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呸……”阵若依直接吐了出去:“老娘有精神洁癖你不知道啊?”

  那面包车里的几个黑衣人正准备动手。

  阵若依率先发动人,直接一拳,一脚甩过去。

  车厢里便传来了声声呼叫的声音。

  “疼……”

  “啊……姑奶奶,快……快松手……”

  “我的腰╮(╯▽╰)╭”

  “啪……”

  “碰……”

  “咚……”

  解决了车里的一干人,看着他们捂着伤口哼哼唧唧的样子,阵若依挑眉一笑:“哼,敢在老娘面前跟老娘拽,快说,谁让你们来的?不说!!!拳脚伺候!!”

  “别别别……是……”

  “咚……”

  车里的人全都猛地向前一倾,车外浓烟直冒。

  阵若依直接被从车里揪了出来。

  有着精神洁癖的她崩溃大喊:“妈蛋放开姑奶奶我。”这真的是预谋的出了狼窝进了虎窝啊。

  “你们到底是谁的人?”怎么还分两拨揪着她。

  正在大街上,就被这样扯着衣领阵若依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

  一怒之下,阵若依快速的出手。

  只是这波人明显比刚刚那波还要机制一些,直接侧头躲了过去。

  “这是个刺头,一起上。”

  阵若依直接咬着牙反手一拧,那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就直接皱着眉被锁了起来。

  “给她戴手铐,速战速决。”

  “咯蹦——”因为中年男人发号施令的缘故,直接被阵若依卸下了胳膊(只是脱臼)。

  一抬腿,直接让那个中年男人狼狈万分的摔倒在地上。

  但带戴着墨镜的一群男人已经因为那个中年男人的话全都一拥而上。

  阵若依蹙起眉头,本来是不打算在这儿解决,但是看着一群已经朝着自己涌上来的人群,阵若依还是直接一脚踢出。

  好在今天她穿了一双粗高跟鞋子,上身白衬衫下身黑色紧身牛仔裤。

  很方便用来打架。

  “到底是谁?”阵若依一脚接着一脚用力踢出,几个人同时涌了过来,阵若依一拳一抓,直接让几个人扑朔而空。

  “啪——”是墨镜男们躺在地上的声音。

  “这茬儿怎么这么硬?”

  久攻不下,阵若依嘿嘿一笑。

  这么吊就想抓老娘,想得美哦~“天,这个女人飞起来了。”

  “大家好腻害……是在演戏吗?”

  “拍戏拍戏……可是怎么没有吊索呢?”

  “快快快,拍照,这丫是要火的节奏啊?”

  “怎么在闹市?也没人通知清场啊?”

  “不知道自然的才会最美的吗?”

  一群人围了上来。

  “靠1!这是一条过啊,这个女演员是不是学过空手道啊”

  “亲自上阵,这女演员够敬业。”

  “到底是什么电视剧,冲这个女演员我都要好好看看。”

  “尼玛,真漂亮。”

  “…………”

  阵若依在一旁无语的想到,什么女演员,姐这颜值,比女演员更好看好吗?

  当然了,阵若依美眉是个无可救药的自恋狂。

  几个人相视一眼:“撤!!”

  “喂喂喂,别走。你们怎么走了呀?”阵若依站在原地,笑嘻嘻的看着那迅速闪过的面包车。

  程旭东姗姗来迟:“你没事儿吧?”

  看着焦急地程旭东,阵若依一愣,说道:“没事儿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实力。”

  “以后碰到这种事儿,能躲就躲,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阵若依翻了个白眼,这种事情她怎么会知道的?

  知道她也不会问他们啊?

  看着阵若依一脸不爽的样子,程旭东苦笑道:“好了,校里的学生们都吓坏了,我们快回去吧。”

  “好。”

  不能解释这种事情的由来,看着众多学生经过她旁边时欲言又止的好奇目光,阵若依无奈的看着走在他旁边的程旭东。

  “没关系,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他们什么都不了解。”

  阵若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阵若依没有想到这次的事情只是小试牛头,真正的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这天下午,刚放学,阵若依正准备跟着舍友们一起去外面吃饭,结果就来了十几个陌生人直接介入几人之间就把阵若依往走拉。

  “啊!!”

  “你们要干什么?”

  “光天化日之下……”

  舍友在尖叫在呐喊。

  阵若依心里一热,怕牵连她们只好保持沉默,结果最前面一人说道:“这人是硬茬儿。”

  那人默契的上前来,然后阵若依的手腕上就多了一只手铐。

  “喂喂喂,禁止虐待俘虏,你给老娘放开。”

  阵若依不依了。

  扭动着就是不肯走。

  一个拳头顺着阵若依的后脑勺就直接甩了上来。

  “啊——”宿舍的人在尖叫。

  幸亏阵若依有对敌经验,直接一个侧头躲开,脸上带着悻然的怒气:“妈蛋竟然敢三番四次的来打扰姑奶奶我,不知道事不过三啊?”

  虽然双手被拘,但是阵若依身体灵活。

  直接一脚踢出,被拘的双手放在一起直接握手成爪,将面前的黑衣男子直接领口一抓。

  因为是女子的原因,阵若依直接借力将那个男人直接摔到在地。

  双手摸了摸鼻子:“哼,和老娘这个跆拳道空手道的人比,你们还嫩点儿呢。”

  当然是事实上阵若依比跆拳道空手道要厉害多啦。

  所有焦急的舍友一下子兴高采烈起来。

  随着阵若依打的人越多,趴下的人越多,众人的欢呼声也越多。

  “快说,你们到底是谁的人?”刚蹲下身子准备逼问,手上就限制了一下。

  阵若依不满的皱眉,扯着一个男人的衣领说道:“快点儿,把姑奶奶给放了。”

  手铐已立即被打开。

  舍友们一个个神色复杂的盯着她。

  :酷%/匠22网;y唯T一正版,$6其他n/都%)是g盗0版L

  也有目露崇拜的,看着阵若依在尖叫。

  “哇啊……好帅啊他怎么就不是男生呢?”

  “放水的吧不然怎么能一个娇滴滴的女生打倒十几个男人的?”

  “想多了。”

  阵若依走到路上,发现这下以前眼睛里带着狂热的打量变成了忌惮和敬佩,毕竟一个女生,这么厉害,以后怕是找老公都难了,没看见全校师生看她的目光都如此躲避不及吗?

  女人太厉害男人怎么办?

  也有人问程旭东,你现在想要放弃吗?女人实在太厉害。你会被说小白脸的。

  程旭东看着走过去的阵若依,留着干净的头发,声线也很干净,脸立体而深邃可称为好看的男生了:“有人这样说我的时候,总会有人跳出来替我争辩。”

  那旁边他的同学闻言摇摇头,一副愕然叹息的模样,这孩纸,已经中毒颇深。

  阵若依是美,可是带刺的玫瑰扎人,也只有程旭东这样的人一门心思的往外扑。

  ******暗夜,一个私刑牢房里,一桶水唰的浇了下去。

  上面的人看着双手被锁的男子,脸上带着盛怒的气息:“妈的你竟然敢给我一个错误的信息?我还以为你他妈的真怂了,结果竟然给老子耍心眼儿,你那没结婚的女朋友是不是不想要了?”

  “啪……”的一声,一摞照片就这么扔在男子面前,散落一地。

  男子看着上面或笑或站,或看书或打架,真真实实的阵若依,眼里闪过一丝歉意。

  是他将她平静的生活打得乱到彻底。

  但他想见她最后一面,又不能让她受到牵连,只好拿阵若依当借口。

  对不起,小师姐。

  原来阵若依这些天遇到的麻烦都是这么来的。

  “打,给我打到他说出实话为止,不然……你的那位,就不要怪我让她下去陪你了。”

  男子抬起头,面容俊秀的脸上带着苍白的笑意,眼睛里充满着挑衅:“你还是直接杀了我吧,这样更会解恨一些,你明知道我们组织里背叛组织的下场是什么,比你这个严重多了,竟然还相信我。”

  “妈的!!打,给我狠狠的打,打到他吐不出来气为止。”

  这是要打死的节奏啊?

  几个行刑的人见状相视一眼,撸起鞭子就重重的落下。

  ******“酥酥的晚风轻轻吹过,除了伤口没留下什么,我要忘记爱情去勇敢生活,是谁在我身边唱起了情歌?”

  自编自制的歌曲从悠哉悠哉的阵若依嘴里哼了出来。

  行走在大街上,背着书包的阵若依第一时间一顿,唰的转过身去。

  看着背后焦急找地方躲的男人们,阵若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十三次了,这些人可真够胜不骄败不馁的。

  阵若依故意朝着人冷清的地方而去,带走到废弃仓库后,支着下巴无奈的说道:“出来吧姑奶奶我早就知道你们的存在了。”

  几个人相视一眼,无奈的说道:“这小丫头是个硬茬,不会和他一样是个组织的人吧?”

  “谁知道?”

  “那我们出去?毕竟任务是要完成的。”

  这人这话刚说完,脑袋就被人用力的拍了一巴掌,喊道:“你他妈是不是傻?出去给人踢的?”

  这人正说话间就见被打的人一脸恐怖的看着自己。

  回过头就发现阵若依双手环臂一脸笑意的盯着她看。

  “咚……”

  “哒……”

  “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