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老大在哪儿??”

  “侬??在那儿呢。”青年男子一仰头,回头冲着一个方向憨直的笑笑,随即转身对着阵若依说道:“那我就先撤了,嘿嘿,再见。”

  、阵若依微微一笑点点头说道:“好哒,那么再见。”

  青年男子正欲转身离开,阵若依突然出声:“哎!!”

  “恩??”青年男子疑惑的回头望了望阵若依,轻轻蹙眉说道:“怎么了??”

  阵若依耸耸肩微微一笑,指指自己的脑袋说道:“这个,不适合你。”阵若依指的是他的发型。

  青年男子微微一愣,随机不好意思的笑笑:“我知道了,这样做也是为了要更加成熟一点儿,毕竟社会不好混,像我们这样的……”青年男子耸耸肩,扯着嘴唇说道:“你懂得。”

  阵若依一个愣神间,青年男子已经转身离开了。

  阵若依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愣神间青年男子已经消失了踪影。

  一辆低调中带着奢华的路虎车缓慢的移动到阵若依的身边慢慢停了下来。

  “上车。”

  阵若依看着点戴着墨镜,一身正装打扮的人,莫名的有些想笑,低下身子看着摇下车窗内的凌墨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干嘛呀?怎么这样一身正装正式打扮??”

  凌墨露在墨镜外棱角分明的侧颜线条微微软化,转头看着阵若依说道:“那么多话,做什么?赶紧上车,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阵若依点点头,二话不说直接打开车门准备上去。

  “等等。”凌墨突然出声。

  “恩?”阵若依疑惑的看向凌墨,说道:“怎么了??”

  凌墨上下打量了一下阵若依,浓眉轻轻的皱起:“有没有衣服穿?换身衣服。”

  阵若依低头看看自己身上飘逸的白色长裙,不解的皱起眉头看向凌墨。

  二十分钟后……

  阵若依终于知道了凌墨为什么会要自己换身衣服了。

  车子停在了一处废弃广场,周围是废弃煤矿,黑乎乎的望眼都是。

  &D酷D◇匠J网唯●F一正S版(‘,其*他都是盗O)版☆‘

  阵若依转过头看了一眼凌墨,疑惑的的眉梢轻轻抬起。

  凌墨唇角带笑,戴着墨镜的双眼静静地望着远处,随即轻轻一笑,转过头对着阵若依笑道:“看。”

  ???看什么???

  阵若依重新转过头,四处望了望,猛地回头一脸惊喜的说道:“是他??!!??”

  凌墨双手负后,悠闲地用脑袋枕着负后的双手,一边嘴角轻轻的扯起:“怎么样?我给你的惊喜足够大吧?”

  阵若依看着二层楼上面被绑在桌椅上的魁梧男人,扯唇一笑,对着凌墨一边嘴角轻轻扯起,竖起大拇指对着凌墨,美眸里满满的溢出来的都是阵若依对凌墨满意的赞赏和赞叹。

  “怎么样了?”

  阵若依甩上车门,‘咣当——’一声,隔绝了凌墨探来的视线,一个人晃晃悠悠的从二楼的方向慢慢走了过去。

  按动手表上的科源空间,一瞬间,身上已经换上了干练的迷彩服。

  “是,,,是你,,??”光着头,魁梧男人看着阵若依的眼神里充满了再次相见的困惑。

  阵若依嘴角轻轻扯起:“怎么,没有想到我会来见你的吧?”

  “是你把我绑来这里的??”光头男人看了看,扫视了一圈穿着迷彩服的阵若依,双眼里充满了对她的不屑之意:“原来竟是你,我还道是谁这样无耻,在我饭菜里下药将我带到这里来,原来你竟是幕后主使。”

  阵若依也不答话,就这样看着光头男人,笑意盈盈。

  随后从科源空间里抽出一个皮带,在手上轻轻的把玩。

  这光头男人瞧不起阵若依也是有根有据的,阵若依虽然说也是组织的人,但是,阵若依却也同时是组织里实力最掉底的存在。

  唯一值得说的一点就是她的各路本事就是组织里各阶层的师兄师姐们教的,五花八门,攻守虽皆差强人意,但也同时让人防不胜防,没有统一的攻守套路。

  而更加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光头男人是阵若依刚进组织里时教过阵若依的师傅。

  都说一浪更比一浪强,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阵若依却是没有这份实力。

  “你背叛组织脱离本就罪不可恕,现在又这样泄露组织秘密让师兄被逮捕成为废人,更加罪不可恕,我竟然是组织的人,那么对于处置组织叛离党也有一定的义务和责任。”

  阵若依用力的甩了甩手上的皮带,皮带在空气中发出的爆破声让光头男人眼皮一跳。

  虽然说进组织以前,就经受过凌枪弹雨的训练,但谁生来都不喜欢遭受虐待,知道阵若依将要处罚自己,光头男人微微闭了闭眼睛,只是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弧度来。

  这小姑娘再大的力气,又能耐他如何?

  看着光头男人这样雷雨不动的模样,阵若依暗暗咬牙:“你别得意的太早,师兄受到的那份苦,早有一天,我会帮他讨回来。”

  重重的一甩鞭子,阵若依冷哼一声,提着椅子就将浑身无力的魁梧男子往外拉。

  就是这个时候,突然一股大力猛地朝着阵若依掀来,阵若依一时不察,手上的椅子直接爆破,碎裂成无数瓣,在风尘中摇曳。

  阵若依被这股猛然之力弄得狼狈的后退数步。

  一个黑影已经迅速的朝着阵若依的反方向急速而去。

  “喂。”阵若依目瞪口呆,一面心焦凌墨的办事不利,一面快速将皮带收回科源空间,急速冲着逃跑的魁梧男人追去,一面大声喊道:“喂,别跑。”

  阵若依刚刚追上还尚且在恢复力气的魁梧男人,一个带着劲风的手掌已经急速朝她的脸颊急速而来。

  阵若依偏头躲了过去,一脚顺势踢出,二人顿时扭打在一块儿。

  凌墨正坐在车里准备欣赏阵若依强劲的逼问手段,突见异状升起,顿时心里暗叫不好,心想为了喜欢的人准备拍马屁,这下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凌墨刚欲推开车窗户往阵若依的方向跑,却见阵若依一时不查被魁梧男子击中了肩膀,整个人“唔”的一声,捂着肩膀后退了好几步。

  料想那魁梧男子是抓住阵若依组织里还算中等实力的元凶,阵若依三脚猫的功夫哪里能防护的了?

  这下二人交手高下分明立见,好在魁梧男子之前被打了软骨针,就算击中了阵若依也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

  阵若依虽也有受伤,但好在情况不算太坏,眉头一锁,整个人劲风般的朝着魁梧男子一击而过。

  魁梧男子一击之下已然用尽了好长时间来积攒下来的最后的力气,阵若依猛然袭击之下,整个人交握双臂抵挡住了阵若依的旋风腿。

  通通通的后退了好几步。

  二人均有受伤,只是阵若依的伤势较重,一击之下彻底的消失了力气,整个人眩晕的差点倒地,被后面追来的凌墨一下子接住肩膀,焦急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儿吧??”

  阵若依原本肩膀位置痛的出奇,锁眉头呼呼痛着,这下看到凌墨,一下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她呼着痛,漂亮的眼睛里都开始噙着泪珠:“你这没用的家伙。”

  凌墨自责的看着阵若依,眼见那魁梧男子看到凌墨阵若依二人你侬我侬的情景准备出逃,双眼一厉,猛地朝着魁梧男子望来。

  那魁梧男子登时逃跑的脚步一顿,冷汗津津。

  凌墨转过头来看着阵若依担忧一蹙眉,随后轻轻地将阵若依放在地上,磁性低沉的声音说道:“等等我,稍后就好。”

  阵若依正痛的出奇,现下看凌墨准备出手,眼睛一亮,恩恩的直点头。

  凌墨轻轻地将她放在地上坐下,随后缓缓地起身。

  对着那个魁梧男子勾勾手指:“你的,过来。”

  后面阵若依扑哧一笑,看着凌墨狂狷不惜的模样,莫名的心里一热,也顾不得肩膀上丝丝阵痛的伤口了,双手捧着脸颊就这么定定的望着凌墨。

  一滴冷汗从魁梧男子额角上缓缓坠落,一颗接着一颗。

  直觉告诉他,这个看起来书卷气息浓厚的年轻男人,实力绝对不在他的之下。

  这是多年行走江湖而得来的经验,魁梧男子也顾不得其他的了。

  一个大胆的想法就这样浮现于心头,魁梧男子心头浮现出一个字:“”“逃。”

  若是不逃,或许会抱憾终身。

  然后这个想法还未来得及实现,魁梧男子就发现自己将近一百八十斤的体重在凌墨面前轻巧的不堪一击,整个人被扯住衣领一下子像轻巧的小燕子一样被提到了半空之中。

  魁梧男子惊恐的俯视着面上平静无波的凌墨。

  自己的块头几乎是他的二倍之上啊。

  凌墨不屑的看着惊恐的望着自己的魁梧男子,冷嗤一笑,心中想到,也不过如此竟然还敢伤害他喜欢之人。

  凌墨看着半空中的魁梧男子,手上一个用劲,那魁梧男子白眼一翻,,,就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