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P匠^¤网正:版EB首w发7

  回了酒店,颇有些气急败坏又只能强压下脾气注重修养的凌墨只能暗暗压下心里的火气,将阵若依送回酒店后便开着车离开了。

  阵若依踱着轻快的步子来到落地大窗前慢慢的揭开窗帘看外面凌墨的车子倒车离去,这才兴奋的哈哈大笑,捂着肚子几乎笑弯了腰。

  “滴——滴——”阵若依突然严肃,将手腕凑近耳朵,手表里机械的女声发声:房间内监控系统启用——房间内监控系统启用——Sh-it!!!

  阵若依的脸顿时白一片红一片的像调色盘一样难看,刚刚才离开多久??竟然将房间里面的监控系统启动了??果然那个凌墨看起来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娘的衣冠禽-兽!!

  咬牙切齿了一会儿,阵若依低声开口:“扫描房间监控系统具体安设位置。”

  “滴——系统监控装置设备,大厅角落,大厅角落。第二处系统监控装置设置,卧房抽屉,卧房抽屉。”

  “扫描监控性能——”

  “滴——针孔摄像,射程直径360度十米之内。隐形高端摄像头,单质全方位拍摄十五米以内。”

  阵若依喃喃道:“大厅和卧室??还好没放在卫生间,不然老娘现在就出去和他拼了!!”阵若依咬牙切齿,竟然一招不行再来一招,这招更损!!

  “滴——是否启动摄像头干扰系统,是否启用摄像头损毁系统,是否启用——”

  “否!”阵若依毫不犹豫的开口,要是她真的这么做了岂不是暴露了??她直到现在都弄不懂程先生父子找她做什么,还不如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样明面上似乎是敌在暗我在明,实际上则是她在暗他们在明,这样才有把握一些。

  没一会儿阵若依又奸奸的笑了,嘿嘿从来都是她监视别人,现在竟然还会沦落到被人监视的一天。程先生,凌墨是吗??敢监视姑奶奶我就要承担好姑奶奶我发怒的后果,阵若依挑眉,放在身侧的手轻轻的攥起。

  走进卧房,阵若依装作毫不在意的瞥了几个抽屉一眼,很快就确定了高端隐形摄像头被安在了哪个位置。现在科技很是发达,在针孔摄像机之后还发明了多项令人防不胜防的更难发觉的摄像头,但是对于真正的高端隐形摄像头发明者就是木原师兄来说,她在几年前就已经嚣张无比的带着隐形摄像头帮着师兄试验了几次成效,优点与缺点都熟记在心,没想到今天竟然还有人拿着这个落后的摄像头来监控她??

  隐形摄像头的确是比一般的摄像头厉害得多,更多原因在于它全身都是用特殊的透明材料制作,就好像玻璃一样,制成了比头发丝还要压缩很多的一个小点,肉眼难以发觉是一个特点,但真正被人称为隐形摄像头的最大原因却是所有探测监控设备的东西都无法探测到隐形摄像头的存在,这当然不是师兄木原到底有多么的厉害,而是他刚好有幸得到了一种特殊材料,也就是全程制作隐形摄像头的特殊隐形材料,这就相当于一种电磁等物的绝缘体,间接的也不会被其他设备探测到。但它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当然对于这个弱点师兄木原当初在申请发明专利的时候并没有说,那就是隐形摄像头必须得同一种任意的塑料制品放在一起,否则就只是一块普普通通没用的透明小东西而已。好在制成的隐形摄像头成品都在师兄木原的建议下全都统一自动将塑料和隐形摄像头安在了一起。

  阵若依将视线慢慢的定格在床柜之上的那个与其他柜子不同,多余出来的同色纽扣上——嘴角浅笑,将目光轻轻移开。

  将出去带回来的获胜品小企鹅放在大床边上的枕头边,阵若依伸了个懒腰,给自己倒了杯水,仰头喝了一口重新放在床柜上,这才下床及拉着粉红色的拖鞋走到大厅。

  这次没有去探查摄像头的位置被安放在哪里,阵若依将冰箱打开却发现里面的食物早就在昨天被她吃的一滴不剩。

  不由摸了摸扁扁的肚子,早上只吃了半个冰激凌剩下的半个还都贡献了凌墨的西装,可怜现在已经是上午一点了,她还没有吃早饭呢。

  应该吃饱了再捉弄人的——阵若依不由暗悔。

  “请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呢?”刚打开门,脸上带着标志笑容的酒店服务员就已经一脸亲切的站在面前。

  阵若依眯着眼睛装作不经意的回头环视了一眼大厅只能暗自咬牙,靠!这是要变相囚禁的意思吗?刚开门就已经叫来了服务??

  不过她原本也没打算出门,有人帮忙解决一下肚子的温饱总比她饿着要强,阵若依转过头立刻回了个笑眯眯的同样亲切的笑容:“啊——是啊我还没有吃午饭呢。”

  带着标准笑容的酒店服务员闻言再次附送一枚甜美的笑容:“是这样吗?不知小-姐需要点什么餐??我这里有一份菜单小-姐可以参考一下。”说着手上便和变魔法一样递来一张菜单。

  阵若依挑眉,这么周到的服务啊??连菜单都率先准备好了??这不是早就知道自己要吃饭的节奏吗??

  阵若依很是配合的装作惊讶的笑,伸手将菜单接了过去:“啊正好需要这个,太谢谢姐姐你了。”阵若依随手翻着发现里面的菜看起来都很精致,便随手挑了几样最贵的又好吃的:“那就先这几样吧,这些什么时候好??”

  酒店服务员伸手接过菜单,很是良好素质的开口:“好的小-姐,请稍等片刻,餐点二十分钟后便可以享用了。”

  阵若依满意的点点头,看酒店服务员转身离开,这才关上门。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

  尼玛!是要她在这几天里一直演戏的意思吗??阵若依故作平静的表情里,一双好看的眸子正往外喷发着愤怒的火苗。

  转过身来时,脸上已经换上了正常的表情。

  呆坐着实在无聊,尤其心里明白还有人监视的状态下,阵若依只好打开电视机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二十分钟很快过去,当门铃不紧不慢的响起的时候,阵若依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直接赤脚下地跑着去开门。

  “太好了,快进来。”简直就是香气四溢啊,阵若依赶紧侧身让一群端着盘子的人进来。

  将所有的食物全都放在案几上,酒店服务员便已经率先开口:“好的,请小-姐用餐愉快。”说完便转身准备退出去,阵若依赶忙拉住。看她不解的回过头,阵若依连忙笑嘻嘻的说:“是这样的啊姐姐,冰箱里的东西全都吃完了,还能弄得来吗??”

  酒店服务员闻言脸上挂起古怪的笑,但还是好脾气的点点头:“好的小-姐,不知道小-姐具体想要什么?”

  阵若依想了想最终还是摆了摆手:“我没有特别爱吃的但是也不挑食,就是以前冰箱里放的那些,你重新给我弄满就好了。”

  “好的小-姐,请问还需要其他的服务吗?”

  “呃,暂时没有了,我先吃饭吧”

  “那好。”酒店服务员点头:“那么再次祝小-姐用餐愉快”

  阵若依回着笑嘻嘻的点头,将酒店的服务员全都送出去后,这才摩擦拳掌准备好好享用一顿午餐——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她的早餐。

  一阵风残云卷,案几上的食物再次呈现了早上那副混乱不堪的凌乱景象时,满意的四脚八叉躺在沙发上抚摸着圆滚滚肚子的阵若依并不知道看着监控屏幕的人此时正玩味的笑着,鼠标将阵若依的脑袋放大,那副满足的表情实在是活灵活现。

  铃声突兀的响起,阵若依摸了摸肚子略微艰难的扶着沙发坐起身,看向客厅里面的电话。

  “喂?”

  “吃了没有?”温润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阵若依翻了个白眼,突然想起什么只好耐下性子道:“哦,吃了”

  说着还应景的打了个饱嗝,擦了擦早已经干净的嘴巴:“有什么事快说,我吃饱了还要补眠。”

  电话里凌墨呵呵的低笑:“没什么,那你睡吧。”

  阵若依做了个OK的手势,又想着自己应该是不知道有人在看,于是便说:“好,挂了。”

  挂上电话,阵若依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慢慢的走回卧房,躺在大床上将被子给自己盖了个严实,没一会儿呼噜噜的打呼声便从凸起的被子里清晰的传了出来。

  “滴——房间监控设备暂时关闭——”

  原本应该闭上眼睛熟睡的阵若依眨眨眼睛,心想果然,至少凌墨那臭变-态安着监控设备不是为了看她睡觉这么变-态,她心里多少舒服了一些。

  头上的被子依旧盖着,阵若依低声道:“复制房间内部景象,启动监控设备再次开启转接系统——”

  “滴——滴——滴——房间景象复制完毕——滴——滴——滴——隐形摄像头内部结构更换,输入转接复制景象完毕——”

  阵若依满意的呼出一口气,这才伸出手将头上的被子揭开。

  嘿嘿,姐姐我睡觉这次怎么也能睡上五个小时左右吧?你就看着刚刚的画面继续沉醉吧臭家伙!!!

  阵若依得意洋洋的起身,揉着鼻子将卧房的门反锁,抬起下巴在手表上快速的输入一大串字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