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若依蹙眉,怎么听了半天也没听到她具体是因为什么事被校长开除的??

  最新k:章节上酷v=匠网fs

  得罪了学校创始之初的投资最大股东??这所学校都建立了上百年了吧?如果那个人是在二十岁投资的,也就是说赵林月得罪了现如今已经一百二十岁的老头子??

  已经有人按捺不住提出了她的疑惑:“不会吧??那个人已经一百多岁了难道快死了半路被赵林月不小心碰了一把就给挂了???”

  “咳——咳咳——”原本刚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嚼的阵若依被这话呛了。抽着嘴角,真是个冷笑话啊——呵呵——说话的程欣也是无可奈何的斜眼睨着她:“拜托你有点儿脑子想想好不好??现在的人活七八十都算是大寿了,还一百多岁??你当时妖怪啊??我听说赵林月得罪的那个人是那个最大股东的小孙子,但是具体的事已经被校方封闭了消息——”

  “切——”立刻传来一阵嘘声。

  程欣不依的辩驳:“那你们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学校最大股东的小孙子??

  阵若依眯起眼,有一口没一口的夹着菜放进嘴里吃着。

  若是说赵林月现在怎么样她的确一点儿都不担心,因为她的身手厉害的很,如果让她不依仗那些高科技武器她一定不会是赵林月的对手,只是——那个孙子是谁啊这么牛掰??

  以赵林月的个性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动得罪权贵的人啊……

  不过只是想了一会儿阵若依便摇摇脑袋不再多想了。

  快速吃了饭将饭盒洗净,此时宿舍里已经换了一个话题,不外乎哪个美女帅哥,对此阵若依只能摇摇头心满意足的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爬上了床继续查看那些关于修真者的事情。

  就这样一个礼拜很快过去,阵若依虽然每天忐忑的却始终没有下定决心联系老师,没想到那个凌墨就像是忘了她这个人存在一般,根本就没有在学校出现过。

  阵若依哪里知道,凌墨现在还真的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她,自然也不会把离开前那个玩笑放在心里去找她。

  直到一个礼拜后的星期天晚上,她接到老师的电话后终于激动的几乎要泪流满面。

  呜呜这算是老师自己暴露的行踪算不算??

  阵若依深怕那个凌墨感觉到她的手表信号波动一秒钟移到她身边来,于是赶紧抢着时间开口:“老师救命啊!!!这里有一个修真者——老师你给我发派的任务里有修真者我哪里能完成??你快来救我不然明天你就见不到我了!!!!”

  老人在电话那边怔了一下:“什么修真者?”随即又恼怒的在那边重重的一拍桌子:“胡言乱语!!还敢给我提任务?你说说我都将任务给你下发了多少天了?你竟然一点儿动作都没有??还让我主动找你??”

  阵若依被训的缩着脖子,扁扁嘴巴觉得自己很无辜:“都说了那个修真者太厉害了嘛——”小声的嘟囔着不确定那边有没有听到。

  老师自己也说了修真者有多厉害了,她就算抱了一堆炸-药都一定不可能和凌墨同归于尽,那她得死的多冤枉啊是不??与其这样还不如留着一条命实在,和修真者对抗那简直是一颗小鸡蛋对碰整个泰山啊!!

  阵若依立刻义正言辞的说道:“真的老师我敢骗你吗我??那个修真者还说了,把我教训一顿后再来找老师,总之谁都不会放过的,我得多机智才能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保住自己的命啊——”说到这儿阵若依多少有些心虚,毕竟开始凌墨是不知道老师的存在的,是她脱口把老师出卖了的,不过这话就算她傻的无可救药也是不可能说出口的,很是聪明的将责任全都一股脑推到了凌墨的头上。

  “什么??找我来算账??”老人在身居高位对人发号施令惯了,这么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要找他算账,当即道:“哦?是谁??我倒想瞧瞧是哪个后生可畏欺负了我的学生还来找我麻烦的。”

  阵若依一喜,当即回答:“叫凌墨。他说他叫凌墨,出来的神出鬼没的,我原来还不知道他是修真者,后来我亲眼看见他在我面前融化了我的一个手枪!老师,那样的境界到底厉不厉害啊?”阵若依紧张的咬着唇等待着回答。

  小说上修真一途可是看天赋而不看年龄,有的终其一生也无法踏入修真一途,有的却是很小便在修真上有的很高的境遇。所以虽然知道老师也很厉害,阵若依还是想确定一下到底谁更厉害。

  如果老师厉害的话,正好替她解决了危机,如果不幸是凌墨——她自然也不能让老师来涉险,毕竟这是她自己惹出来的事。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阵若依立刻被自己这想法里面的高尚而感动,哎,实在是太感人了。

  那边沉吟了一下,才道:“这可不一定,但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你说的那个凌墨一定是火元素的修真。”

  “火元素?”阵若依凝眉,问道。

  “每个修真者都有自己的修炼元素,即:金木水火土。”

  阵若依恍然点头,这个确实是在小说上看到过。

  火元素被修真者称为火灵,水元素被称为水沫,金元素被称为金岩,木元素被称为木核,土元素被称为土奁(lian)。

  火灵,水沫,金岩,木核,土奁??

  “好了这里也讲不清楚,那个凌墨小子怎么说??”

  阵若依立刻从神游中回神,当即答道:“他说要——要来找老师您——额,一较高下”好吧她承认最后一句话是她私自加上的,不过也不算曲解了他的意思嘛——果然老人因为她的这句话立刻被激起了战意:“好,既是这样,若是凌墨小子再来找你,你便通知我,我便好好会一下才行,哈哈几十年没动了,想想就兴奋。”电话这旁的阵若依听着这话当即抽了嘴角,不过值得高兴的是她在不得罪任何一方的情况下终于可以保住她的小命了,哈哈——她真的聪明无敌呀!!

  挂了电话,堵了一个礼拜的阴霾终于全数褪尽,阵若依连走路都变得轻飘飘起来。脸上不自觉挂上了几天以来最舒心的笑容。

  “阵若依??”好听的男声从阵若依的背后响起。

  阵若依转过身,就看到昏暗的路灯下程旭东昕长的身影慢慢向阵若依走来。

  心情好了起来,阵若依也就看着程旭东笑开了。

  程旭东被阵若依那个笑容弄得眼神恍惚了一下,每次去学校外面的时候阵若依都不会戴黑框眼镜,他算是唯一的一个见过阵若依另一面的人吧?不戴眼镜好看的阵若依,身手敏捷将好几个混混轻易撂倒的阵若依。

  意识到这个程旭东便也真诚的笑了起来,慢慢的走到阵若依面前:“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

  “晚吗?”阵若依诧异的一挑眉,抬起手腕看时间,才八点半,算不上晚吧?校门十一点才关呢。

  程旭东也看了时间,不好意思的一笑:“哦,一直没看时间还以为很晚了,对了你吃了饭了吗??”

  “没有”阵若依摇头,她还没来得及吃呢,刚刚得到好消息正准备大吃一顿,她都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好好吃饭了。

  程旭东看穿了她的想法,轻轻一笑:“我也没吃,要不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我知道有一家特别好吃。”

  对于情商不算高的程旭东来说,也只能一直拿出这样蹩脚的借口接近阵若依了。

  “好啊好啊。”心情好阵若依自然不会抗拒,就理所应当的当做是她救了他的一次补偿好了。

  程旭东眼睛一亮,连忙道:“那地方离这儿不算太远,我们走着去行吗??”

  阵若依一反常态的脸上一直带着耐心的笑容:“好啊。”

  于是,程旭东与阵若依并步走在马路上。

  “我听说你请了三个礼拜的假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呢。”两个人虽然并肩走着,奈何没人说话,程旭东只好重拾话题打破现在的寂静。

  “呵呵,开始是有点事,不过现在解决了。”阵若依可没打算给程旭东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现在事情的确都解决了。

  “哦——”重拾的话题被阵若依直接接了尾,程旭东无奈的在心里叹息,甚至还来不及在脑中过滤一遍,嘴里已经不受大脑控制的问了出来:“那个,我能问一下,你讨厌我吗??”说出这句话程旭东心失跳了一下,觉得自己紧张的厉害,不由又暗嘲起来,只是放在身侧的手紧紧攥起而不自知。

  “嗯?”阵若依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望向程旭东:“没有啊怎么这么想?”随即又想到一种可能,阵若依蹙起眉咬着唇看着因为她的话而嘴角扯起笑容的程旭东说道:“我们是——朋友嘛——我怎么会讨厌你??哎呀不用多想啦——”说完甚至还用好哥们一样的姿势拍了拍程旭东的肩膀。

  这是变相的拒绝程旭东,他聪明的很,自然也意识到了,脸色一黯:“你,有——”突然又摇摇头笑了起来:“好吧,朋友,我们现在去吃饭吧。”似乎有一种直觉,说开了就连朋友都没有办法做一样,程旭东立刻转移了话题,抬手指着前面的一家饭馆道:“就是那里,有好几道招牌菜呢,我们进去吧。”

  阵若依配合的扯出笑容:“好啊,要是好吃以后有时间就来这儿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