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若依冷哼一声,揩了揩鼻子,丝毫没有在意在旁边默默抹鼻子,眉间一紧的凌墨。

  “嘶…………”刚才还不觉得什么,这下解决了仇敌,阵若依才觉得被攻击的肩膀嘶嘶的疼痛,一下子觉得没解气,在昏睡在地板上的男人身上狠狠地又踹了好几脚。

  “怎么样?解气了吗??”虽然眉宇在急速的跳动着,但凌墨还是摸了摸鼻子好脾气的问着阵若依。

  阵若依斜眼瞪了凌墨一眼,说道:“你干的好事?”

  “额…………”凌墨摸了摸鼻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笑道:“对不起啊,事情临时有变化,你没事吧?”

  “疼,怎么会没事儿???”阵若依不是一个小气之人,自己虽然因为凌墨的一时不察而受伤,但好在是为自己报了仇,再说她现在也狠狠地解了气,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当即扑哧一笑,对着明显在紧张情绪中的凌墨挑了挑眉说道:“没事儿,我当然是没事儿的啦。”

  “就是,,,”阵若依低下头轻轻捂了捂自己的伤口,嘶嘶的疼痛让她不自觉的皱起眉头,苦笑道:“现在怕是要去医院了。对了。”猛然想起什么,阵若依笑着说道:“因为这个人我们组织损失惨重,这个人既然交给我处置,那么,,,这个人的一切都要听我的。”

  凌墨挑了挑眉说道:“听你的?你的意思是…………??”

  阵若依双手负后转过头看着昏死过去的魁梧男子,笑着说道:“他不但让组织里的人受伤那么重差点儿治愈不过来,现在这下还要我受伤,哼,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既然仇人就在眼前,那么现在报仇也不晚。”

  凌墨摸了摸鼻子觉得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女人来得好。

  “好吧,这件事情由你做主。”凌墨对着空中拍了拍手,立刻有几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提着手枪魁岸不跨了过来。

  “二哥。”

  “二哥。”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交给你们的事情都给我办完了??”

  “是的,二哥,你交代的事情兄弟们赶在第一时间就给你们办完了,所以现在才会在第一时间返回。”

  “好。”

  “你没事儿吧??”

  几个人因为脸上涂满了五颜六色的颜料以至于看不清面貌,但是那一双双关切的眼神倒是全都放在了凌墨的身上。

  阵若依好奇的看了几人一眼,抬起手肘顶了顶凌墨的胸膛,低声说道:“哎,这些人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会叫你二哥?你的这都是些什么势力啊??”

  几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这才真正好的注意到了阵若依。

  老大,哦,忘了说,几个人虽然称呼凌墨为二哥,但是却也是凌墨的直系下属。

  凌墨看到几个下属注意到了阵若依,连忙将站在最前面的迷彩服男人拽到一旁,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道:“嘘……你的二嫂,别给我吓跑了。”

  迷彩服男人闻言媜楞半晌,突然反应过来,一拍大腿。

  唉呀妈呀,是二嫂,万年单身族的老大竟然有了面上要守护的二嫂了,这是做梦吗?

  一拍脸颊,疼。

  凌墨被迷彩服男人这样的反应弄得轻轻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不说了,记得她是我正在努力中的二嫂,别把你二嫂吓跑了,不然到时候为你是问。”

  凌墨说完这句话便拍了拍迷彩服男人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迷彩服男人张嘴额额了半晌,呆呆的想到,天哪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第一次让二哥老大管闲事也就罢了,现在连个女人还没有追到手??

  剩下的几个迷彩服的男人看着那个人这般傻样,都乐呵呵的笑着。

  一时间气氛很是融洽。

  “嘶……”阵若依阵若依突然很是煞风景的一龇牙咧嘴,凌墨立刻紧张的双眼移到阵若依的面前,身子挺直的环抱着阵若依,说道:“怎么了怎么了?还疼吗?要不要送医院?”

  阵若依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不用了。”

  “怎么会不用?必须去医院。”凌墨说完,一行人看着自家老大这般的模样十分的憋屈想笑。

  老大一向顾自己不顾他人的人,现在明显有了要关心的人,可惜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可怜的老大嗳,也有吃闭门羹的时候啊??

  哈哈哈,这实在是太搞笑了。

  一行人这般拼命忍笑的模样凌墨如何猜不出是怎么一回事儿?牵牵嘴角无奈的笑笑说道:“好吧,我听你的,这次是我考虑不周让你受了伤,但你放心………………”

  “得得得……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伤口好疼,你如果现在还不送我回家,那我就自己回去了。”

  凌墨一拍脑袋,失笑说道:“好吧,那你送你回去。”

  凌墨笑眯眯的像只兔尾巴。。。

  “好了,你们都回去吧。”

  “老大,这个人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这话还用得着我教你们??”凌墨的眼神一下子冷寂了下来。

  敢伤他的宝贝,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怎么可以任由这样的事情就这样发展??

  他必须赶在事情完全终结之前阻止这一切。

  阵若依被凌墨送回了家。

  当十二点的夜晚钟声响起,阵若依一下子骨碌从床上翻坐了起来。

  “丫的,这王八蛋玩意儿玩儿密切追踪玩上瘾儿了是吧??”阵若依咬牙切齿。

  她在被子地下躺了整整三个小时,没想到这凌墨还是没有脱离对她的控制。

  妈蛋,信不信她一脚踢掉他老二??

  算了,妈的,我不忍了。

  阵若依猛的一摆手,反正凌墨的本事那么大,就算她小心不暴露,估计他都将她的一切事情因果全部都查了个水落石出,就算没有,估计也调查的十有八九了,不然现在也不会这样二十四小时毫不停歇的控制她了。

  妈蛋的玩意儿。

  阵若依直接从床上坐起,对着摄像机镜头竖了一个中指,挑衅的对着摄像机镜头笑了笑。

  “启动摄像机监控起备程序。”

  “滴——滴——启动摄像机监控起备程序成功,启动摄像机监控起备程序成功。”

  那边。

  凌墨手下的几个人看着摄像机拍摄下来的一切视频开始聊天侃笑。

  一个个都说老大的眼光够好,挑中的女人万里挑一,虽然能力不是那么的强,但是架不住人家长得美啊。

  当然了,虽然说长得也不是那么过于漂亮,但是也是秀外慧中,配得上老大的。、这般聊着天,却见电脑屏幕上那清晰可见的屏幕一下子变成了黑白色的闪烁梅花。

  “咦???怎么回事儿???极机器出故障了???”

  怎么回事儿?

  正值众人疑惑的时候,阵若依却从手表的科源空间里找出一套迷彩服穿上。

  三下五除二的换上迷彩服,阵若依换了一顶迷彩服帽子,将长发上下分成两股,底下的头发披散下来,戴上帽子,一个干练带着青春气息的女孩儿便诞生了。

  “槟枸!!!扮相完成!!!”阵若依伸出修长白皙的食指捋了捋帽沿上的褶皱,开心一笑。

  抬起头对着房角的一个摄像头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一个人快速的从房间消失掉了。

  她没有想到,在她刚刚消失后的两分钟后,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猛然的出现在阵若依的房间里。

  “这丫头…………唉………………”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无奈的叹息一声,再次从房间里消失掉了。

  康康,琵琶酱……

  “滴滴——新的任务……新的任务……”

  阵若依正穿着休闲套装在大街上悠悠哉哉的玩耍着,突然手腕上的科源手表发出滴滴的示警声。

  阵若依凑近手表,讲耳朵放在科源空间的手表腕上,里面滴滴嘟嘟的传来一阵阵声响。

  “什么!!!???”阵若依震惊了,让她去找新的修真者?

  这……还是一个已经有了新的初兆的小姑娘??

  老师为什么会拍这样的任务给她??

  不管了。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虚无飘渺,勘定乾坤……”虚无飘渺之音以一束束肉眼可见的光束,以月光为媒介,虚虚点点的直直摄入医院高墙,顺着滑腻盘旋的墙面,渐渐透过几人厚的墙面,进入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女孩儿左耳。

  像是突然睡不着觉,女孩儿皱着眉头不停呓语着,苍白的唇时不时张开,像是要汲取什么,又像是在不安什么,眉宇一直在颦蹙着,脑袋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越来越盛。

  +更新》最em快上…酷i匠,R网Y

  正在此间,医院走廊处寂静的夜晚响起轻轻的脚步声,快速中带着一种悠闲的闲庭散步。

  一个穿着现代和尚装的青年男子晃晃悠悠的来到医院门口前。

  “怎么样?一会儿该来人了。”

  他身边还跟着一位美艳女郎,身材前凸后翘,栗色的大卷长发随后披散,小蛮腰不堪一握,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只是她的眉头时不时颦蹙着,有一种忧怜的美。

  只见和尚模样的青年男子色眯眯的将目光放在美艳女胸部上,语气带着轻佻的勾引:“老婆,急什么?现在可是半夜两点钟。”

  美艳女看他色眯眯的模样,先是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伸出涂着红色丹蔻的指甲戳了戳青年男子:“死样儿,干着正事儿还不正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