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阳看着城外那厮杀的战将,却是活动活动自己那受伤的胳膊,感觉似乎并不怎么严重,只是那从伤口处留下来的鲜血流到手上,有些滑手。罗阳干脆将长枪往旁边一放,从地上的黄巾军士兵的尸首上撕下了一条长布,简要地包扎了一下胳膊上的伤口。

  罗阳这才刚刚包扎好,就听得城外响起了鸣金声,那些久攻不下的黄巾军顿时就像是潮水一般往后撤去。而在城外厮杀正酣的中年战将见了,却是不肯罢休,呼喝了一声,拍马便要追杀过去。罗阳见了,慌忙喊道:“黄将军!黄将军!莫要再追了!莫要再追了!”开什么玩笑,之前在城墙下面厮杀也就罢了,若是有什么问题,罗阳还可以随时派人去救援,可真要是冲到黄巾军的大营内,就中年战将一人,就算是他有三头六臂,只怕也讨不得好去!

  听到城头上的呼喝声,中年战将回过头来一看,却是咧嘴一笑,喝道:“哈哈!原来是子悔啊!好!好!好!就听你的!不追了!速速开门让我进去吧!刚刚杀了那么久,倒是有些口渴了!”

  听得中年战将的话,罗阳不由得撇了撇嘴,却是不敢怠慢,让士兵们下去为中年战将开门。这中年战将罗阳可是不敢惹,因为他就是后来鼎鼎有名的蜀国五虎将之一,老将黄忠!罗阳半个月前刚刚见到黄忠的时候,那可是满脑子的糊涂,根本就想不通,既然南阳城有黄忠这尊大神坐镇,历史上怎么会被黄巾军轻松攻克?要知道,黄忠那可是三国时期的顶级武将,他年逾七旬,尚能和关羽打个平手,更不要说是现在正当壮年,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处在巅峰状态啊!

  可是经过了半个多月的了解,罗阳总算是多少了解了一些情况。这黄忠确实是十分勇猛,罗阳现在的身手也全是靠了黄忠的训练才达到了这个水平。可问题是,现在的黄忠实在是过冲动了,那黄巾军一攻城,黄忠就脑袋发热,单刀匹马就冲出城和黄巾军厮杀。他这一走,城头可就没人指挥了,那黄巾军的将领又不是傻子,见到黄忠武艺高强,干脆就是派出一部分人困住黄忠,剩下的人却是直接攻打城头,于是就有了刚刚那个情况的发生。

  仔细算了,今天这一次已经是罗阳这半个月来第七次来这里救场了,若不是有罗阳,恐怕这南阳城当真是早就被攻破了。罗阳也是劝过黄忠好几次了,可黄忠当着面的时候总是笑着答应得好好的,可每次碰上攻城,他还是照冲不误,久而久之,罗阳也就干脆不去浪费那些口水了。

  见到黄忠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纵马进城,罗阳摇了摇头,看来若不是自己突然出现在这南阳城内,恐怕这南阳城当真会像是历史上那样,早早地被黄巾军给攻破了。现在看来,罗阳这只意外出现的蝴蝶,从出现在这里的这一刻,就已经改变了历史了!

  抬头看了一眼远处剩下的两处城门方向,虽然不时有烽烟冒出,但并没有破城的迹象,想来是没有什么危险了。驻守那两处城门的将领虽然不是罗阳所熟知的名将,但重在稳重,加上那两处城门外的黄巾军也远远比不上他和黄忠所把守的这两边的黄巾军厉害。

  虽然今天总算是将黄巾军的攻给击退了,但罗阳却没有多少高兴的意思。因为他知道,这场动乱并没有这么快结束,而且在前期,黄巾军还一度占据了优势。距离二月份开始的这场动乱,现在才不过刚过去半个月,一直要到四月份,洛阳城的汉帝才能做出反应,派遣出由皇普嵩和朱儁率领的大军对黄巾军进行镇压,而且一开始还接连遭到了失败。至于南阳这边,一直等到六月份,等到新任的南阳太守秦颉到了,才开始了对南阳黄巾军的反击。现在现任的南阳太守褚贡还没有死,那秦颉也就暂时不会来南阳了,这南阳黄巾军还真没有那么容易被灭。

  而在另一方面,罗阳还在担是,直到现在,攻打南阳的黄巾军中都没有出现南阳黄巾军渠帅张曼成的旗号。这张曼成才是黄巾军的重要将领之一,传闻他可是张角的八名亲传弟子中的一人,绝对算是在黄巾军中极少数能征善战的战将,如果他在这里,罗阳相信这些黄巾军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被击退。虽然不知道张曼成为何没有出现在南阳城,不过按照历史上的记载,这南阳太守褚贡就是被张曼成所领导的黄巾军给攻杀的,所以张曼成出现在南阳城那也是迟早的事情。而现在南阳城内无论是粮草还是守城器械,都有很大的消耗,也不知道能够支持多久。

  这各种问题现在可是快要把的脑袋给挤爆了,罗阳可是很清楚,从他被褚贡任命为官兵校尉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经和官兵紧紧绑在了一起。罗阳想要继续活命,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围城的黄巾军给击退!

  “哈哈哈哈!子悔!你在想些什么呢!”一把粗旷的笑声却是打断了罗阳的思索,他不由得抬起头一看,黄忠此刻已经是快步走上了城头,正笑呵呵地朝着自己走来。

  “黄将军!”黄忠的身份可是城内唯一的正式将领,比起罗阳这个校尉的身份那是不止高出一级,所以罗阳见到黄忠,那还是得规规矩矩地行礼。

  黄忠却是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着说道:“好了!子悔!现在又不是在郡守府里,没有必要去守这些虚礼!你这么快就赶过来了,想来你那边应该已经击退了贼兵吧?”

  既然黄忠都这么说了,本来就不怎么习惯这个时代繁多的礼节的罗阳自然是收起了双手,笑了笑,回答道:“放心吧!郡守大人既然将城门交给我了,我又岂会误事?你这边派来的人到我那里的时候,我正好刚刚结束战斗!”

  “嘿嘿!”黄忠很是满意地笑道:“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最靠得住!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冲出城去享受了!反正只要有什么危险,你这小子肯定会出来帮着解围的!”黄忠一边笑着,还一边伸出大巴掌拍打着罗阳的肩膀,也亏得罗阳身子够壮实,要不然还真有些吃不消。

  对于黄忠的话,罗阳也是无语了,摆明了是他太冲动,可竟然还被他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可无奈黄忠现在还是自己的上司,他也不好多加指责。况且这半个多月来,若不是有黄忠照料,只怕罗阳早就没了性命,现在最多是两头跑,倒也算不得什么。当即罗阳便是苦笑着说道:“黄将军!既然贼兵已经退了!我们还是快点去郡守府向大人汇报战果吧!相信大人也应该是很着急了吧!”

  南阳郡守褚贡,说起来倒是东汉末年地方上少有的能吏,想来历若不是这黄巾之乱爆发得太过突然,褚贡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被张曼成给攻破城池,死于非命吧?光是从褚贡能够破格提用罗阳,并大胆委以重任,就足见褚贡绝对不会比后来的南阳太守秦颉差多少,这也是罗阳敢于接下南阳城守这个重任的原因,或许在褚贡的帐下,也能够将黄巾军给击退吧!

  黄忠一听罗阳的建议,当即也是点点头,说道:“没错!没错!大人想必也是等急了!我们立马就去郡守府吧!你们好好将城头打扫一番,兄弟们的尸首都要清点出来,好好埋葬!至于那些贼兵的尸首,就直接丢到城外就可以了!”黄忠最后两句话却是转头对身边的官兵们说的,这些事情自然不用劳烦他来亲自处理了。

  而此刻,在城外,负责攻打东城门的黄巾军小方将领韩忠正一脸铁青地看着眼前的黄巾军徐徐退下,却是不发一言。在身边的小将龚都一看,就知道韩忠此刻心里正冒火呢,自然是不敢多说话,生怕韩忠心里的火没处发,却是撒在自己头上。

  等到所有的黄巾军都退入了营内,韩忠却是没有急着入营,而是驻马在军营门口,遥望着南阳城方向,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没过多久,就看到一名黄巾军士兵纵马朝着这边赶来,韩忠一看,顿时眼睛一亮,甚至还有些等不及,直接就是纵马迎了上去。

  $6酷匠…网唯!一A正#c版6,其)。他都u是盗版*

  还未等到那名黄巾军士兵开韩忠就是抢着问道:“怎么样?孙夏那边的战况如何?”

  那名黄巾军士兵翻身下马,却是直接跪拜在韩忠面前,抱拳回答道:“回禀将军!孙将军那边也是无功而返,听说今天攻城,孙将军帐下损失了两千余人!为此孙将军还在营内大发雷霆呢!”

  听到士兵的回复之后,韩忠却是长长地舒了口气,哈哈笑道:“好!好!只要孙夏这个小子没有抢在我的前面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