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n匠网/N首+$发

  突然想到这个可能阵若依立刻冷冷的打了个寒颤——呜不是吧??难道她就要死无全尸到头来还要灰飞烟灭不得投胎吗??好可怕她还没有活够呢——她连下辈子重新做个美女的简单愿望也无法完成了。

  阵若依立刻换上了可怜兮兮的表情试图扭转一下现在的情景:“那个——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的——你要找的话就找我老师他老人家去好了,你想想我这么普通的角色你动手也没意思是不??”阵若依还是试图为自己说情。

  老师啊实在对不住了她实在是不想这么早死啊,还不带投胎转世的。反正老师你也是个修真者,你比他老,一定比他厉害多了,所以一定不要怪我给你找来了一个对手啊。

  阵若依心里默默的告着饶。

  谁说要对付她了??凌墨哭笑不得,但是看她现在这么紧张兮兮的样子又莫名的觉得舒畅的很,于是便决定吓吓她。

  板起一张脸:“是吗?没关系,我可以先把你解决了再去找你的那个老师,放心,你们之中我谁都不会放过的。”

  哭!!还真是小说里刻画形象的睚疵必报的性格呀——她怎么就这么不走运??

  苦着一张脸阵若依说道:“不是——关键是我死了你也找不到我老师了是不??我,我,我可以帮你找老师的——”

  凌墨愕然,抽了抽嘴角,果然是世上最毒妇人心啊,这还是个小女生呢就知道出卖人保全自己了。

  凌墨没了耍她的心思。

  想自己若是真的再逼一会儿,她估计下一秒真该洒泪了,象征性的扯了下嘴角:“是吗?看来我的确应该放你一次。”

  嗯嗯嗯!!!阵若依猛点头,用一双希翼无比的眸子看着他。

  凌墨真的有些哭笑不得,她,她到底还有多少面啊??怎么这么卑鄙的竟然也让人讨厌不起来??只想发笑??

  “好了,那你现在走吧,记得不要试图逃离我的控制,不然的话你应该知道——”

  阵若依刚因他的话而飞扬起来的唇角僵硬,慢慢的耷拉下来:“我,我一定不会跑的——”在阵若依的世界观里面,气节这种东西永远是比不上她的性命来得重要,那玩意儿跟她永远不会有交集的一天。

  试探着抬眼看了凌墨一眼,深怕他突然反悔反手送她一掌,阵若依小心翼翼的开口:“那,我先走了?”

  说完还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凌墨手里的手表。她的所有的心爱的宝贝啊可全都在里面呐!!

  凌墨没有忽视她的小动作,将手里的手表抛给她,对上阵若依疑惑的眼神时轻笑:“不是要联系你老师吗??不给你这个东西怎么联系??”

  阵若依扁了下嘴吧,出卖老师??她现在真的有这个胆子吗??刚才也是因为紧张情急之下就给脱口而出了……、可老师是谁?他可是组织里面权威的掌控者啊,虽然不知道组织里面时不时还隐藏着更加权威的幕后人,但是连师兄姐们都怵的一个人尤其这个人还是比凌墨还要厉害的修真者——她真的有胆子出卖老师吗??

  阵若依有气无力的伸手接过手表转身走了出去,情绪明显处于神游状态的阵若依自然也没有留意自己转身离开后,背后的凌墨嘴角扯起温润的笑容。

  懒洋洋的拦了路边的一辆出租车,即使现在所有的力气都已恢复,阵若依却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全身中了软骨散一般连抬腿走路都成了问题。

  废话!要是你脑袋上面随时顶着一把要你命的枪,你能什么都不想的该干什么干什么才怪了。尤其她现在的后果可比这个严重多了。

  阵若依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坐进出租车的后座位上,阵若依有气无力的说了句:“去武岚高中”后便瘫倒在车座靠垫上。

  摊开手心看了看自己掌心里面的手表,阵若依无奈的叹了口气,联系老师??还是算了吧。她如果真的联系了老师导致凌墨去找,这行为就已经算是出卖组织的行为了。阵若依亲眼看到过对于出卖组织的成员老师是用什么手段让那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虽然平时老师的确很是纵容她,但在组织里面也是对她最严格的,她敢保证,如果她真的出卖了老师,估计下场不会比以前的那个师兄还惨。

  “啊——怎么办??”阵若依烦躁的揉了揉凌乱的头发。

  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阵若依低下头再看了一眼自己比之前更加残破不堪的衣服顿时忧伤一叹:“师傅,你把车停在武岚高中的后门就好了。”

  再见那个门卫老爷爷??算了吧今天她的心情已经够糟的了。

  “好”

  没过一会儿,出租车便已经停在了武岚高中的后门。

  阵若依给了钱,便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出租车司机临走前还不忘最后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阵若依,这才发动油门驶离了原地。

  阵若依唯有咬唇!!!

  低头为难的看了看自己的一声残破不堪的衣服,一眼所见之处刚好有一个小巷子,只好在几个人指指点点的注目礼下咬着下唇走进了小巷子里面。

  只是片刻时间,小巷子里面走出来的阵若依已经重新换了一件衣服,长长的及腰卷发此时散发披散在肩膀后面,刚好遮挡住了脸上一些地方的伤口。

  后门一般是给校车走的,所以不像前门一样那么看守严密有好几个门卫守着,阵若依只是掏出了学生证给看了一下就轻易的放行了。

  一路顺利的来到学生宿舍楼,好在楼管阿姨们嗑着瓜子聊着天,根本没有时间去留意她,阵若依放轻脚步也很是容易的混了进去。

  阵若依看着手表上的时间,离放学还有将近半个小时——有气无力的脱鞋,有气无力的将脱下的外套一甩,有气无力的抓着床梯爬上-床,然后有气无力的伸手将被子揭开把自己裹成个粽子,只露出一个脑袋的阵若依睁着眼睛发呆了半晌,终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办!怎么办!这三个大字已经带着大大的问号在她的脑子里盘踞了将近一个小时,可是直到现在她还是没有任何办法。

  躲着凌墨??那修真者岂是她随意就能躲掉的??这再如何出名的学校请来的门卫也只是六七十岁没有了工作能力的几个老爷爷,能挡的住修真者吗??

  可怜她的第一个任务——她是组织里面最悲催的人了——对了,阵若依赶紧坐起身从床上连着的书架里拿到电脑包,将电脑打开上网,然后百度输入修真者相关的信息,还有具备的能力等。

  她以前倒是看过不少的修真类型小说,那里面的说法不一,但都是凌驾于普通人之上,只是不知道那里面到底有多少都是虚构的。

  随便点击了一个修真,出来的和她熟知的差不多,最基本的练气是比普通人厉害一点,进了筑基就更不用说了,完全是普通人没有办法超越的事——NO!如果当真这么逆天她现在该怎么办?早知道她就该好好的问问老师修真的一些事情了————角落处蹦出来一个修真者贴吧的窗口,阵若依烦躁的抓了抓脑袋,伸手毫不犹豫的点进。

  “修真之名,已入世传载亿万年有余——俗亦称修道,它囊括了动以化精、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还虚合道、位证真仙的全部修持过程。何谓真?真乃真人之业位,真乃真仙,不是自封标榜,实乃空间上界所封也。真人乃修道人的最高境界,修持者均应胸怀大志,高瞻远瞩,终生勤奋,刻苦修持,德功并进,以求达到真人、真仙的上乘境界,故曰修真————”

  “承载了亿万余年??”阵若依抽了抽嘴角,不是猴子论的也说地球上人类产生距今最多几百万年吗?亏得她还信奉了科学理论这么多年,都是骗人的。

  如果修真者真的存在的话,那么自然不可能人类才有了几百万年——阵若依继续看下去,竟然发现这个贴吧里面有不少的人发帖子,大部分都是问修真具体该做些什么。

  要是以往看到这个贴吧的贴吧她一定嘀咕一声都是傻子便抛在脑后再也不看了,偏偏现在她发现还真的有修真者存在,说不定创建这个贴吧的人就是个修真者也不一定,有了这样的想法,阵若依只好耐下性子慢慢的看下去。

  终于在第二百五十几页被众人发帖雪藏的一个帖子里看到这样一个帖子标题:修真看天赋,体质!!现在社会五亿人中唯有三十人符合标准。

  阵若依张大嘴巴,这是怎样令人震撼的比例啊??

  一种直觉告诉她,这个帖子也许不是和之前的那些是骗人胡捏的,点击查看,阵若依慢慢的眯起了眼睛。

  “地球修真者如今慢慢衰落,每一个体质天赋并存的未来修真者都会在出生时便被修真者带走,自小传授修真。奈何还是不可避免的让地球的修真者比例慢慢的处于枯竭状态————”话还没有说完,阵若依料想写这个帖子的人应嘎是骚-包的几句话发一个帖子,而其他的帖子都被删了。

  后面跟了一大堆的评论,全都是骂人的话,都在嗤笑发帖子的这个人中网络修真小说的毒甚深,也有的让他直接滚回元谋人时代去修真去。

  阵若依咬着嘴唇,到底是发帖的人胡捏的还是真的??

  可不管是不是真的,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阵若依快速的在键盘上打字,通过黑客技术打算找一下发帖人的信息,因为她发现这个帖子是在去年发的,发帖的人已经注销了帖子号。

  着实为难,阵若依抬手抓了抓脑袋,开始慢慢在电脑上输入一大串英文。

  宿舍的门突地被打开,阵若依条件反射的迅速合上了电脑盖,是宿舍的舍友阮玲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