有些绝望,但罗阳还是立刻喊起了身边的士兵,马上之前那名军官便是快步跑到了罗阳的面前听令,罗阳对那军官喝道:“立刻派人去通知郡守大人和黄将军!让他们火速来此!就说是有紧急军情!”

  现在这种情况,罗阳可不敢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这些士兵,万一传了出去,说不定会对守军的士气有所影响!那名军官听到罗阳的命令,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立刻执行命令,去安排人通知黄忠,而他自己则是亲自前往郡守府通知褚贡。

  而罗阳则是面色铁青地看着城外的军营,苦思冥想,希望能够想出一个能够破敌的办法。可现在摆放在罗阳面前的,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砂锅上的漏洞,罗阳手上只有一小块破布,想要用这一小块破布堵住砂锅,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用一句俗话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等了半个多时辰,最先赶到城头的是黄忠,显然那传话的人到黄忠家中的时候,黄忠已经睡着了。登上城头的时候,黄忠身上的铠甲还没有穿戴整齐,脸上还有些没有睡醒的样子。登上城头之后,那黄忠先是左右看了看,看到罗阳的身影之后,便是快步走到罗阳的身边,问道:“子悔,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么急找我过来?”

  罗阳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听得一阵踏步声从身后传来,却是褚贡带着一众亲兵登上了城头。自从黄巾军围城之日开始,褚贡也只是在第一天的时候到过城头上。但毕竟褚贡是个文人,这城头上对他来说太危险了,所以褚贡也就没有再来过城头。

  褚贡刚刚踏上城头,却是正好看到城头上那些还没有打扫干净的血迹,脸色不由得一白。若不是知道罗阳有要事相告,只怕褚贡马上掉头就走,当即也只有强忍住不适,绕过那些血迹朝着罗阳那边走去。见到褚贡,罗阳和黄忠也是带着城头上的官兵朝着褚贡行礼。

  褚贡尽量使自己不去想城头的惨象,看着罗阳和黄忠,脸上勉强露出一丝微笑,说道:“子悔,这么急找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仿佛也看出褚贡的不舒服,罗阳不再啰嗦,让褚贡将左右的官兵都屏退,然后再悄声将自己的发现和猜测告诉了褚贡和黄忠。听完罗阳的话之后,无论是褚贡还是黄忠,全都是脸色一变,本来他们还在等着朝廷派来的援军,谁知道自己这边的援军没等到,倒是等来了敌人的援军,这一仗,更加难打了!

  对于罗阳的判断,两人都没有怀疑,可还是忍不住朝着城外望去,看到那城外黄巾军军营内密密麻麻的火光之后,两人的脸色也是变得越发凝重了起来。黄忠毕竟还是沙场上的战将,还能够保持住沉稳,可褚贡却是一个羸弱的文人,哪里还能够保持得住,当即便是吓得脸色惨白,转头对着罗阳颤声说道:“子,子悔,那,那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罗阳苦笑了一番,他如果能够知道怎么办就好了!一旁的黄忠沉声说道:“不管如何!我们明天先打上一场再说!子悔,明天我们就不用藏着掖着了,那两千人马一定要派上!要不然,就靠城头上的这些人,我们绝对抵挡不住!”

  黄忠所说的那两千人马,正是当日黄巾军初至的时候,褚贡下令在南阳城内征用的壮丁。这些壮丁只是在前几日跟着官兵一道守城,等到罗阳被褚贡提拔为校尉之后,罗阳就向褚贡提议,将这些壮丁先留在城内进行训练,城头上只靠那些原有的守军还是能够抵挡得住黄巾军的攻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