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若依没想到兼职着保姆一样伺候着某人还要受着他的冷脸:“还不推我走??”

  臭小子你神气什么啊怪不得被女人甩了,这么装酷冷脸了,不把人冻跑才怪,阵若依心里对着他做鬼脸,当然表面上还是好脾气到没话说,对着铁青了脸黯然神伤的美女浅笑了一下十分淑女的说道:“那么,我们先走了。”

  说完就推着程立光转身往来时的路走。

  阵若依以为那个美女会开口让他们停下,没想到已经走出十几步远也没有听到一点儿声音,转过头,原地早就没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呃…………难道没有站在原地深情的凝望吗??尼玛小说里说的都太深情了,只能说现实凉薄啊……

  阵若依兀自感叹着,摇摇头竟然无意识的叹息出声。

  程立光皱眉,转过头看着她:“你叹什么气??”

  阵若依怔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识的刚刚把心里的心情泄露了出去,这才慢慢开口:“那个,我刚刚看,刚才那个女孩儿对你……有情啊”

  噗——吐血三尺,她果然和组织里面一群师兄姐们混在一起惯了,这话说得可真是直接。

  2最新w章节上,酷◎b匠)D网8$

  程立光果然因为她的话而俊脸黑了一下:“你懂什么??”

  老娘怎么就不懂了??老娘不但懂,而且还知道你被她甩了几年了都。

  站在程立光后面的阵若依暗自撇嘴,讪讪笑道:“是,总经理说的是。”您教训的是——将程立光推进院子里面,显然因为前女友的出现,某人的心情严重亏损,连侧脸都紧绷的一副我现在心情很不爽的样子,阵若依自然没有主动上前找骂找不爽的受虐倾向,说了句总经理我帮您泡茶后便把他一个人扔在了院子外面跑进了屋里——泡茶。

  所谓的泡茶自然是倒上一勺茶叶然后倒上一杯开水……

  阵若依双手捧着欢腾冒着热气的茶水送到程立光的面前,献媚的笑:“总经理,尝尝我倒的茶。”

  程立光只向着里面瞥了一眼就皱眉,继而抬眸看着阵若依:“算了,赏你喝了。”

  阵若依用两只漂亮无比的大眼睛瞪着他。

  程立光被盯得稍稍有些不自然,一手放在嘴边咳了一下道:“你真有男朋友吗??”

  阵若依的眉心一跳,靠不是吧??从她泡茶就能看出来她没有男朋友这么牛掰??

  阵若依抿唇笑道:“当然了啊,总经理为什么这样问?”我就是不承认,就算你知道我没有男朋友又怎样??反正也没有证据。我是傻子才自己承认呢。

  程立光立刻换上挑剔的怜悯的眼神看着阵若依:“那当你男朋友实在有够苦的。”连茶都不会泡,看这开水上面浮着多少片茶叶??

  阵若依嘴角抽搐,眼神哀怨:“总经理,虽然本人是你的下属没错,但是您不可以这样侮辱我的人格,我可是有许多人喜欢追着不放的。”

  程立光闻言立刻抬头看着她漂亮几乎没有瑕疵的面孔,心里虽然也承认她的确是一个美女,但是面上自然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看来手脚不勤的同时你还兼备着花心的外在,光有这点儿皮囊有什么用?”说完还煞有其事的摇了摇头,一副为阵若依男朋友感到惋惜的样子。

  噗——这下她真的要吐血三升了,娘的有这么损人的吗??这人可真的不是一般的毒舌啊,阵若依连眉头都抽搐起来,立起身将捧着的茶水抿了一口语气僵硬的说道:“是吗??我男朋友说和我在一起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呢,其实我也这样觉得。”说完阵若依对着程立光抿嘴做了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程立光失笑的看了她一下,嗯,的确还有自恋的潜质,这女人。

  阵若依只要看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趁他不注意翻了个白眼暗自想到真是个不懂得欣赏什么才是真正的好女人的肤浅男。

  本姑娘才不和你一般计较呢臭小子。

  阵若依捧着茶水一会儿就发现茶水变温,倒了又觉得是自己亲手倒的,干脆仰头一口喝干。

  程立光看着她的动作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得古怪,看的阵若依茫然的蹙眉,她又干什么了她??

  程立光咧了下嘴巴,问道:“不苦??”

  阵若依皱眉眨了下眼睛低头看着被自己喝光的水杯,咬唇,抬眸看他:“不苦啊?”

  程立光下一刻就要忍不住失笑出声,那可是一杯的茶水放了三倍的茶叶,茶叶还没有完全变软就被她喝了个精光…………不苦……

  阵若依皱了下眉自然的说道:“会很苦吗??我感觉不到,我的味觉很难感觉到这些。”

  程立光挂在嘴角的笑僵住,抬眸看她,重复了一遍:“感觉不到?”

  “嗯。”阵若依重重点了下头:“我以前还以为吃什么东西都是没有味道的,只有软硬的区别,不过后来慢慢长大了以后才知道我是先天性的味觉失灵,不过被检查出来以后就一直在治疗,现在效果还不错,至少重口味的都可以觉察到味道。”阵若依说着又狡黠的笑笑:“我听说药是很苦的,每次吃药的时候看他们就像是上邢台一样我就觉得好搞笑,所以这个味觉失灵还是有好处的是吧??”

  程立光怔怔的看着面前的阵若依,突然觉得刚刚自己想笑的情绪实在是可恶,没有办法想象,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子竟然还有这样的缺陷。

  “那……你不是每次吃饭都是一样什么知觉都没有??会难受吗??”人吃食物一是身体本质所需,二来也是味蕾的需求,若是连食物的味道都没有办法感觉的话,应该就像盲人只能看到一眼的黑色一样,会很难受的吧?

  程立光感觉到由自己心扉突然升起的莫名情绪,皱了下眉。

  阵若依疑惑的抬手抓了下头发:“嗯?不会啊为什么要难受?我倒是希望我不光没有味觉,最好连痛觉也一并消失了就更好了,这样的话掉了一只胳膊我也一点儿影响都没有。”

  程立光的嘴角微微抽搐,这个女人真的是只有一张脸有点可取之处了,都不知道心里一天到晚的在想些什么,能想到这样血腥的地方去。

  心里在刚刚升起的一点莫名情绪完完全全因为这句话消失的干干净净。

  阵若依自然很是敏感的觉察到了程立光没有和她继续对话下去的意思,于是也识趣的开口:“那,总经理你要进屋吗??”

  程立光瞥了她一眼:“你进屋把我卧室里的笔记本电脑拿来,我难道一直在屋子里待着发霉吗??”

  得!!

  阵若依心里撇着嘴表面笑着道:“好的总经理您请稍等。”

  笔记本电脑??

  阵若依往屋里走的时候暗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啊自己可真是蠢啊,怎么连这个方法都没有想到?一进屋阵若依的夜盲症就发作不由脑袋暗沉翻着白眼,靠!自己真的要成为残疾人了啊无法忍受!!!程先生这个老子做的可真是不称职,让自己儿子住这么差劲的环境,就是虎毒也不食子吧??他自个儿住的地方那么高档,自己儿子怎么就被剥削的这么可怜??连累的她也要忍受这么差劲的环境……

  阵若依心里吐槽。

  摸索着在墙面上的凸起物用力扯了一下,电灯打开,眼睛稍稍适应了一下,这才小心的避过狭小空间里的沙发进了卧室。

  笔记本电脑??

  阵若依打开电脑盖发现是关机的,程立光此时就在院子里,阵若依只好重新合上了电脑盖抱着电脑走了出去。

  将电脑递给程立光,顺势坐在程立光旁边的石凳上,探着脖子看。

  程立光皱眉,打开电脑盖的动作顿住,抬头:“你干嘛??”

  阵若依无辜的看着他:“没有啊……看看总经理在做什么啊,快打开让我看看总经理。”说完又两手捧着脸将视线放在了黑屏的电脑屏幕上一副求学若渴的样子。

  程立光皱眉移了下身子:“喂。”

  阵若依抬起头。

  “我不喜欢有人接近我三米之内。”

  阵若依嘴角抽抽,她……竟然!!又被嫌弃了???!!阵若依暗自咬牙。

  “总经理,虽然我的确是得罪过您……不过我也用了最大的诚意弥补错误了吧??您有必要一直对我存在这么大的敌意吗??”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的和这个小气鬼好好谈一谈,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按着他时时不许自己接近他三米之内的进度来看,更甭说啥计划了就。

  程立光看着她无奈道:“没有,我对任何人都如此。”

  阵若依幽怨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低下头从腰间的粉色小包里找出一个掌心大的镜子对着自己的脸左照右照。

  程立光蹙眉:“干嘛??”

  阵若依嘟了下嘴巴对着镜子侧脸做了个剪刀的姿势:“我看看我自己到底哪里不好看了,竟然让你如此嫌弃。”

  “……”

  程立光懒得理比自己还要自恋的阵若依,摇了摇头便打开电脑在键盘上面噼里啪啦的工作起来。

  阵若依挑了下眉看程立光不再看着自己,一下子扑了过去:“看什么到底在看什么??嗯??股市曲线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