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滴滴的女人直接一把扯住中年男人的胳膊,一拉一拽之间,就已经反锁了男人的臂膀。

  中年男人喊着疼,求着饶:“我我我我我,我错了,大姐你放开我吧,我自愿去警察局自首。”

  “想得美,钱包呢?”

  “给,给。。。。”

  “是你?”阵若依走到一旁,看着身形稍显狼狈的赵林月。

  因为穿着裙子,赵林月制服小偷的时候不太方便,甚至露出了修长白皙的大腿。

  看到来人是阵若依,赵林月的眸子一下子皱了起来。

  阵若依为自己不受欢迎的态度而感到悲哀。

  咖啡厅。

  “这些天你过的还好吗?”

  不知道是不是阵若依的错觉,总觉得赵林月现在在模仿着她的装扮。

  直直的黑色长发被弄成了栗色大卷,柔顺的披散在肩膀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