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若依愕然,低着头看了下自己,再看清那个女人眼里对自己的厌恶过后,张了张唇,现在好像没办法说话欸?

  程立光的脸色立马变得比冰还冷,但至少还是很绅士的克制着自己的脾气。

  至于阵若依为什么会说程立光克制着自己的脾气,是因为看到程立光放在轮椅上紧紧攥住发白的手。

  看来,程立光应该挺喜欢这个女孩儿的才对。

  最近总裁文看多了,再看看程立光,阵若依一下子恍然过来。

  “立光……”女人泫然欲泣,一副昏昏欲倒的模样:“我,我今天来,是有事找你”

  “我和你没有什么话好说。”程立光很是冷漠的说道,说完转动轮椅就打算进屋。

  “立光,那些事情我可以解释的。”

  “你觉得事情过了这么久,就算是解释还有必要吗?”

  “立光……”

  “你回去吧。”

  “我真的有……,”女人将目光放在不停转动着脑袋一会儿看程立光一会儿看自己的阵若依身上:“这位小姐,你可以先暂时回避一下吗?”

  阵若依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我?”

  “没关系,当我不存在,当我隐形就好。”阵若依很是没有眼色的说道。

  “立光,你就是为了她……”

  “李玥婷,我们的事情不必牵扯上他人。你走吧。”

  泫泫欲泣的泪珠还是一瞬间顺着美人腮滑落,苦苦哀求:“立光,以前的那些事情……”

  程立光似乎有打断别人说话的爱好:“以前的事情真的不再重要,我说了,你走吧。”

  好在美女还有最基本的自尊心,眼看着无法攻下程立光这个又冷又硬的城堡后,抹抹眼泪还是转身离开了。

  “嗳!”阵若依用手肘推了推程立光:“她是你以前的姘头?”

  “什么姘头?说的这么难听?”程立光沉默半晌,推起轮椅进去了。

  “对了,”阵若依很是没有眼色的追问道:“是不是你爸爸不同意你们之间的婚事,然后派人……”

  “你怎么知道?”

  阵若依瞪大眼:“还真是?”这黑帮老大看起来很慈祥的,没想到也干小说里万恶婆婆干的事儿啊?

  “这件事情错综复杂,你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兴趣爱好?”

  阵若依被说的一哽,摊摊手。

  “对了,你爸爸……”好不容易才提到程先生,她自然不会错过机会。

  “是你爸爸哈?他是不是特别老古董的式样?不然怎么会连你的婚姻大事都要过问一二?”

  “做家长的,当然要过问子女的婚姻,别说你不是这样?”

  阵若依一哽,觉得他好像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父子决裂,难道只是对外界做出的假象?

  “我自小生活在孤儿院里,没有父母。”

  至此,程立光的目光有些奇怪起来:“你……没有父母?”

  阵若依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没父母是孤儿很诧异吗?这有什么好诧异的?”

  程立光摸摸鼻子:“没有,我只是好奇……”

  “那你小时候一定生活的很苦吧?”

  “还好啦~~身边有朋友有老师,不会太难过。”阵若依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忍不住又是粗了蹙眉头:“倒是你,好歹是一家公司的老总,怎么住在这么……呃,寒酸的地方?”

  “思苦忆甜,没听说过吗?”程立光抬起自己尚且不算正常的腿,起身拄着拐杖站起身:“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你走吧,待会儿再来。”

  阵若依撇撇嘴。

  ******就这样和程立光生活了一个礼拜,餐餐吃外面的小笼包子吃到吐,阵若依总算脱离了苦海(对她而言)。

  程立光大手一挥很是念恩的将她放了。

  彼时,阵若依已经躺在了自家别墅的柔软沙发上。

  \0酷%匠◇n网k,唯\一Zz正!版'{,h其他{8都M是盗x?版

  幕玹一边替阵若依削着苹果,一边道:“怎么,你都做好准备了?”

  “恩呢,老师新一轮的任务已经发布下来,我怎么也没想到老师竟然安排我这么个任务。”

  幕玹将手里的苹果递给她:“你知足吧,这些没有危险,对你而言又可以试手,最好不过了。”

  阵若依将脑袋往柔软的地方枕了枕,舒服的叹了一口气:“我终于知道老师开始不告诉我任务的关键了,竟然是打好关系,竟然是打好关系!!!”

  “不说才好,这样你以为任务有多重要才可以认真对待,你呀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沉不下来,太过焦躁。”

  阵若依闻言叹了口气:“唉,,老师也太小瞧我了,亏我之前还对老师感恩戴德的,结果就给我安排这么一个不痛不痒的任务,唉……”

  “不过……”阵若依说到这儿顿了顿,接过幕玹手里的苹果咬了一口:“师兄,你说外界总是传言程先生和程立光的关系有多僵,你说如果老师给我安排的任务是杀掉程先生,你说程立光会不会跟我拼命呢?”

  幕玹摇摇头:“吃你的吧,想那么多干什么?”

  阵若依嘿嘿一笑,猛的坐起身子,盘起腿将幕玹的胳膊抱在怀里:“哎呀师兄,你在的这些时间里我真的好幸福啊,真希望你一辈子呆在我身边才好。”

  幕玹轻轻一笑:“既然你已经开始接任务了,不要忘了以后有点儿时间多陪陪师兄。”

  “这话应该是我对师兄说的才是。”阵若依撒娇。

  幕玹轻轻摇了摇头,嘴角挂着一丝无奈的感伤。

  真快啊,就从一个小屁孩儿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开始接任务了,那么是不是一切都没有办法重归平静了?

  “对了师兄,既然程先生率先注意到了我,那么我是没有危险的吧?”阵若依还停留在他派五十个草包找自己的事情。

  “当然,应该是你是组织的人的事情败露了,不过没关系,既然老头子没把他列为除去对象,那么他的威胁就可以忽略不计。”

  阵若依点点头:“师兄,你还没说那天为什么要我去帮凌墨呢。”

  幕玹轻轻一笑:“做我们这一行,仇人多过朋友,但人在江湖跑,怎能不挨刀?多个朋友多条路,以后你就知道了。”

  阵若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幕玹一看这样就是轻轻叹口气。

  “对了师兄,我们这个月有钢琴比赛。”阵若依凑近了娇滴滴说道:“师兄,你就帮帮我呗?”

  “钢琴?”幕玹微微皱了下眉:“怎么参加这么无趣的比赛?”

  阵若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拜托,师兄,我现在可是武岚皋中的高中生,自然以班级荣耀为己任啦!”

  幕玹摸了摸阵若依的脑袋:“不是我不教你,钢琴比较难,武岚皋中还是人才辈出,你现在学已经晚了,你确定要上去丢人吗?”

  阵若依沉默半晌,用力摇了摇头,不愿意,丢什么都不愿意丢人。

  “去干干正事儿,或者趁这些时间还有空闲时间就好好休息休息,以后怕是想要悠闲时光都要不来了。”

  阵若依无奈的点点头。

  “学校的时光很美好,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待着。”

  阵若依道:“师兄。”

  “嗯?”

  “你在这儿还能呆多久?”

  幕玹沉默了一秒,突然伸手将阵若依抱在怀里,拍拍她的背:“再呆半个星期。”

  阵若依突然愣住了,心里满是不舍。

  幕玹看到这儿便说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节哀吧。”

  阵若依愣是被这句节哀吧,弄得哭笑不得,脸上也带上了笑意,冲散了这些即将离去的别离愁绪。

  ******是夜,阵若依穿着墨色迷彩服,双手负后而立,双脚分开立于宽肩位置,昂首挺胸,一派军队军人模样。

  幕玹看到这儿满意的点点头一笑:“不错。”

  “现在,十公里越野。”

  “是。”

  “现在,战术技能。”

  “是。”

  “现在,负重长跑一万米。”

  “是。”

  “现在,训练射靶三个小时。”

  “是。”

  “现在……”

  就这样,一天一夜很快过去。

  气喘吁吁瘫坐在地上的阵若依两眼冒红的看着幕玹。

  她今天穿了墨色迷彩服,腰带将它玲珑有致的身躯包裹起来,只是浑身湿透,头发湿淋淋的贴着头皮,很是狼狈。

  她就这么大刺啦啦的坐在地上,满头是汗的看着幕玹,喊道:“师兄。”

  幕玹随着她旁边一起坐下来,突然伸手揉了揉阵若依的脑袋:“师兄走后,你要小心,一切小心,切勿鲁莽行事。”

  “师兄,我知道了。”阵若依的眼眶红了红。

  因为幕玹提前要走的事,加大了对阵若依的训练力度,以至于第二天幕玹上飞机时阵若依还躺在自家别墅的床上睡觉。

  老师给的任务鸡肋而无趣,亏他还用一副神秘的口吻同她说话,害她还以为这任务多牛逼。

  只是让阵若依想不通的是,老师怎么会让她接近程先生只是为了打好关系、师兄们就没有一个任务是这样的……

  第三天,阵若依起床来到学校,刚进门就看到一大堆同学全都带着各色神情望了过来。

  ??怎么了?都发生什么事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