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陪你回去吃饭,至于这么急吗?”

  阵若依掏出门卡打开门,一边得意洋洋的挑眉:“是师兄说要早点儿回去吃热乎乎的饭菜嘛——快进去——”阵若依打开门便伸出双手将幕玹推了进去。

  灯‘吧嗒’一声打开,照亮了整个屋子,幕玹看着明亮的公寓轻轻一笑,伸出手将一直献宝一样看着他笑的阵若依揽在怀里:“嗯,不错,我非常满意。”

  阵若依嘿嘿的笑,露出神秘的表情冲幕玹眨眼道:“师兄,还有一个哦——”她说完就来到厨房里面,幕玹将手里的黑色皮箱随手放在客厅的角落,见她进了厨房就知道是什么事了,这丫头,把什么都弄得神神秘秘的。

  幕玹也配合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她带来的‘惊喜’。

  阵若依打开温热箱将每一样菜都小心翼翼的捧了出来放在桌子上:“嘻嘻,师兄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幕玹失笑,但也配合的带上了惊讶的表情,伸手从阵若依手里接过筷子伸向其中一个盛着菜的盘子里:“是吗?那我一定要好好尝尝小师妹的手艺。”

  只是放进嘴里的时候多少小心了一点。

  “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幕玹闻言放下筷子,看着阵若依一脸紧张兮兮的看着他顿时轻笑:“好吃,没想到半年不见不管哪个方面小师妹都有了全面的发展,至少菜没有生也没有一点儿焦,没有多放盐也没有放进不该放的调料。”

  阵若依紧张的期盼听到这话立刻喷笑换上气鼓鼓的样子:“什么呀说的我做的饭多难吃似得。”

  “可不是??老头子通知我们一同去组织基地,结果你兴趣冲冲的给大家做餐,后来吃了一口都果断喷饭,好在这次你的水平提高了许多,不然我是真的没有勇气一脸笑眯眯的吃下这么多饭菜啊——”

  阵若依难得脸红了一下:“那是我第一次做饭嘛——难免有一些偏差”囧——幕玹轻笑:“看这菜没动的样子就知道你只顾做饭了,赶紧吃吧,吃完我给你看看带给你的礼物。”幕玹伸手给阵若依盛了一碗米饭递在她手里轻笑。

  “整整一大皮箱的礼物——哇——好开心我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拆礼物了,师兄师兄你都带了什么礼物给我啊?”

  “吃完就去看。”

  “好吧——”

  “师兄师兄你有给我带小熊抱枕吗?他们都说女孩子就该喜欢毛茸茸的东西才正常。”

  “那是什么东西?不过你到底最喜欢什么??”

  “…………枪——”

  “那就是了,师兄给你带回来了美国科研中心新做出来的一种手枪,你绝对会喜欢的。”

  “哇——太开心了我就是喜欢手枪啊”

  “……”

  ……………………

  公寓楼外星辰满天,这个公寓里的气氛达到了自建成以后的最高点,因为感情而渐渐温暖起来的公寓格外让人羡慕,而在同一片星空下的某个城市的一处房子里面,那里的温度却呈现出与公寓完全相反的冰冷与阴森——“噗——”一桶夹杂了大小不一冰块的冰水罩头全都浇了下来,被粗粗的铁链钳制了手脚的人只是微微动了一下,脑袋无力的耷拉着,只要不仔细看绝对以为那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其实现在的处境也真的是只剩下了一口气,全身的衣服被鞭子鞭挞的破烂不堪,露出里面血肉翻飞的狰狞伤口,一看就是无数次的新伤覆着旧伤口,有些地方甚至腐烂了一大块肉,腥臭的味道在狭小的地下室里格外让人呼吸不畅。两块肩胛骨也被刺穿了狰狞的两个透伤口,那简直不能称为人的存在。

  不透光的地下室里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响起:“再浇一桶水,我已经不指望他开口了,不过耗着我的时间,害了我将近两千的兄弟,我还真舍不得他就这么死了,去,给他的伤口草草包扎一下,我想明天来的时候还能看他活着呼吸的样子。”声音算不上阴森,甚至还有些温和,只是语气没有一点儿起伏的说出这么一句让人头皮发麻的话,就知道说话的人不是个面慈心善的家伙。

  “噗——”又是一桶冰水毫不犹豫的浇了下去,粗葛的声音说道:“好的,boss。”

  密室的门打开,阴影中的男人微微扯起嘴角,刚转过身,寂静的密室里就传来一丝虚弱的声音:“等——等等——我说——”

  l◎酷匠e#网正版D首rl发G

  男人闻言诧异的转头,他折磨了他三个月都没让他低头说出实情,却在最后一刻放弃了??

  虚弱的声音迟疑着:“我,我可以说,我知道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我只求,只求在死之前在看她一眼——”

  “她?”男人敏锐的眯起眼睛:“那个她是谁??”

  “你不必知道——只要——只要你带我回国,我看她一眼后,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男人闻言冷冷的扯起唇:“没想到你们组织里面还真有情种的存在——这到底算是你们组织的一种失算吧??训练的再铁骨铮铮又如何??还不是当不过一丝柔情??”

  满身是伤的男人听着那人冷冷的讥讽,却只是轻轻摇了摇脑袋。只是动作小的没有让任何人看到。

  “听到他说的了?立刻去找组织里最好的医师过来,将他的伤治好。”男人丝毫不担心,就算他的伤口全都治愈了,也被他弄成了一个废人,永远也站不起来拿不起手枪了。

  他现在唯一重要的,就是牙缝里他们所需的那个情报,只要能撬开他的牙缝得到准确消息。

  男人嘴角扯起嗜血的轻笑,他不建议最后帮这人一把让他心爱的女人跟在他后面下地狱——成全他们的爱情。呵呵——阴暗的地下室里,死气沉沉垂着脑袋的男人浑浊的眼里突然悄无声息的掉出一滴泪,砸落地上而悄无声息。

  ——————公寓里面阵若依兴奋的不停的从打开的黑色皮箱里掏出礼品放在地上又去掏另一件,幕玹则坐在沙发上宠溺的看着她的动作。

  “哇——这个,还有这个,师兄你是不是又偷偷的进攻了哪个国家的军事基地?竟然带了这么多热兵器回来???”阵若依越翻两只眼睛发光发亮的越厉害,像极了暗夜中看到老鼠就兴奋的猫的眼睛,幕玹止不住牵唇笑:“我一个人可没那么大胆子,你当美国的军事基地里的人都是吃素的不成?想偷就能那么容易的偷出来?”

  阵若依嘿嘿的笑:“不过我还是觉得师兄好厉害呀,不过这些都是送给我的吗?”

  “嗯。”

  “那我就不客气的全收进手表里面的科源空间了哦——”刚张嘴说到手表,阵若依就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僵,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顾不得去继续翻皮箱里面的礼物,猛地坐到幕玹身边的沙发上问道:“对了,师兄,你见过修真者吗??”

  “为什么这么问??”幕玹奇怪的看着她,却也没有直接将她异想天开。

  阵若依神色复杂的咬着唇:“师兄,你是不是见过这个地球上的修真者啊??”

  “你见过修真者了??”幕玹一直在反问,这下却也让阵若依肯定了师兄的确是知道修真者存在的。

  迟疑了还是点点头,看着幕玹说道:“我上次去见老师,老师告诉我他就是一个修真者,而且他还给我展示了修真者的威力,然后老师给我发布了一个任务——”

  幕玹听到这儿脸色一变,瞬时变得很难看:“你说什么??老头子给你说了他是个修真者??还给你看了修真者的威力??”

  阵若依看着脸色难看的幕玹当即瞪大眼,伸手指着他:“哦!原来你也知道老师是个修真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幕玹不知道在想什么,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阵若依点头:“是的,在很久之前我们就知道了。”

  “我们?”阵若依恍然,随即生气的说:“你们都知道?为什么都——”

  “是老师让瞒着你的——”

  阵若依怔了一下:“我不明白——”她不是组织里面的一份子吗?难道老师是担心她泄露了机密吗???可是在很早以前她就将组织当成了家。

  幕玹看着她突变黯然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叹了口气伸出手摸摸她的头道:“小师妹,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老师是在保护你,好了其他的别问了,若是想说老师会有一天全告诉你的。”

  听到这话阵若依多少好受了一些,至少师兄是不会骗她的。看幕玹不想多说,阵若依只好转移话题:“我刚接到老师的任务,后来就又遇到了一个修真者。”阵若依蹙眉,是在为自己的倒霉而感到不幸——幕玹原本一直难看的神色听到这句话愕然的转过头:“你说什么?又一个修真者?老头子之外你又见到了一个修真者?这怎么可能呢?他多少岁?”

  阵若依虽然为师兄的话疑惑不解,但还是很快回答道:“看起来二十几岁的样子,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五岁,看起来是个商人,而且是很有钱的那种。”

  幕玹皱着眉头,良久坚定的摇头道:“那不可能,不可能有在二十五岁之前就显露出来修真者的迹象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