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这要不是师兄发配的任务你以为我这么闲的无聊啊?

  阵若依翻了个白眼从车上走了下来:“快点儿。”

  “砰砰砰……”机关枪再次刺耳的响起,阵若依一边躲避着子弹一边道:“打近身搏战怎么样?”

  凌墨:“……全权交给你。”

  “好。”

  阵若依将车门猛地一下甩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图钉甩了过去,趁着他们摆手摆脱图钉的瞬间,阵若依快速奔跑,借着墙壁之力快速飞逝到头上戴着黑纱袜的恐怖分子面前。

  ,一腿已然伸到男子颈部,腿脚用力一弯,那人只听‘咯吱’一声,整个人就抽搐倒在了地上。

  飞逝在人群中,阵若依见一人已经朝她举起了手枪,千钧一发之际,阵若依一脚用力踢出,在那人胸膛之上踢出一个脚印,那人‘啊……’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一手揪住男人的脖领,用力一捏,一边对站在旁边一直对她竖着拇指的凌墨说道:“还等什么?还不快帮忙?”

  一边,凌墨无奈的弹了弹自己白色衬衫上不曾存在的灰尘,一边道:“你,自己忙吧,我就在这儿看着,帮你解决障碍物。”

  阵若依闻言瞪了一眼凌墨,一面不忘将手里的人用力一甩,曲起胳膊在另一个人伸展的胳膊上用力一砍,手枪顺势就飞到了半空之中。

  将那人用力踢倒,手枪则落在了阵若依的手上。

  “给你。”

  手枪用力一抛就落到了凌墨的手上。

  “好。”

  “加油。”阵若依嗤了一下,开始重新的战局之中。

  半晌之后…………

  “啪,啪,啪……”缓慢的拍手声,凌墨看着凌乱的场景见状轻轻一笑:“你真厉害,这么点儿时间就解决了这么多个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你这么确定就是恐怖分子?”

  凌墨眉宇一僵。

  “恐怕这是来找你寻仇的吧?不然怎么就追着你不放了?”阵若依一脚踩着还未断气的头上戴着黑纱袜的恐怖分子胸膛,一边道。

  “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把他们全都抓起来送给警察局了。”将手枪和机关枪全都收缴过后,阵若依道:“有绳索吗?把他们全都绑起来比较好。”说完不忘翻了一个白眼记仇道:“就你这男人,一点儿也不MAN,遇到危险就知道往后躲,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也就罢了,还让我一个娇滴滴的女生往后躲。”

  娇滴滴?

  凌墨看了一眼用力踩着凶徒脑袋的阵若依,无语的翻了下嘴唇:“走吧,这些人我自有办法。”

  阵若依撇了撇唇,只好道:“好吧。”说完还用力将抬起脑袋的头上戴着黑纱袜的歹徒一个用力一踩。

  “啪——”的一声,那个人就像一只死苍蝇一般被拍昏在了地上。

  凌墨:“……”

  阵若依刚走到车旁边,一只手就已经伸了过来:“我来。”说完打开车门。

  阵若依鄙视的看他一眼:开始怎么不见他上前来帮忙呢?这人真是……

  现在没危险了又来主动伸手,亏她还想见识见识他的能力几何呢。

  阵若依虽然心里鄙视的很,但是面上什么也没有说。

  但那眼睛里存在的鄙视已经深深刺到了凌墨,摸了摸鼻子,凌墨苦笑。

  不是他不动手,而是这几天他受了伤,着实动不了手,所以才在最起初只打算跑路。

  上了车,倒车,发动油门。

  只是这件事情要怎么说?

  ******阵若依回了家就闻到一股香喷喷的气味,用力的嗅了一口,满脸的陶醉,一边换鞋子一边道:“师兄,你做的饭真的是堪比五星级酒店欸。这么香。”

  幕玹闻言轻轻一笑,一个组织内数一数二的杀手,此时却系上了围裙,做一个温暖而帅气安静的厨房男人“怎么样了?”

  一问到这个阵若依就嘟起嘴巴:“还说呢,凌墨那个缩头乌龟,什么事儿都让我干,好不容易出来玩一天……唉。”

  幕玹说道:“没事儿的话,可以和凌墨多走进走进,对你没有坏处。”

  阵若依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大大啃了一口,口齿不清的说道:“好啦,我知道了,师兄今天让我帮凌墨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这么聪明,不用你多交代。”

  “恩,你是不用我多交代,可是程先生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阵若依狡黠一笑:“那个时候就要告诉师兄你呢,等着。”

  阵若依说完打开别墅里面的电视机:“哒哒哒哒~~”说完身子往旁边一让:“师兄,你给了我回国后的礼物,现在我给你一个回国的礼物吧?”

  “这是什么?”幕玹好奇的将目光定格在电视机上。

  “前天晚上,在北京二环以内海信区浩金大厦三层楼突然发生爆炸,造成了巨大财物损失,随着人们陆续知道消息,一直到今天,Z国百姓所有人的视线都已经投放到了浩金大厦,目前,浩金大厦发生爆炸的原因还尚未明察。”

  换了一个台:“这就是发生了爆炸之后的区域,整个浩金大厦此时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浓烟当时还在继续向上,其实爆炸最初的时候,就升腾起了巨大的这种蘑菇云,它产生的这样的一种破坏能量是巨大的……”

  “这是……”

  “师兄,这是我安装的炸弹,这节视频是我下载后的,本来是打算过些时间给你说的,不过既然你急着问我,我就干脆说了吧。”阵若依关掉电视机。

  凌墨眸里闪过一丝赞赏,但转纵即逝,没有让阵若依察觉到,只是问道:“哦?那你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当然是……”阵若依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到幕玹身边说起了耳语。

  一分钟过后,幕玹不断点头,眼里充满了赞赏和一丝感伤:“这么久没见你接过一次任务还以为这任务对你来说难得很,现在看来,是我小瞧你了,你长大了,羽翼也该丰满了。”

  阵若依得意一笑,挑眉道:“那当然了,师兄师姐们教出来的人怎么可能会差?”说完还拍拍自己的小胸脯:“放心吧师兄,这些任务全都交给我了。”

  幕玹点点头:“知道了。”

  “那关于程立光……”

  阵若依嘿嘿一笑:“师兄,我真的不想委屈自己,那个人实在是太难伺候了。”

  “你看着办吧,既然你有了自己的主意,那我也就不多加说什么了。”

  “好。”

  ******没想到这边阵若依已经决定不管程立光的时候,程立光反而打来了电话。

  “快点儿给我滚回来,我的伤腿还没有痊愈,你想造反吗?”

  阵若依:“……”这小祖宗怎么打来了电话?

  介于听出来程立光有些难为情故作凶恶的语气,阵若依嘿嘿一笑,难道是为本姑娘的魅力所屈?看上本姑娘了?不怪她如此自信,在组织里面,除了陆然之外,所有人都喜欢这个嘴甜心粗的小师妹,宠着她,疼着她,所以总以为全世界都是围绕着她在转一样。

  因为心情好,阵若依也就不再纠结小事儿。

  俗话说得好:宰相肚里能撑船,她是做大事儿的人自然不能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就闹别扭,虽然已经有了接触程先生的办法,但那个办法还是太曲折,还是跟进程立光一点儿有希望。

  所以第二天,阵若依就带着早餐重新上门。

  “你来了?”程立光低着脑袋注意力都在腿上的笔记本电脑上,只在她进门的刹那抬起了头看了一瞬间。

  废话……

  阵若依翻着白眼,在程立光看不到的头顶上肆意做着鬼脸。

  不料这一幕被刚刚抬起头的程立光看见,皱了下眉道:“你多大了?还玩儿这些?”

  做鬼脸被抓住的阵若依也没有不好意思,放下手凑近程立光:“你再=在干什么?”

  好在这次程立光虽然无法忍受但也只是皱了下眉头,用委婉的语气说道:“你就不能离我远点儿?”

  腿上的笔记本电脑直接被抽走,在程立光不满的情况下说道:“还是让笔记本电脑离你远点儿会更好。看你年纪轻轻的就像老人一样戴着一副老花镜,真的是什么形象都毁了。”其实阵若依是故意这样说的,程立光怎么说也是帅哥一枚,只要他能控制住自己的暴脾气,就算戴上眼镜还是一个表面看起来的温雅贵公子。

  程立光皱眉道:“那是近视镜,不是老花镜。”忍不住强调。

  “管它是什么呢?”阵若依将早餐递给四肢不勤的人:“呐,你的早餐。说好的一星期,一星期完了我立马走人。”

  程立光闻言摸摸自己的右脸,皱眉道:“我是什么豺狼虎豹?让你躲之不及的?”

  “嘿嘿,这不是怕你觉得我有异心嘛!”

  “别说了,赶紧吃饭。”

  酷x匠%网_#唯《¤一v正Z'版、,O其他}7都是H盗+版=

  正在两个人还在讨论下一顿早餐是吃小笼包还是喝西式牛奶的时候,一个人登门了。

  而这个人,正是前几天(具体时间忘记了)见面的那个美女。

  在看到两个人兴致勃勃的讨论吃什么的时候,美人一副江山易到的模样,脸色泛白的指着阵若依,声音都在颤抖着:“她,,,你们一直是住在一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