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r永*久R免(费7看%)小;说S●

  “摄像头在哪儿??”凌墨走在前面的步子顿住,直到阵若依跟上来,这才开口问。

  阵若依抬头瞥了他一眼:“客厅一个,卧房一个。”

  “你倒是厉害。”凌墨挑眉。

  阵若依闻言撇了下嘴,低声嘟囔:“那当然,我有自己的特殊手段。”

  “走吧。”凌墨伸手握住阵若依的手腕,阵若依挣扎无果,只得恨恨放弃。

  “先生,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前台面容精致的酒店接待员一脸笑容的看着走进来的两人。

  凌墨淡淡道:“昨天住进来的,房号302,将房门打开我们进去一下。”

  酒店服务员闻言立刻在电脑里输入302的相关信息,确定信息无误后立刻抬起头伸出手笑道:“好的二位,这是房卡。”

  凌墨点点头,伸手将房卡接过,拽着阵若依来到电梯里面。

  阵若依则抬头看着凌墨没好气的将他的手甩了出去。

  凌墨皱眉,将手放了下来。

  电梯很快停在三楼,阵若依快步走到302门前。

  凌墨看了她一眼,这才将房卡放在门口的感应区。

  滴——的一声,房门打开,凌墨伸手将门开了一半,看向阵若依:“进去吧,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说的摄像头。”

  阵若依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皱着眉抬头看着凌墨,还是一如既往的面瘫脸眼里的黑潭平静无波,连昨天的温润也没有了,只是也完全从他的眼里看不出任何的心虚。

  “滴——客厅监控设备启用——客厅监控设备启用——”阵若依舒心一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客厅里面的摄像头还在,那就说明并没有被人换掉。

  阵若依推开凌墨快速进去,准确无误的跟着手表的指示来到案几底下,手摸了上去,随即将摄像头扯下,扬起手对着凌墨挑眉:“摄像头找到了,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凌墨嗤笑,踱步走了过来:“我确实没有弄过这个东西。”说着在阵若依不注意的时候快速的伸出手揭下她手腕上的手表,拿在手里细看:“原来一直是这个东西在作怪啊。”

  阵若依大惊失色,伸手就欲抢夺:“还给我!!”

  凌墨轻松地拿起手表悬在半空中躲过了阵若依的抢夺,不得不说笑的很欠扁:“你从头到尾的一直冤枉我,亏我还一直好心的在帮你,好心受到曲解,自然要收点东西已做告慰是吧??这东西我喜欢,你送给我不如我们就一笑泯恩仇算了。”

  阵若依磨牙,总算看出来那里不对劲儿了,亏她还有一点儿相信他,简直就是愚蠢到家了。这烂家伙把她带到这里来根本不是为了替自己辩白的,而是想弄清楚她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发现的摄像头。

  不过这烂家伙到底是怎么看得出来她手表的不同的??这手表是每个进入组织的人第一天就会收到的东西,手表里面的驱动卡与每个人进组织前安装内体内的芯片相应,每个人都有相配的一个手表,独一无二。

  不过组织里面的师兄实在太逆天,在手表原有的功能上又替她改良了许多。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感应到她手表特殊功能的存在才是——这才是真正令阵若依感到恐慌的。

  这烂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早就发现伸手不如凌墨的事实,尤其现在惟一的后备军手表也被夺了过去,阵若依一点儿也挺不起勇气了,只好逼迫自己平静下来,开口问道。

  “你说这个?”凌墨挑眉,看阵若依眼睛都不眨的一直盯着他手里的手表看满脸的紧张,凌墨一阵好笑,偏偏故意将手里的手表向空中抛去又接住,玩的毫不在意:“你刚刚使用手表的时候,我感应到了空气中的信号波动,慢慢还原到信号发出的地点,就知道是手表了。”

  阵若依膛目结舌,不可置信的蹙眉:“什么??你说你感应到了信号发出时空气中的信号波动?你还能再扯一点儿吗??”

  她的手表可是经过组织里面最权威科技人员的制作出来的,后来又多次被师兄改良,她的手表波动别说是人了,就算是现在世界上最精密的仪器都无法检测出来,所以她才一向肆无忌惮。

  他说是在手上未拿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感应到了信号波动??别笑了OK??

  阵若依嗤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你到底是谁??是什么组织的人??”

  世界上成立的组织很多,而她所在的组织其实只是其中一个,只不过因为里面强劲人才很多,盘踞了Z国第一大组织的名号,但与他们组织对立的组织也有很多,阵若依现在不得不怀疑,她现在执行的任务已经渐渐的转化成了组织之间的纠葛了。

  凌墨看着立马变了脸一脸警惕的阵若依淡淡一笑:“你真的想知道我是谁??”

  阵若依紧紧盯着他,没有了手表她就无法使用科源空间,里面的东西根本没有办法拿到手,现在她真的处在被动的处境,早知道凌墨这个变-态这么逆天,刚才她真的不应该和他来这儿,昂了昂下巴阵若依回道:“是,你到底是谁?我很想知道。”

  看着凌墨的眼里没有杀气,至少她可以确认她现在是安全的。好在可伸缩钢索如今还在她的腰间,实在打不赢她就拼一把。

  凌墨淡淡的笑,看着阵若依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从阵若依手里抢来的手枪。

  阵若依瞳孔一个急缩,身体立马变得僵直,手指已经无意识的摸向了腰间。

  凌墨从她腰间看了一眼,轻笑,却没有像阵若依想象中的扣下扳机将枪头对准阵若依。

  把子弹掏出来,将手枪放在掌心,凌墨说道:“看好了,可不许眨眼。”

  话说完,掌心里的手枪竟然一瞬间受到高温炙烤一样,快速而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凌墨掌心里缩成一团,皱巴巴的,哪里还有刚才金属枪的原样??

  阵若依全身一震,猛地抬头看向凌墨,却发现他嘴角正噙着一抹恶趣味的笑意:“怎么样?现在能猜到我是谁吗??哦,我是说我的身份,现在有了大概的概念了吗??”

  什么心情??

  阵若依在心里自问。

  竟然能在一瞬间将她的手枪弄成这个样子,这还是人吗?

  脑海中亮光一闪而过,阵若依脱口说道:“修真者?你是修真者是不是???”

  凌墨讶异的挑眉:“你见过??”

  还真是??

  阵若依瞪大眼,没想到小说中写到的修真者原来在现实生活中真的不是传说,而且只她知道的就已经有两个了。

  如果不是有先前老师对她说过修真者并让她亲眼见识过,她绝对会以为他定是在暗中对她的手枪洒上了什么化学液体才导致现在这个样子。

  阵若依猛地想起当时在建筑楼里面她踢了他几脚后跑下一楼,只是转个身的瞬间就发现他已经来到了她前面——神色复杂的咬了下唇,阵若依心里却不忿的很,她一向自持着手上的高科技武器很是嚣张,哪里想到碰到修真者完全的不堪一击,亏她刚刚还一脸的得意——凌墨将已经半融化坏掉看不出原样的手枪随手扔在地上,看着悄然不再出声的阵若依笑道:“怎么??这是害怕了??我还以为你胆子很大呢?”

  阵若依愤愤的瞪眼:“谁——谁说我怕了??你一个修真者,竟然对付我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生,你,你真是一点儿都不知道羞愧啊你!!”

  凌墨彻底被阵若依恶人先告状的姿态打败了:“你手无寸铁??小女生??”她怎么就说这话不脸红呢??刚才彪悍的样子就是因为他太轻敌这才多次中了她的道,现在腿骨还疼着。

  倒是他还没对她出手呢,她倒是率先委屈上了??——阵若依此时难得的心虚一回,没办法,谁让两人之间的实力悬殊差距这么大呢??缩了脖子随后伸着脑袋:“本——本来就是嘛,你原本就比我大,而且我最多也只是手里的东西好了一些,但是你可是修真者,你这不是以大欺少倚强凌弱是什么???”说着阵若依的底气又足了。

  她看过许多的修真小说,里面的修真者也和普通人类分为两大特点,第一大特点,睚眦必报,只要是得罪他的人绝对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报仇,这被她直接归类于坏修真者的行列,当然还有另一种就是只注意自己的修为,一般为了让自己的修为不会在后来得到反噬,一般不会轻易的犯下杀孽,得饶人处且饶人。阵若依也就勉强的将这种修真者列入好修真者的行列了。

  阵若依现在慢慢的回想刚才自己到底得罪了凌墨多少次,脸色越发的苦皱了起来。

  也就是说在有仇之后一定会有仇报仇的修真者里面,凌墨已经算是脾气很不错的了吗??不然是不是会直接就在建筑楼里被自己踢了几脚之后早就一掌把自己拍碎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