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凌墨的底细

  幕玹却道:“所以我才说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老头子告诉过我,每一个修真者的出世修真者都会知道,并且都会在第一时间带走,凌墨却是在四岁的时候被接走。”

  看阵若依准备张嘴接话,幕玹伸手道:“你先听我说完,那说明他出生的时候并没有显现出修真者的迹象,所以没有引来修真者,但是我调查的事情里表明,他在出生的时候,他一直做着孕检连医生都说会很健康完全不会出现难产之类的症状的母亲,却在生他的时候大出血死亡。”

  阵若依迫不及待的出声打断:“那也很正常啊??有许多的客观因素嘛——”

  幕玹继续开口道:“那时候他们家家境很不富裕,父亲是一个赌徒,可以说是家徒四壁,一岁半的时候他们家的房子无端起火,后来被邻居打电话找来的消防车无意间发现了房间中的小偷。”

  阵若依抽了抽嘴角:“你别告诉我那个凌墨有多逆天一岁半的时候就知道看到小偷放火了,烧的还是自己家的房子??”

  幕玹微微一笑:“我可没有那么说。”

  “两岁的时候凌墨的同胞姐姐放学回家的时候路遇抢劫犯,而抢匪被突然横飞而来的路边标识杆捅破腹部,当场倒地死亡,距离凌墨的家只有一个小巷子。”

  阵若依当即挑眉愤愤的握着拳头道:“大快人心!!虽然场面有点儿恶心了不过还真的是恶有恶报啊!!痛快!!”

  幕玹瞥了她一眼嘴角抽了抽:“那个凌墨三岁的时候就上了当地的一家幼儿园,理由是家里没人有时间照顾他,后来凌墨一个人回家的路上被高年级的小学生堵在路上要生活费,路边的小河突然洪水爆发一样淹没了那五个高年级的小学生,走路刚稳的凌墨却安然的回到了家。”

  阵若依瞪大眼。

  幕玹轻笑道:“三岁半的时候他的赌徒老爸欠下高利息被黑道的人逼着要卖掉已经十六岁刚上高中的凌朊,也就是凌墨的姐姐,,结果就在黑道人要拉走凌朊的瞬间凌父当场坠楼死亡,三个逼债的黑道人也被自己腰间佩戴的枪同时击中太阳穴死亡。”

  阵若依已经完全是惊骇的瞪大眼:“所以师兄你现在是在给我讲恐怖片吗??这么诡异??难道想说这一切发生的时候都有凌墨在旁边观视???所以一切都是他干的??”

  “我并不排除这种可能,他们住的地方原本就住了一些贫民,他们的封建迷信很厉害,所以都当凌墨是个妖怪转世,报了案,凌墨就成了当地派出所里也是全国里年纪最小的罪犯嫌疑人。”

  阵若依抽了抽嘴角,不可抑制的低笑出声,这样也可以???

  “当然他最后是被放了。”

  阵若依完全没有办法想象凌墨竟然小时候经历了那么多悲哀的事情,虽然她也是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但是凌墨似乎比她更惨啊,因为生他她母亲大出血死亡,后来父亲死亡,自己又被当成妖怪不被接受……会有阴影的吧??

  阵若依无意中已经对他的敌意消减了许多……

  “后来他被修真者接走了,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你知道老头子也是修真者,他知道修真者出现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阵若依思索道:“所以你怀疑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修真者的能力??可为什么说他不是修真者呢??”

  “理由之一,修真者完全没有感应到他的出生,理由二,他完全违背了修真者在二十五岁之后才拥有能力这一特点,而且他在一岁起拥有的能力,比二十五岁之后觉醒修真者能力修炼三十年的威力还要大……”

  阵若依睁大眼身体无意识的往后仰了仰看着幕玹道:“师兄,你别吓我啊??”

  “他完全不受这个世界的修真者约束,所以我怀疑,他只是拥有修真者相似的能力,但根本不是修真者。”

  “所以……”阵若依觉得有些难以理解:“他还是很厉害对吗??”

  幕玹同情的看了她一眼,点头。

  阵若依立即扔下怀里的抱枕起身。

  幕玹愕然道:“你要去哪里??”

  “找那个凌墨去。”

  幕玹抽着嘴角道:“我可没骗你,他也许是个比修真者更厉害的存在。”

  “所以我要赶紧弥补错误找他重归于好去啊……”阵若依理所应当的开口。

  幕玹以为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说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阵若依呲着牙笑道:“师兄既然他这么厉害我当然不可能没趣的继续跟他作对了是不是??”看幕玹继续点头阵若依开口道:“所以啊,这么实力强大的人我当然要想办法重归于好然后拉拢他做我强大的靠山啊!!”

  G4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3#都{G是h{盗"{版Qf

  幕玹无语的揉了揉太阳穴,起身按住不安分的阵若依肩膀将她按坐回沙发上:“好了,别白日做梦了啊小师妹,你只要不继续和那个凌墨作对就是了,别把对方发展成你的仇人就已经很好了,别忘了你还说过你们俩有仇的事情。”

  阵若依道:“就是因为有仇所以才要及时化解矛盾啊,不然他来找我麻烦怎么办??有一个朋友总比有一个仇人要好的多吧??”

  幕玹无语的看着她:“小师妹你实在是太单纯了,仇人要是那么容易变成朋友的话这个世界也就不会需要我们的存在了,矛盾恶化是人类关系相处必走的一道程序之一,ok?乖乖待着,好好的为老头子给你发派的任务做准备,打好漂亮的一仗。”

  阵若依撇了撇嘴难得的没有反驳,不是她真的听了师兄的话开窍了,而是她突然想起今天还刚遇到凌墨她没有好脸色给对方,这样突然蹦过去准没有好脸色等着自己,只好暂时偃旗息鼓了……

  幕玹看着安分下来的阵若依难得的舒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阵若依的头发道:“既然该说的都说完了,还要吃饭去庆祝你今天的面试成功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现在开车出去吃。”

  “好呀!!”暂时将凌墨的事情抛到脑后,阵若依扯出一个开开心心的笑容,随即站起身。

  幕玹想到什么,转身看着她道:“等等,先把妆卸了,然后换一身衣服出来,我们再出发。”

  阵若依闻言抬手抓了抓脑袋,然后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衣服装扮:“怎么?不好看吗??”

  “不是,这是职业套裙,而且你现在的打扮太惹眼了,还是换一个样子再出来吧。”

  惹眼??阵若依皱眉,又抬头看了下幕玹,要说惹眼街上的美女多了去了像师兄这种开着豪车模样好看声音又磁性的单身金贵汉更惹眼才对吧???

  不过阵若依也没有反对,直接转身进了卫生间卸妆换衣服。

  整理了将近半个小时才一身素净的走了出来。

  幕玹看了满意的一笑,将手上的报纸放下起身从沙发上站起:“走吧。”

  阵若依抬起笑脸嘻嘻笑着道:“哎呀让大忙人师兄等了我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啊”

  幕玹轻轻敲了下阵若依的额头,她将卷发全束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整个人看起来清爽无比:“快走吧,贫嘴丫头,我要是等你不耐烦,不是又得招来你的拳头?”伸手拉开了门,阵若依率先走出去不满的说道:“说的我好像是泼妇似得,师兄,温柔的小师妹我什么时候向你挥起过拳头啊???真是会败坏我的名声哈??”

  直接坐进幕玹停在门口的车,系上安全带,幕玹道:“是是是,师兄我的错,现在要去哪里呢?”

  “唔……随便吧,走在哪儿就在哪里吃。”

  “真随便——”幕玹撇了下嘴巴余光看着阵若依假装挥起的拳头嘴角隐笑的弧度向上挑起,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第二天的时候阵若依很快的起床,她没有忘记今天去上班的事情,昨天已经将美容师直接请在了家里,这样以后她就不用每天辛苦的出去整理仪容了。

  化好妆以后幕玹给她送进来一个礼盒:“刚刚打电话让人带过来的,你还没有正式的进入公司,等以后公司会给你发正式的工作服,所以今天就穿着这个去工作吧。”

  阵若依以为和昨天一样是个职业套裙,幕玹却说那是面试的时候为了正规一点才穿的,现在是去工作,没有必要弄得老气横秋的。

  阵若依打开礼盒发现里面是一套镶着蕾丝白边的白色衬衣带着浅灰色的及膝筒裙,美容师将阵若依的妆画好后就将她的卷发拉成了夸张的大卷,染成了酒红色披在身后,配着那张画的精明干练的妆容,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完全浸淫了商场很多年的干练职业女性。

  阵若依对着镜子里面几乎陌生的自己微微扯起标准的笑容。

  对于演技,她曾经休学一年专门学过的,各种身份各种表情,她的表演如鱼得水。

  阵若依眉间都染着那股自信,虽然对于职场……她啥都不懂——!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