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到底有完没完???”快速向前奔跑的阵若依时不时回头看着在街道上跟着自己怎么也甩不掉的车尾巴顿时崩溃的仰头忍不住想要开口咒骂:“你娘的商务车你当赛车来开啊??”

  阵若依奔跑的速度更快了,以至于她经过的地方不少人愕然的驻足:这么快的速度——还是人吗??

  “呼——呼——”阵若依喘着粗气觉得整个嗓子都要冒烟了。

  靠!整整三十五分钟的极限奔跑,这是在要她命的意思吗??

  阵若依深深地意识到再这样跑下去就算不被凌墨抓到她迟早也要送了半条命,到时候被追上还怎么反抗??

  咬了下唇阵若依气恼万分的瞪了一眼跟在背后如影随形的商务车,快速的从腰间抽下可伸缩的钢索,抬起手臂直接对着面前的高楼大厦按下按钮。

  “嗤——”紧紧抓着套锁的阵若依在人流涌动的大街快速的飞上了顶楼。

  街道人群第一时间看到,顿时发出一片哗然。

  “看,那个女人飞上去了!”

  靠!!老娘是女孩,是女生!!你瞎了你的狗眼啊??阵若依吐血三升。

  “在拍戏吧?不过怎么没有看到导演??”

  “太帅气了简直就是一秒钟完成,我总以为那些电视剧里面的飞檐走壁是电脑弄成的,这个强悍。”

  什么玩意儿??拍戏??那种错漏百出全身吊着钢索人工上移下移的慢动作也敢来侮辱她??

  不过现在可不是生气的时候,虽然这楼只有四层,但是商务车飞不上来就是了。阵若依在顶楼处站稳身子,戴上墨镜探头对着楼下猛然停下的商务车粲然一笑,嚣张无比的对着打开车门走出来的凌墨比了个中指。

  嘿嘿,要抓老娘??好好修炼修炼。

  “恕不奉陪!!拜拜啦!!”开心得意的对着楼下的凌墨用力摆摆手,阵若依迅速转身重新按下可伸缩钢索的按钮,向后面直直飞下,绕过几条街钻进一辆出租车里。

  “师傅,开车去武岚高中!”将车门关上,阵若依呼出一口气,娘的!总算是安全解除危机。没一会儿又兴奋起来,哈哈她刚才一定厉害极了,竟然就这么逃脱了,阵若依忍不住兴奋地搓手。她现在是越来越有师兄姐的范儿了呀。

  “呃——这位——”坐在驾驶座位上的出租车司机迟疑的出声。

  “嗯??开车呀??”阵若依抬头,然后慢慢顺着他的视线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衣服。

  呃——衣服什么时候撕破了一块儿??阵若依终于发现出租车司机迟疑的缘故了,她现在的样子就像个刚遭抢劫的落魄户一样,一看就不像个有钱的。

  顿时撇嘴,掏啊掏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现金递过去:“嗯,师傅,我还赶时间呢。能快点开到武岚高中吗??”

  出租车司机接过现金看那确实是真的人民币,这才转过头发动油门。

  阵若依在后面不由暗道:吝啬鬼!!

  从‘无所不能’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掌心大的小镜子照了一下,阵若依彻底无语了,刚才看不到自己成了什么样子,现在猛地一看简直吓人,因为用力奔跑额前的头发全都被吹起来跟头皮呈现九十度角的景象,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碰青了一块,脸颊一小块沾上了白灰,头发松垮的用头绳勉强系着。

  都是那个王八蛋凌墨造成的!一向爱美的阵若依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不由得愤愤的咬唇,等师兄回来,她一定要师兄替她报仇出气,让他也好好尝受一下被赛车在身后追着跑的滋味,最好在他完全跑不动的时候狠狠的打一顿,做个手术,睡上几个月的病床让他知道知道美少女阵若依不是那么好惹的!!!

  “看什么看呀!!师傅麻烦你注意一下前面的车辆好吗??我很尊重我的生命的!!”看着出租车司机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看她一副猥琐的样子阵若依心里的气顿时燃烧大声喊出口。

  出租车司机被她吼得一个醒神,再也不敢往后看坐直了身子就往武岚高中赶。

  “嗤——”车子停在了武岚高中的门口。阵若依打开车门大步迈出,临了还不忘重重的合上了车门。

  现在是上课时间,所以校门口基本没有人,不得不说阵若依松了一口气。

  可是门口的门卫老爷爷就不这么想了,看着落魄相的阵若依立刻走上前来:“嘿!!这是高中校区,上课期间不许进。”

  阵若依实在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一天到晚的在这儿进进出出门卫老爷爷竟然还没有记住她的样子。

  大步往前走的步子并未停下,阵若依随手掏出学生证:“我是学生。”

  “学生什么学生??”门卫老爷爷接过学生证看了一下:“你是哪个班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你的班主任是谁?叫什么名字??”

  ……

  阵若依扶额,向前走的步子不得不再次停下,指着自己的学生证:“这上面都有呢老爷爷??”

  “谁知道这是不是你的,看你这样子也不是个学生啊?怎么不穿校服??快说你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班主任是谁?我给你们班主任打了电话才能进去。”老爷爷板着面孔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真敬业啊————抽搐着嘴角的阵若依都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赞扬一下了,刚张嘴,耳边车“嗤——”停下的刹车声。

  T酷D匠"网:*唯6,一o+正{版f,/其3他/(都sg是盗}:版x

  阵若依扭头去看,无奈的表情立刻被大惊失色所代替。

  “我不进去了。”阵若依直接夺过门卫老爷爷手里的学生证瞅准角度就迈开长腿快速的奔跑起来。

  “喂!你怎么又跑呀??”刚打开车门走下来的凌墨只能重新坐在车里发动车子。

  后面门卫老爷爷在那喊:“喂,你还真不是学生,快把学生证给我放下!!”

  “靠!!”刚恢复的差不多的体力现在又要狂奔,看着身后向自己疾驶而来的商务车,阵若依心里越怒了。

  要不是不能就这样暴露身份,要不是现在还是白天,要不是现在周围还有人,她现在直接就掏出手枪将商务车的车轮打爆了。有完没完了??

  阵若依感觉自己都快歇菜了。

  眼看着快跑到一个正修建的高楼,阵若依不作他想,扔了手上之前出酒店时拿的零食,快速的闪进第一层里。

  凌墨刚好看到这一个,抬头透过车里的车窗玻璃就看到在顶楼颤颤巍巍夹了好几块钢筋板的吊索,冷吸了一口气。

  若是上面的东西掉下来简直就是个灾难。

  看阵若依跑进去后就失去了踪影,凌墨甚至什么都来不及想就打开车门快速的跟着跑了进去。

  “哎先生,这里是施工重地不能进去,请出去”有人看到了他赶紧走过来阻止。

  “刚刚已经有人进去了。”凌墨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工人便大步跑了进去。

  “喂!先生!先生不能进去!!”

  高楼刚建起没多久,里面还来不及好好的搭建,几乎一目就可以将整个楼层看个遍一楼没有,凌墨低下头看到不远处的地下躺着的一块布料,正是阵若依裤子上的。凌墨蹲身握在手里不由凝眉。她突然看到他逃跑到底是要闹哪样??他有那么可怕吗??

  “喂!阵若依!!出来!!”凌墨此时已经动了气。

  二楼阵若依闻言不屑的嗤笑,出来??老娘脑子有病才会自己走出来,从柱子后面走出来,阵若依想要是停在这里迟早被找到,先想办法一层层上去,等凌墨跟着上去后她在直接下一楼。

  哪想刚转身,凌墨已经站在了她身后。

  阵若依一惊,凌墨黑着脸。

  咬着唇阵若依快速变掌为拳,朝凌墨直冲过去。

  “还玩这招??”这次凌墨没有像上次一样侧身躲过去让阵若依有了潜逃的空间,而是直接伸手将阵若依挥来的拳头一挡,同时伸出右手将她的手腕攥住,用力一拉。

  “你躲我干什么??”

  “王八蛋!变-态!阴险小人!!你,你放开老娘!!”盛怒无比的阵若依已经开始口不择言了。

  “你一个女孩子——嘶——”原本凝眉准备好好教育阵若依一顿的凌墨立刻皱起了脸,两只脚被阵若依用力的一踩,甚至还雪上加霜的用劲搓了好几次,凌墨忍不住弯下腰。

  趁着这个空档,阵若依快速迅猛的甩出一脚,狠狠地踢在凌墨的腿弯处,见他一只腿半跪了下去,手肘用力击出。

  这下攻击却落了空,凌墨腾出手抓住阵若依再次挥来的手肘不可置信的低语:“天!你还是个女孩子吗?这么暴力??我哪里惹到你了让你这么报复??”

  他从来没被人这样打过,尤其还是个小女生!!这让他一直以来保持良好的绅士风度几乎要破功。

  阵若依气怒:“滚吧你,竟然还恶人先告状,你放开老娘我,有本事一对一单挑。”

  刚说完阵若依脑门上就遭受了重重的一个暴戾:“女孩子要淑女知道吗??你让我放开你可以,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答应我不再跑,我就放开你。”

  阵若依就要吐血!!有这么无耻的人吗?在她的酒店房间里按了摄像头竟然还一副毫不知情无辜的样子。开着车追了她这么长时间还问她哪里得罪她了。

  靠!这下她真的服了。

  阵若依忍着气:“好啊,我不跑,你先放开我我就告诉你。”

  凌墨一脸怀疑的看着她,但最终还是迟疑的慢慢的放开了钳制阵若依的手。

  阵若依在他放手的空当狠狠的给了凌墨一脚一拳,听他痛苦的闷哼了一声这才快意的开口:“敢惹老娘!!不跑我傻呀??”起身再次踹了凌墨腿骨处一脚,阵若依撒腿就往楼下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