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

  阵若依正襟危坐在柔软的大床上,面前是凭空出现的老师影像。

  “强行进入组织内部信息系统跟我通话做什么??”老人看起来似乎非常的忙,嘴上跟阵若依说着话,却一直低着脑袋两只手快速的移动着忙着输入什么东西。

  阵若依知道老师在忙着工作的时候脾气不是一般的坏,尤其是打断了他的工作那样的后果会更糟,于是赶紧长话短说:“老师,是您这次派给我的任务。”

  “怎么?”老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开始忙碌:“是不是应付不来?那我将任务转给陆然。”

  “呃不是的老师,您上次给我程先生的资料似乎有些不完整——那些——”

  “咚——”老人在那边果断发火,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就这么小的一个任务你竟然还专门跑来问我??资料一向都是接受任务的人自己去收集的,你看看组织里面谁像你一样整天到晚的还需要我跟着操心这些小事儿的??啊???”

  阵若依随着老人的怒吼顿时缩了下身子,缩着脖子立刻讨饶:“呃老师这是我的失误,那不打扰老师工作了我自己去做——自己去做——呵呵”干笑着不等老人再说话便立马关掉了通讯视频。

  “呼——”阵若依擦了擦脑门沁出的一层薄薄的冷汗,果然老师发飙非同一般啊,都这大把的年纪了嗓门还能提的那么高。

  无奈的抬头看了一眼床柜上的时间,距离她‘醒来’怎么说也有好几个小时,要是真的待在这里浪费时间——老师知道了定会狠狠地骂她的,果断的迅速起身,将手表覆着的一层东西扒下贴在床柜上,一秒钟换了一件长及脚裸的白色长裙,头上戴上遮住大半张脸孔的白色镶花帽子,阵若依在落地大镜前照了一下,按着手腕上的手表消失在卧房里。

  熙攘的一条街,许多人都停下原来的动作怔怔的看向同一个地方,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样之处,不约而同散开的一条道路处慢慢走出一个白裙飘飘的高挑女生,虽然头上的帽子几乎遮住了大半张面孔,但是单单就露在外面的瘦尖的下巴和白嫩的肌肤,白裙下隐约可见的高挑身材都不难猜出这是一个尤物。

  不用猜,此人便是偷偷溜出来的阵若依。

  透过帽子看着周围那群人的反应,阵若依忍不住翻着白眼,娘的要不是她手表储物里根本没有其他正常穿的休闲衣服,才不会穿这个东西出来。要是晚上就好了。阵若依忍不住有些挫败,这么高调的出现她能正常的做事才怪了……果然连这些基本的都想不到,怪不得老师一直不放心让她接任务——“啊!有了。”阵若依伸手指着突然闯进眼帘的那家衣服专卖店,快步在众目注视之下走了进去。

  “你好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店里的导购员立刻扯开笑容迎了上来。

  阵若依看也没多眼看店里的其他衣服,直接伸手随意指了一件:“那件衣服拿给我。”阵若依指着一件灰色的运动服,大多的时候她会选择灰色的运动装,尤其这次还要行动方便一点,穿裙子自然不可能。

  导购员似乎是没有办法一瞬间接受面前全身淑女装扮的美女换上简单的运动装,尤其还是暗色系列的运动装,脸色僵了一下,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走了过去:“好的小-姐,请稍等,请问是给您买还是——”

  “我自己穿,你拿下来我就去试。”阵若依又将视线定格在帽子的隔间:“将同样颜色的运动帽拿来我试试。”

  “呃,好的”

  阵若依结果衣服和帽子就直接进了试衣间换衣服。

  “多少钱?”特意压低了帽檐,阵若依掏出钱。

  似乎对阵若依这样很是爽快的客户讶异了一瞬,导购员赶忙开口:“二百元。”

  阵若依从钱夹里掏出两张纸币递过去,将自己换下来的裙子套进袋子里便直接走出。

  名媛淑女的形象立刻转化成略显青涩的学生模样,阵若依满意的勾起唇,大步走了出去。

  “呼——现在该往哪里走呢??”阵若依朝着左右望了望,晴天大白日的总不能就这样去程先生的住处吧,那样的话会比晚上去危险百倍,可是她现在能做什么呢??

  阵若依咬着唇发现自己一点儿思路都没有——唉——去哪儿??

  眼睛一亮,阵若依猛然打了个响指。

  “师兄师兄急救!!!”阵若依走到一个僻静的小巷抬起手腕对着手表拨出一串号码就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喂?”慵懒的声线好听的就像是电视广播员一样,似乎是细小的翻身声音,慵懒的语气里还带着刚睡醒的朦胧感:“小师妹,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阵若依膛目结舌的看了一下正午的太阳,咂舌:“中午的你竟然还在睡觉??师兄你这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你知道吗??”

  “什么大中午??我现在正在英国的某个酒店补眠,已经是整整五天没有合眼了好不好?拜托你先算一算时差看看现在在我那里是几点,好不容易睡着你就催命似得打电话来——到底什么事儿?”

  呃——好吧,算他有理……阵若依心虚的吐吐舌:“你不会刚接了一个任务吧??”

  “让我带你任务?那不行,老头儿可是严重警告过组织成员的,你想都别想了,别让师兄为难了,嗯?先挂了。”

  眼看着那边师兄有挂电话的倾向阵若依立马开口阻止:“哎别别别我这正事儿还没说呢,老师给我安排任务了。”

  “嗯。”朦胧的声线,听起来似乎累得厉害,阵若依不好意思了,想着要不要放过师兄让他好好补补眠,就听那边猛然变得大声:“什么??老头儿给你安排任务了??”

  阵若依抽了抽嘴角,想象着那边师兄可能有的反应,不由有些忍俊不禁,至于吗?这么激动??

  {酷匠{网{F永~久免L$费f看}^小说n

  阵若依老实的点点头:“嗯,前两天发布下来的,嘿嘿师兄说不定以后我就可以和你们一起出任务了。”

  “老头儿这是突然吃错药了吗?”

  接下来的话让阵若依的好心情烟消云散,不满的皱眉:“师兄!!!”

  “你不会骗我的吧?任务?不会是你们学校要组织什么春游活动啊什么的吧??”

  阵若依抗议的大叫:“好不好!!是真的任务!!和你们一样的任务!!A市两大黑帮幕后的掌拓者!!”

  “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听着阵若依语气里面的认真,也意识到可能是真的,于是也换上了认真的语气。

  “就是老师突然叫我来,然后就给我安排了这么一件任务,但是没有具体说要做什么,而且我发现那个程先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老师将任务派发给我之前就派人来找过我,而且后来我发现那个程先生还是有儿子的,不过不姓程,叫凌墨,但是老师给我的资料里并没有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说着说着,阵若依就习惯性的将所有的问题全都抛给了身在美国的师兄。

  好吧,虽然这对于她而言第一个任务本应该由她全权负责,但是她真的不知道该从哪方面入手啊……

  凌墨看起来要比她狡猾的多,一定是个表里不一的阴险家伙,这可是她的第一个任务如果失败的话估计很难再从老师那里找任务了——所以这次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手表里此时已经传出来噼里啪啦快速打键盘的声音,伴随着师兄慵懒好听的声线从手表的音孔里传出来:“程先生,年龄四十五岁,年轻时十七岁在黑帮跟着一大帮兄弟在A市当时最乱的街道群架PK一百人造成双方五十人重伤四人死亡而被当地警察通缉,之后通过特殊手段偷渡出国,三十岁以黑帮老大身份回国,有一个妻子,已死了十年之久,后来——”说到这儿,声音里已有了笑意:“太多资料不能像你透漏,但是我可以保证的是程先生的儿子绝对不叫凌墨,这些资料可是一定不会出错的,你是不是那个环节出了差错了??”

  阵若依愕然:“什么?不可能啊?在接受老师派发的任务之前有五十个黑衣男人来找我,老师也说了那是程先生派来的……回去的晚上就又有一个中年男人来找我,功夫很强,带进去的时候我就见到了那个凌墨,那个中年男人称他为少爷啊……怎么可能出错??”现在连阵若依本人也糊涂极了,师兄弄的资料确实不可能出错,他的电脑里网布着几乎全国的关系网,几秒钟的时间就能将别人查几年都不一定会查出来的资料显示出来,他可是在世界联邦情报局工作的人,难道真的是她弄错了??

  “好了,难得老头儿会派任务给你,值得好好挑战一下,等我睡够了就回国来找你。嗯??”

  “好吧,那师兄你休息。”阵若依很乖的按了挂断键,听得出来他确实已经累到了极点了,得到师兄回国助阵的话阵若依立刻放下了心。

  “不过也不能全部都靠着师兄完成吧??”阵若依纠结了片刻,还是想着自己先做做准备工作,就算到时候师兄回来自己做的准备没有决定性的性质,但也让师兄瞧瞧自己真实的本领也不错啊。

  思及此,阵若依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了小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