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无耻啊??”凌墨一手捂着被踢了三次同一地方的腿骨,深深地意识到了惟女子与小人难养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嗤——活该!!”奔到一楼的阵若依转过身比了个中指,刚转身踏出一步,脑门突然撞上了铁墙一般。

  咚咚咚——阵若依后退了几步,抬头发现原本被自己甩在后面的凌墨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无息的来到了自己前面。

  靠!是鬼啊这么神出鬼没的??

  阵若依脸色一变转身就跑,刚迈出一步后衣领就被人从后面拽住了。

  “靠!!咳咳——你——咳咳放开老娘——”喉咙被扼住一样几乎呼吸不到新鲜空气了,阵若依手舞足蹈的在空中乱抓试图逃脱,手腕就被狠狠的攥住,一个用力阵若依只能被迫的被拉着往建筑物外面走去。

  “靠!!放开老娘!!!”

  阵若依抬脚去踢,奈何这次凌墨已经有了准备,根本没让阵若依得手。

  一个用力,阵若依直接像甩包袱一样被甩进了后车座里。

  靠!!脑袋撞在了车窗玻璃上,有些头晕目眩的阵若依扶着脑袋坐起身,刚伸手打算打开车门下车,凌墨一瞬间钻了进来咔嚓一声锁上车门。

  阵若依坐直身子怒目相视:“王八蛋你要带我去哪儿??”

  凌墨坐在驾驶座位上并没有发动身子,手搭在方向盘上转过身看着她:“你突然发什么疯??”凌墨觉得她实在是太不可理喻了。

  阵若依瞪大眼完全没法接受的样子:“我发疯??你!!你放我下去!!”阵若依死命的去摇车门。同时狠狠地附赠几脚,踢得车门咣咣作响,好不可怜。

  “你到底怎么回——”

  阵若依双手举着手枪,顶在凌墨的脑袋上,沉声开口:“你要是还想要你的命的话,最好现在放老娘下来,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突然拿不稳手枪擦枪走火。”说着,阵若依又威胁的往前顶了顶,放在凌墨的太阳穴上。

  此时阵若依的形象着实不好看,一脸的狼狈相但好在脸上的表情很是镇定沉着,让人无法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

  凌墨却没有她想象中的害怕,只是微微皱起了眉,看向她:“手枪??你到底是什么人?”

  阵若依昂起下巴又将手枪往前抵了抵:“闭嘴,要说话也不是你,不过你还装得真像啊,到现在还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阵若依扯唇讥笑道。

  凌墨皱紧了眉头:“我不想多说话,把手枪放下。”一向温润的声音变得严肃。

  到底谁才是被威胁的人啊??阵若依愕然,随即又气恼起来:“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开枪??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老娘我杀的人比你吃的盐还要多,你要是再这样不配合的话,就不要怪我了。”

  凌墨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已经带上了烦躁:“你杀过人??”

  阵若依挑眉:“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成为他们其中的一个。”阵若依以为他害怕了,立刻得意地挑眉。

  “我只说第二遍,把枪放下!”声音已经变得粗重起来。

  阵若依咬唇,虽然事实上她的确没有杀过一个人,但是现在真的有一种枪毙他的冲动,扣动扳机,阵若依眯起眼:“你真以为我不敢吗??”眼里的愤怒里面还隐藏着只有她能察觉到的颤抖和害怕。人她从来没有亲手杀过——凌墨直接伸手握住顶在太阳穴的手枪,阵若依觉得手心一阵灼热的痛楚传来,刚蹙眉手中的手枪就被一股大力夺了过去。

  太阳穴瞬间被顶上了手枪冰冷的触感。

  阵若依身体一瞬间变得僵直,懊恼的咬着唇瓣!摊开手心就看到掌心里烫红了手枪模样的红肿。

  “被人用枪抵住脑袋的滋味如何?”

  阵若依恨恨的咬唇:“有本事你现在就开枪,二十年后老娘我还是个美女。”

  气怒的阵若依什么都顾不得的瞪着凌墨张嘴就冲着他大吼,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止不住的从一瞬间变红的眼眶里掉了下来。

  ~u更J新R}最*快上E4酷+匠Kg网…

  娘的她还没有活够呢,这才是她的第一个任务就要以如此惨烈的结局告终了吗??呜呜老师你在哪里??师兄师姐你们在哪里??她真的还没有活够不想死啊,你们一定要为她报仇啊——一瞬间阵若依感觉所有的过往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原来这就是即将死亡的感觉——原本黑着脸的凌墨猝不及防的看到阵若依掉下来收势不住的眼泪顿时愕然:“喂!你哭什么呀刚才的劲儿都去哪儿了?好了好了被吓到了吧??我就是吓吓你。”凌墨无语的看着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还委屈的掉眼泪的阵若依,想了想还是把抵在阵若依太阳穴上的手枪放了下来,随手扔在副驾驶座位上,举起两只手做讨饶状:“好吧我好男不和女子斗,我认输行了吧??我把手枪放下了。”

  阵若依余光瞟了一眼,身子快速往前一探手臂迅速伸出抢过副驾驶座位上的手枪对准凌墨。

  凌墨的脸再次黑了下来。

  阵若依抽着鼻子,用充满鼻音又恶狠狠的语气开口:“把车门打开!”

  慢慢蓄起风暴的黑眸在看到阵若依红着的鼻圈时莫名的消散了,伸手按下开门键:“好吧算我怕了你,你走吧。”

  阵若依一手举着手枪警惕的看着凌墨,另一只手慢慢的摸到车门去打。凌墨见状无奈的叹息,摊着手靠在车座靠垫上示意自己不会再有什么动作。

  “吧嗒——”车门轻微的响起声音,阵若依快速的打开车门,刚迈开脚步就转过头:“我出去以后最后不要开车追我。”

  “那可不一定。”

  阵若依气怒,握枪的手往上提了提,准备开口好好的威胁一顿,就听凌墨率先开口:“你先告诉我我哪里得罪你了,我这人可不随便承受别人莫名的怒火——”

  阵若依抿着唇,闻言狠狠地瞪了凌墨一眼:“你还装?想知道?好啊那我问你,程先生是你爸爸吧??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学生是不是??”

  凌墨闻言好笑的笑出来:“什么程先生??什么爸爸??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阵若依脸色一怔,随即恼怒的皱起眉头:“他叫你少爷,你还想骗我??”

  凌墨觉得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才让她现在这样讨厌他,所以他觉得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很重要。

  “什么程先生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叫凌墨而不是程凌墨。”

  阵若依想起早前给师兄打的那个电话顿时心虚了一下,难道真的不是??

  “那你到底和程先生是什么关系??”

  “我不认识。”

  阵若依瞪眼:“不认识??你说不认识?那你怎么会在程先生的家里?为什么又伙同他在我住的酒店房间里安置摄像头??你还真是厚脸皮的无可救药啊——”阵若依就是忍不住的想要开口讥讽。

  凌墨觉得他似乎理清了一些思路了,失笑道:“所以??你和那个程先生是仇人??你以为我是她儿子??不过对于仇人你连最基本的他住在哪儿你都不知道吗??”

  阵若依蹙眉,瞪他:“你到底想说什么意思??”

  凌墨彻底服了这个丫头,合着这大半天的他都无辜的做了别人的替罪品了:“那是我家,我才在昨天刚刚回国就碰到了你,只是酒店房间里的摄像头————我没做过。”

  阵若依咬牙:“是你带我去的酒店!!”

  “……”凌墨觉得这件事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了。

  看到凌墨哑口无言,阵若依气恼的冷哼一声,打开车门就迈步要下去。

  肩膀搭上了一只手,凌墨用力将探出半个身子的阵若依拉回座位上,顺手再次扯下了她手里的手枪。

  阵若依瞪大眼气怒:“你!!!!”

  “我带你去酒店,什么事情问清楚再说——”凌墨说着撇过头看着阵若依勾唇:“我可不喜欢被人陷害的滋味。”

  阵若依的话就这么哽在喉咙里。

  凌墨发动油门,倒车,从始至终再也没有看过阵若依一眼,眼睛正视着正前方开车。

  后面的阵若依咬唇,心里想着该怎么办。她现在已经不指望能夺下凌墨手里的手枪了,好在现在她还能偷偷拿出来几只手枪,实在不行也不能就那么认栽,阵若依不由有些悲观的想,要是凌墨真的是耍诈把她带回去,大不了她就将身上的炸弹引爆,来个玉石俱焚总还能让老师和师兄姐们不那么看不起她!!!阵若依暗自给自己补充着勇气。

  车子很快的停在了酒店门口,,阵若依放在身侧的手攥起,“下车吧。”前面的凌墨无奈的看了一眼阵若依,两只手依旧放在方向盘上。

  阵若依怀疑的看着他:“谁知道你有没有串通酒店的人骗我?”

  凌墨彻底无奈,忍不住笑了:“你看我什么时候联系过谁?”

  好吧——暂时确实没证据,阵若依只能暂时选择相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