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阵若依紧皱着眉思索该怎么办的时候,办公室里立刻传来一声惊呼:“快,上面来视察了。”

  阵若依一惊,连办公室里面的气氛都立刻变得不一样了,每个人都埋首在电脑里面键盘打的噼里啪啦的作响。

  阵若依无语,在众人‘忙碌’非常的时候她偷偷抬起头,以为会看到一个穿着名牌西装头发花白的老人,没想到入眼的却是一双普普通通的运动鞋。

  嗯??

  阵若依伸了下脖子,老人竟然还有选择这种鞋子的??不是纯手工定制的超级名贵的皮革皮鞋吗??

  紧接着看见了一个运动裤,运动衣……

  阵若依抽了抽嘴角,意识到什么。

  只是那个身影没有继续露出来,只是听到略微不耐烦的声音道:“光听这声音就知道认真工作的不行,走吧去下一个办公室。”

  紧接着是一阵脚步越走越远的声音……

  阵若依的嘴角抽了抽……什么上级来视察啊??

  明明就是同一个公司的小经理程立光嘛——害她还以为程先生提前来公司……

  办公室里的气氛一僵,阵若依暗自好笑,大概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线报里说的上面是程先生的小儿子程立光吧??

  “走了吧??”

  “走了走了。”

  “不过咱们真幸运,也不知道是富二代天生脑子不好,听着键盘声就以为在认真工作——”后半句话是小声说出来的,只有阵若依听到了,语气里还带着不屑口吻,阵若依不由暗暗冷嗤,对着开口说话的那人暗自嘀咕道:应该是说不知道你自己的脑子不知道好不好吧??那语气一听就是根本不耐烦进来,她可是知道那个程立光还是很厉害的,至少在学习方面她很佩服,小小的年纪就上了美国哈佛,出来就依靠自己在美国创办了第一家属于自己的上市公司,之后又将公司总部移到中国市场来,只是被亲爹给坑到了这家公司。笨蛋能做出这种事情吗??

  真是不知所谓做着小丑不知道还在若无其事的嘲笑别人……怪不得这一辈子也只能进人家的公司打工了……

  阵若依暗暗摇了摇头。

  既然程先生不是在这一天来的,那么她就还有足够的时间认识他小儿子嘛——将转椅直接移到旁边的办公桌上还算好说话的钱沫面前,眨眨眼小声道:“钱姐,刚刚说话的那个人就是董事长吗??听声音似乎很年轻的样子?”

  对于一个刚来公司几天不知道董事长是谁似乎很是正常的。

  钱沫看着她笑道:“那可不是董事长,而是董事长的小儿子程立光,自从来了公司以后就一直是迟到早退,从来没有给公司拉过一些订单很大的业务往来也就算了,在公司员工拉来订单的时候还总能把拉来的订单搞砸。”然后说着叹息的摇了摇头:“不是谁让人家老爸是董事长呢?这一看就是个败家的儿子没半点儿本事的富家子弟,也能坐到经理的位置。”

  阵若依听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这么‘废物’啊?”

  钱沫看着她的样子似笑非笑道:“程立光虽然说模样不错,老爸也挺厉害,但是这世上能当上灰姑娘嫁入豪门的能有几个??童话罢了,你说是吗??而且嫁给程立光,虽说他有钱,但是他有多少兄弟姐妹??光遗产能分得多少??没几天估计就能被败光了,所以说这种纨绔子弟也就一时有钱,他老爹要是死了估计没多长时间就变落魄了,你说是吗?”

  阵若依原本还装作认真听着,后来越听越不对劲,看着钱沫望着自己神秘莫测的眼神顿时无语,合着现在是把她当成想要嫁入豪门的灰姑娘了啊??

  不是这位大娘到底什么眼神啊??有她这么美貌的灰姑娘吗??再说她也没后妈啊……

  阵若依抽着嘴角讪讪的笑,将椅子移回自己的位置。得!!是她多嘴了。

  将文件全部打入Word文件很久以后阵若依慢慢意识到她没有要做的事情了,此时才发现那些恨不得把她当成八只手的全能型保姆的同事竟然留情再没有让自己干着干那。

  抬起头,突然看见一张放大的面孔正处在自己头顶上方斜45度角的位置。

  一惊,下意识的伸脚将那个人狠狠踢了一脚。

  “嘶——”冷吸了一口气的声音,紧接着是那张面孔因为疼痛而紧皱在一起的样子。

  阵若依立刻跳着退开,尴尬的说:“呃,我,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站那么近的?”

  她穿的可是尖角的高跟鞋啊,尤其还是在她用尽全力的时候踢出去的,阵若依不由暗暗同情这个运气不佳的人,估计现在腿骨都是要撕裂一般的疼吧??

  =更{;新!c最…快上,酷}匠网

  果然那人弯着腰抱着小腿一直冷吸气,半老天也没利索的说出一句话来。

  “程经理,程经理你没事吧?”办公室里的同事立刻都站了起来‘关心’而‘焦急’的问。

  程……经理???哪个程经理??

  阵若依这才发现被自己狠狠踢了一脚的人虽然一直低着脑袋抱着小腿,但是那身运动服的的确确是他身上穿着的……

  “呃……你……你没事儿吧?”

  阵若依心里泪流满面,得!还靠近程立光呢,这样狠狠踢了一脚估计都能进医院看骨科了,他还不讨厌死她啊??出师不利啊出师不利。

  阵若依这下意识到今天早上的意外见面不是缘分,而是孽缘,早上因为他她的脑袋狠狠地撞在了门上,今天因为她他估计得一会儿被送进医院里去了……

  阵若依象征性的伸出双手准备揽一下,深怕这人脾气不好直接给她一推,还好他暂时还没这力气……

  “呃——那个”

  看着几个同事们同时望向她同情的眼神,阵若依终于意识到可能这个程立光还真不是个好脾气的主。

  真是的要不是他鬼魂一样的站在她面前她会下意识的出脚吗??所以责任都是他的好不好??

  阵若依已经下意识的给自己说出了一个很站得住脚的理由。

  程立光此时总算缓过一口气来,只是半分钟不到的时间白皙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一层细密的冷汗,阵若依表示暗暗为他同情,当然,同事们正在为她同情。

  程立光抬起头瞪着这个踢得他腿骨麻木一片的始作俑者,恨恨道:“你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要报今天早上的仇?”

  天地良心啊她才没有好不好??早上她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儿她都没计较,现在不就是被她踢了一脚吗??竟然还凶她???

  阵若依立刻换上焦急委屈想要为自己辩解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小白兔神色:“我,我没有,我刚才在认真工作,我不知道你在那里站着。”

  准确的说不是站着,而是弯着腰,看当时的情景应该是弯着腰看自己在电脑上做什么。

  不过他不是早就走了吗??干嘛又突然回来??

  看阵若依表情不似作假(好吧虽然她就是装的不过谁让她演技高超呢?),程立光只好吐出一口气,轻轻揉着自己的小腿不再说话。

  “要不,经理你快去医院吧?”

  看程立光疼成这样,就知道阵若依踢得那一脚力道不会小,不然不会很长时间都说不出话来的惨样子。

  程立光微微抬了下手,估计是觉得被女人的高跟鞋踢了一脚就去医院挺没面子的,所以忍痛站了起来,强作正常的语气道:“没事,不用了。”

  阵若依松了一口气,不计较就好,不计较就好。

  哪想到程立光直接一个眼刀向她瞟来:“跟我过来!!”

  臭小子你这是在命令谁啊你??

  同事飘过来同情的眼神更加浓厚了。

  阵若依立刻委屈害怕的垂下头不情不愿的跟在程立光身后。

  “扶着我啊!我说你这个女人公司养着你是要吃白饭的吗?上班的时候打一份没用的文件,八点钟上班你竟然在八点两分还在外面买早餐??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阵若依清楚地感觉到程立光的话一出,整间办公室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唰唰唰的一道道眼神射在阵若依的身上,毕竟让她出去买早餐的是办公室里那几位仁兄同事。

  她没有告状的习惯,尤其是向一个坏脾气的小屁孩告状,让她难以置信的是自己竟然被吼了!!!

  不由心里撇了嘴道:你以为老娘真稀罕你们家累死累活忙一个月才那三千不到的一点点打发叫花子的工资啊??

  阵若依立刻上前扶起程立光的胳膊,算了,反正也要找机会接近他,既然没办法留下好印象了,那就让他讨厌着吧,反正只要接近的目的达到怎么样都行。

  “去,去哪儿啊?程经理?”进了电梯,好在上班时间这个电梯没有人用,程立光立刻吼道:“当然是去医院啊我现在都要疼死了!”

  啊……真是……是谁说不要去医院的??死鸭子嘴硬疼死活该,她现在是半点儿同情也升不起来了。

  阵若依立刻变得泪眼汪汪,眼圈通红。

  程立光脸色一僵:“喂,被踩的人是我吧??你还好意思掉眼泪??”

  你娘的没天理,早上的时候我都被撞得有些眼冒金星了还没跟你计较!!

  电梯在一楼时停下打开,一楼还有许多工作人员,尤其前台的接待人员更是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阵若依搀扶着额头上冒着虚汗的程立光。

  阵若依立刻朝众人挤去我是受害者,我最可怜无辜的样子,很是容易的收获了大堆的同情眼神。

  没办法,谁让她和程立光两个人一看就知道谁是弱者,人类都是同情弱者的不变规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