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是什么意思??”阵若依越来越糊涂了,怎么越听她越迷糊??修真者不是从很小的时候就有那个倾向?所以才会在刚出生就被修真者抱走,师兄为什么反而说没有二十五岁之前就显露修真者倾向的??

  看着阵若依一脸的求知相,幕玹抿了下唇,过了一会儿才道:“其实我对于修真者了解的也并不算太多,不过这些年天南海北的到处闯,世界上隐藏的一些异于常人的高手也遇到过,我就曾经在一次任务里遇到几个修真者组织在一起的神秘团体,那里面只有三个人,却在不用任何高科技的手段下将上千人轻而易举的击杀,好在那个时候我并不是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阵若依听得来了兴趣,看幕玹说的停下来,立刻接口道:“然后呢?”

  “世界上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神秘组织,这些人都是实力凌驾于我们这些人之上的修真者。”

  “就像小说里那样厉害??”

  幕玹摇头笑:“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已经是完全不可超越的存在,怎么?羡慕了?”想说着低下头再次揉了揉阵若依的脑袋轻笑:“你要是羡慕,说不定哪天也会变成那样厉害的存在呢,说不定到时候我们这群师兄都得仰仗你才行??”幕玹的话语里看似看着深深的调侃,实则却带着不易察觉的一丝黯然与叹息。

  阵若依却没察觉到,红着脸拍掉他的手:“师兄可别取笑我了,我可是组织里最掉尾的存在,不指望有一天能比过师兄姐了——对了你继续说呀我真的很想听听修真者的事情,一直以来我还当那个小说杜撰的呢?”

  幕玹轻笑:“别急啊,我对修真者了解确实不多,有的还是老头子主动告诉我的,老头子说,修真者在如今的地球产生尤为困难,活下来困难,修为到一定的程度更是难上加难,但只要修真者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就是亿万人也无法企及的高度,而修真者虽然从出生时就有了一定的预兆,可是由于现在地球环境的严厉钳制,一般修真者是在二十七到三十岁,甚至更久才能真正出现最初的能力,每上升一个阶段都至少需要二十年甚至更久,没有人能突破这个限制,所以你应该想象得到要达到修真者的条件有多么苛刻了。”

  阵若依迷惑不解的皱眉:“为什么??小说里面修真不是看天赋和体质的吗?为什么听师兄你这样说,好像是谁给修真者设了什么禁制诅咒一样?每个修真者在出生之初就会有相应的征兆,却在二十七岁甚至更久之后才会初次出现能力——而且还没有一个人打破这样的钳制???”

  幕玹闻言轻笑的看着阵若依:“看来你有的时候真的很聪明。我的确听老头子说过,他自己也不确定那是不是传说,地球几千万年前的确受到一个修真高手的诅咒。”

  阵若依愕然,抽了抽嘴角。她……还真猜对了??

  不过仔细一想又坚定的摇了摇头:“师兄,老师是不是也有弄错的时候???那个凌墨——就是我碰到的那个修真者,真的就是二十几岁,严格点来说就是二十二三岁,这算不算打破所谓的二十七岁的制约了啊?”阵若依试探着开口。

  幕玹蹙着眉道:“那怎么可能?他会不会根本不是个修真者?你被骗了??”

  阵若依立刻恼怒道:“师兄!!!我看起来就这么像容易被骗的人吗?那个人当着我的面融化了我的一把手枪,连老师也由此推断他很有可能是一个火元素的修真者!!!”阵若依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智商被人否定了,开始严肃的抗议反驳。

  幕玹无奈的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世界上弄虚作假的人太多,我之前出任务遇到危险的时候还曾经装过修真者,只是融化一支手枪算什么??当初为了让对方相信我是个修真者而忌惮不敢随便动手,我做出的阵仗比那个大多了——”

  阵若依立刻怀疑的皱眉:“真的吗??”

  幕玹无奈的点头:“真是修真者的话,应该不会有那么多时间的闲情雅致,他们大多都待在僻静的地方闭关修炼,毕竟真正踏入修真一途有多困难,踏进去了他们就会想方设法进入另一个更高的阶段让自己的寿命增加到更高从而才会有更宽裕的时间修炼,可是你说的,只有二十三四岁,不管在什么地方,我都觉得与老头子所说的修真者有很大的不符。”

  听到这儿阵若依早已眯起眼咬紧了牙根,恨恨的低语:“也就是说!!那个王八蛋凌墨竟然敢骗我他是个修真者?还玩弄我与鼓掌之中??”阵若依立刻向幕玹射来一记凌厉的眼刀。

  幕玹摊手向后仰了一下身子:“等等,你的仇人可不是我,而且其实我也不太确定,只是觉得有些不太可能罢了。”

  “不,师兄,我现在越听越觉得我可能真的被凌墨那个王八蛋给耍了————”阵若依咬着唇想起自己这一个多礼拜以来胆战心惊的吃不下睡不香,还在看到凌墨以后伏低取小的样子就觉得自己的面子全都在一瞬间全丢在了太平洋去了。

  立刻转身紧紧地攥住幕玹的胳膊阵若依摆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摇晃着他的胳膊撒娇:“师兄——我可是你的小师妹呀——你就好意思看着我被人耍了却什么都不做吗??”

  幕玹无奈的笑:“那你现在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了?”

  阵若依立刻竖起秀眉恼怒的说道:“胆敢欺骗我阵若依的人绝对没有一个好下场,只要他不是修真者,就算他再厉害,还能厉害的过咱们师兄妹联手制敌吗??”

  “那他如果真的是修真者呢??”幕玹忍不住开口泼了一桶凉水。

  阵若依迟疑了一下,随即道:“现在不是还不能确定吗?要是他真的是修真者,我们赶紧把老师请来不就行了??”

  幕玹为阵若依的大胆想法而摇头,如果那个凌墨真的是修真者,估计就算他们再厉害,估计连向老头子发信号求救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灭了,更别说等着老头子来救场了。

  不过不忍就这样拒绝阵若依,他只好道:“这样吧,我们还是小心点先测试一下吧,如果看出来那个凌墨有一半是修真者的可能我们就停手,交给老头子,要是他真的骗你不是修真者,那么到时候就随你怎么高兴,怎么样??”

  阵若依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小心一点儿未尝不好,听幕玹答应了,连忙高兴的点点头:“师兄你太好了,不过我们怎么试探他呀??”

  幕玹揉了揉阵若依的头发,抬头看了下墙壁上的挂钟时间笑道:“现在先别想这么多了,已经很晚了先早点儿睡吧,我可是几夜没睡直接坐飞机回来的,你也得体谅一下师兄我是不是??”

  阵若依立刻反应过来愧疚的说:“对不起师兄我不知道那你快去睡吧。”说着就赶紧起身道:“我早就将师兄卧房里的被单什么的重买了一套,所以你一定可以睡得很香的。”

  幕玹轻笑了一下:“嗯,还是小师妹对我好,那我去睡了。”

  “快去吧快去吧,我也要去睡了。”

  幕玹点头转身走了进去。

  阵若依咬着下唇抬头看了下墙壁上的挂钟,只好踱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老师他现在不能联系,除非老师主动联系她,不然那脾气简直无法承受……

  阵若依想着明天一大早的还要去上学,伸了伸懒腰决定——!好吧还是早睡早起吧——!

  换了睡衣上-床将灯关掉沾了枕头就有了睡意的阵若依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第二天被敲门声吵醒的时候阵若依设的闹钟还没有想,她有轻微的起床气,一旦睡不好就容易生气,现在处于迷糊状态更是早就忘了幕玹在昨天晚上已经回国,还以为自己现在正呆在宿舍里,外面的人在咚咚咚的敲门。

  眼也不睁的伸出手摸索了半天随手摸到一个抱枕就用力丢了出去:“闭嘴!!!要吵死人啊啊————”

  门外的幕玹听到轻微的抱枕落在门上的声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执着的敲门了,轻轻拧开门走了进去。

  走到阵若依床前看着她紧闭的睡颜不由轻笑,压低了声音:“若依,起床啦——”

  “嗯?”迷糊的应了一声,幕玹正纳闷她怎么还没反应的时候,就听阵若依闭着眼睛在那儿嘟囔:“唔怎么一直梦到师兄?”

  幕玹闻言忍不住失笑出声,这丫头,不会现在还把昨天当做做梦呢吧??

  更b5新tJ最`快上6酷"X匠。网

  看着怎么也叫不醒阵若依,幕玹想到了一个百试不灵的招式,突然严肃了语气提高声音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原本听到这句话的阵若依猛地坐直身子,身体在第一瞬间做出了反应,快速的翻转一腿下蹲作举枪姿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