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很快放学,阵若依直接到班主任办公室请了将近半个月的晚自习的假,对于这种‘不打架不闹事’的‘乖乖学生’,只要是请假老师一般都是通融一下的,尤其阵若依想了一下午的一大堆理由还没来得及一一称述完毕,班主任就爽快的直接递过了假条。

  阵若依瞬间感动的内心泪流满面,班主任是个好老师啊————!

  拿了假条阵若依直接背着单肩包出校,看到学校门口停着的师兄的车,阵若依顿时兴奋的跑过去打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师兄,我今天没有见到凌墨——”抬头看到驾驶座上坐着的人时阵若依身体一震,不可置信的瞪大眼,伸出食指指着驾驶座上正看着她似笑非笑的凌墨颤抖着手指道:“你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我师兄的车上??”

  “阵若依同学——”凌墨好整以暇的将胳膊放置在方向盘上,黑眸看着阵若依轻轻扯起了唇:“麻烦你上车的时候好好看看车牌号,这是我的车。”

  “什么?”阵若依眨了下眼睛转过头看着车头上摆放的一棵仙人球后顿时悲催的想,自己这算是乖乖的自投罗网了。

  呵呵干笑着刚转身准备下车,手放在车门上的动作顿住——不对,她干嘛害怕啊??

  有大半的可能那个凌墨就不是一个修真者,如果是这样她还要找他算账呢!!

  阵若依立刻坐直了身子给自己系上安全带。

  等着阵若依下车的凌墨愕然,看着她:“这个真的是我的车——尾号01,你要不要下车去看看。”

  “我知道啊”阵若依伸手指着车头前放的一把仙人球:“我师兄没这个。”又转头看着凌墨笑嘻嘻的说:“反正都坐上来了你也不好意思赶我下去吧??要不顺路送我一程?”

  凌墨抽着嘴角,强上别人的车还能这么理所当然,他真的是第一次见,果然昨天晚上看到的人是他的错觉,一定是!!

  凌墨挑眉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送你??你这个人一向喜欢恩将仇报,颠倒是非,而且你不是一向怕我不敢接近的吗?恨不得我离得远远的怎么突然凑上来了?”

  阵若依心里怒喊:老娘忌惮害怕的是修真者修真者OK??你这个说谎精王八蛋!!

  阵若依最大的本事就是能在心里怒火滔天的时候还丝毫不影响她脸上温和明媚的笑容,就如此时,她看着凌墨笑嘻嘻的说:“哎呀以前的那都是误会嘛,你看我一个小女子都不计较了,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抓着过去不放吗??是吧是吧??还是要心胸宽阔一些才行??”

  牙尖嘴利啊——凌墨斜眼睨着她,意思就是他小肚鸡肠跟一个小女人计较??

  凌墨开口:“好吧我确实已经不计较了,不过今天不方便,我是来接人的。”

  接人??

  阵若依顺着凌墨的视线看过去,果然发现一个容貌很美的女子正向这个方向走来。

  阵若依挑眉,凑近他:“哎呀竟然是个大美女,看来是要去约会啊,我这电灯泡当的实在是——好吧好吧那我就好心一点给你俩留一点儿空间哈!!”阵若依说着很是爽快地摆摆手打开车门。

  “哎——我们不是——”

  “当——”车门重重的关上——凌墨随即又怔住了,解释什么……摇了摇头笑自己。

  车窗外突然冒出阵若依的脑袋,笑嘻嘻的打了个加油的手势:“加油啊!!努力把美女追到手啊!!!”

  凌墨无奈,由此评断三字:女疯子。

  另一边车门被款款走来的美女打开坐了进来:“不好意思是不是让你等很久了??”

  凌墨轻扯嘴角:“刚来。”

  下意识去看阵若依,却发现她蹦蹦跳跳的脸上开心的直接走到和他的车子同款的黑车上,脸上的笑容就像是——昨天晚上在机场的时候。

  那么开车的人应该就是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吧??

  “看什么呢??”轻柔的声音唤回了凌墨的思绪,凌墨转过头来时刚好看见那辆车子发动倒车,慢慢的驶离了原地,于是也发动了车子,笑道:“没什么。”

  车子里,幕玹蹙着眉道:“你又碰到了那个凌墨?”

  阵若依无奈的摊手:“我还直接上了他的车了,刚刚下车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一下,车牌型号和师兄你的一样,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他不是个修真者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为什么??有钱呗。

  师兄所有的用品都是高档货,他的银行卡里面的存款是一大堆你数的眼花缭乱都数不清到底有几颗零。

  所以奢侈品这种东西师兄从来不会心疼钱,也不会买任何一样低廉的东西,这种低廉的含义就是价格在一千万以下的——所以凌墨既然和师兄一样有着同款车,说明他还真有钱。

  阵若依好奇地问:“对了师兄,你的这辆车子当初买的时候到底花了多少钱啊??”由此也可以粗略的判断一下凌墨的身家几何呀?

  “不知道,当时只是随便挑了一辆性能不错的,根本没有看价格,怎么了?”

  ^酷$!匠%网◇(唯(一`正Ld版8a,s其g5他都=是e盗◎j版}

  阵若依暗叹,什么叫有钱人?这就叫有钱人。

  哪像她啊?没组织的师兄姐在旁边的时候穷的可怜,连买上百块钱的东西都要犹豫挣扎好长时间才会慢吞吞的决定掏钱……

  “没什么……”不知道价格还是算了吧——!

  幕玹扭头瞥了她一眼:“你不是说你得罪了那个凌墨好多次吗?”

  “是啊怎么了??”阵若依疑惑的看着幕玹。

  “那你还能在他的车里完好无损的走下来——如果他真的是个修真者的话估计你是最幸运的了。”

  阵若依顿时撇嘴:“所以我现在看着他就一定不是一个修真者。”

  幕玹轻笑:“你转变的还真快,昨天是谁据理力争他是个修真者的?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阵若依立刻抗议:“我哪有啊师兄?我好歹也是组织里的人怎么可能那么逊??只是你说出了让我信服的理由嘛——”

  幕玹选择识趣的停住这个话题:“现在去哪里吃饭?”

  “不是回公寓吗??”

  幕玹反问:“谁做饭??”

  阵若依看着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是你啊师兄!!!

  幕玹无奈的笑:“我才刚任务回来没多久,你不每天给我做饭犒劳一下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我每天给你做饭??”

  阵若依只好说道:“那好吧师兄不喜欢做饭我们就到外面解决吧——不过师兄吃饭那么挑剔,哪里的饭才能附和师兄你的胃口啊??”阵若依说着还真为难了。

  幕玹轻笑:“去吃你喜欢的菜吧。”

  哇——这种无时无刻被宠的感觉不是一般的赖啊……

  阵若依立刻弯起了眸:“不过师兄啊,没有你们在身边我顶多就是小资一下贫民以上,从来对高档饭店的饭没有研究啊——我知道的可是一些便宜些的饭馆。”

  “如果好吃的话——”幕玹多少有些为难,尤其让他坐在很多人坐过的地方:“我们打包回去吃吧——”幕玹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阵若依立刻嘻嘻笑着:“出发!!向前直走!!!”

  ————————很多人都评判,组织里的人都冷血,能力很强,接到手的任务很少会有不成功的现象,但在阵若依的眼里,组织里面的这群师兄姐都是好人,而且都是有血有肉会开心会难过的人。

  他们只是比平庸的人能力强上百倍以上,所以他们注定要做比常人强上百倍以上的事情。

  他们应该是常人仰望而不可攀达的高度才对。

  嘿嘿她相信,未来的不久,她一定也会成为像师兄姐这样厉害的风云人物!!各国闻名而丧胆!!!

  ————————打包了许多食物回了公寓,幕玹看她吃着从卧房里取来电脑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等吃完就好好看看吧,我帮你查了程先生的资料,那里面资料里没有叫凌墨的人存在,或许以前的相遇只是一场误会,要不要继续开始任务??”

  阵若依大大的吃了一口眼睛刚触到电脑屏幕就被那上面的内容吸引住了,空出一只手将电脑移到自己面前口齿不清的问道:“哇这里面竟然还有几张程先生的照片?师兄你实在是太厉害了,老师给我的资料里都没有呢,不过看样子年纪已经很老了,看着也挺慈祥的没想到竟然是A市两大黑帮的幕后老大。”

  幕玹点点头道:“老师给你的这个任务只能算得上普通,应该是给你练手用的,他在明面上是A市明华集团的董事长,万名公司的记名董事,他防备心很重,所以他的住所以你来说很难接近,不过好在每个月固定的一天他都会去明华集团象征性的走一圈了解公司内部事物,你可以通过这个法子去接近他。”

  阵若依一口将一筷子面吸进口里,闻言眨眨眼道:“师兄你不是说要帮我吗?为什么是以我的能力接近他的住所很难??”如果是师兄出马的话根本不是问题吧??简直是手到擒来一样简单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