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说你没吃饭呢——”凌墨有些无语的看着凌乱不堪到处都是食物碎屑的案几,只好寻了个沙发坐了下来。

  阵若依随手拿起刚吃了没多久的冰激凌舀了一勺吃了起来。

  “大早上的吃这个??”凌墨伸手夺过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阵若依膛目结舌:“你干什么抢我的冰激凌??”

  “吃这个。”凌墨表情很自然的将手上一直提着的便当早餐放在阵若依面前。

  阵若依立刻露出嘲讽的笑,看着凌墨义正言辞的说道:“喂,我可是才十七岁的女学生,我是不会喜欢上大我好几岁的你的,所以,你的早餐怎么拿来的就怎么拿走OK??”阵若依将便当早餐推回去,再次扯了个皮笑肉不笑完全没温度的敷衍笑容:“哦,刚起来还没刷牙呢,有点口臭不要介意哈。”阵若依说着伸了个懒腰:“那你随便,我先去洗漱一下。”想着住酒店的钱还是凌墨付的,她也不好意思直接将讨厌的凌墨推出去,毕竟现在身为穷学生的她是没有钱住这样高级的酒店的。

  凌墨依旧是之前无奈的表情,刚张嘴阵若依就伸出食指打断:“得!!您不喜欢我,那最好不过了,不过我这人比较自恋怎么办??所以你还是不要做让人误会的事就好了,你放心我只要在这儿再呆上两天就会离开,不会麻烦你太久的。”

  凌墨被牙尖嘴利的阵若依堵得哑口无言,心想这丫头果然是传说中的难伺候啊——阵若依转身去了卫生间,凌墨看着凌乱的案几呆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无奈的将手边的便当早餐推放在一边,自己起身开始慢慢的收拾案几上凌乱的现场。

  阵若依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出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走错了,皱了下眉看着焕然一新跟刚进来酒店的时候差不多,不由瞪着已经坐在沙发上一派悠哉看着报纸的凌墨,但想想老师的任务,阵若依还是决定暂时压下一口恶气。

  算了,喜欢就喜欢呗,还方便她行事,虽然这第一次任务她很想靠自己的本事独立完成,但是想着只要这次的任务圆满结束,以后的任务自然也就跟着滚滚而来,阵若依也只能潜意识的表示赞同自己的一些略微卑鄙的想法了。

  毕竟她也是开始就拒绝过得不是??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吗??”要让她自己一个人待在这个房间里她绝对会被逼疯的,可是电视不爱看,吃的都被她吃的差不多了,冷热酸甜辣几乎都尝了一遍觉得味觉都快要消失了——“好玩的??”凌墨的表情看起来比阵若依还要茫然。

  阵若依无语:“你不是富家子弟吗??富家子弟不是对吃喝玩乐挺擅长的吗??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阵若依一副鄙夷的样子看着他。

  “……我回家的时候很少……而且不会和其他的富家子弟在一起,所以大多数的事情都不太清楚。”

  “什么??”阵若依塞了一块薯片放进嘴里铿锵的咬着一边不忘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天他:“你不要告诉我你都脱离社会生活了”

  8%更新\d最H快R上酷匠}网+A

  凌墨摊了摊手没否定也没肯定。

  阵若依扶额,逗她玩儿吧???竟然比她还不如??

  凌墨笑着开口:“那你要干什么不如告诉我——”

  “你一天都陪着我??”

  凌墨愣了一下:“呃,当然可以”

  阵若依抖了抖身子,觉得恶俗的很——他们貌似才是昨天晚上正式见面吧??何况她可是有伟大理想的人,谈恋爱结婚这种地球人类普通小女人不算愿望的愿望可不在她的计划之内。她可是发誓要做比老师还牛叉的人,她可忍受不了那些在没志气人类眼里什么西装革履什么风度翩翩什么事业有成的所谓完美另一半在身边。而且在阵若依眼里,凌墨最多就是一个长相不算赖有钱又有点势的富二代。

  就算有一天她真的要结婚的话,也一定是要选像师兄那样,有着超极本领靠着一个一个任务就有无数金钱汇入瑞士银行的低调帅气有真正本事的人。

  而不是——阵若依笑眯眯的看着凌墨:“那好啊你说的,那你可要负责保护好我啊,我今天要去游乐园玩”

  她在没有遇到老师的时候真的可以说是尝尽了世间百态的各种辛酸史,一直住在孤儿院里,什么外界传的朋友又多又热闹,她们孤儿院掌管的是一个将近五十岁的老妇女,孤儿院的孩子们都给她起了一个变-态修女的称呼,每天吃不饱,为了一点儿吃的还要争抢打架,没有新衣服穿,还经常被体罚,游乐园??别闹了那就更是遥不可及的梦了。

  所以要说她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的话,应该还算是小时候做梦都想要去的游乐园了吧??

  “游乐园??”凌墨表现对她说出来的话很吃惊。

  “嗯——不可以吗?哦那算了。”阵若依随意的摆摆手,那也只是小时候的梦而已,现在对于只要去只一次就会得到许多师兄姐馈赠的她来说,去游乐园玩一圈是没有一点负担的。

  “那现在走吗?”凌墨站起身来。

  阵若依呲牙一笑,跟着站起身来:“当然啦,那走吧。”阵若依表现出一副非常开心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恶趣味。

  取了车,阵若依直接打开车门坐了上去:“最近的游乐园在哪儿你总该会知道的吧?”

  “嗯。”凌墨神色有些迟疑着,倒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车停在游乐园门口,阵若依直接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凌墨随后走在阵若依身边。只是今天正式的装扮实在不适合这个小孩子来的地方。加上两个人男的帅女的漂亮,更加是赢得了许多人的注目礼。

  阵若依对此完全没往心里去,但凌墨却皱着眉,强忍着没有拉起阵若依离开。

  阵若依余光瞥见凌墨这幅样子不由暗笑,看来他不适应在这里啊??那太好了。

  虽然觉得今天他的这一系列行为只用喜欢她解释确实是特别牵强。这是一种她与生俱来非常准的直觉。

  昨天的时候凌墨对她笑着,帮她的忙只是一副淡淡的,看似温润其实只是随手而为一般,但是今天却特意过来送早餐,还陪她去游乐园——嚜嚜……要是真的敢拿她玩什么心计,那她可就只能说不好意思了……最好她的这一切想法都是想多了。

  阵若依将头上的运动帽正了一下,迈了一下向着前面出发。

  “我们先玩这个吧,你能打中吗??”

  阵若依兴致勃勃的扭头看着旁边的凌墨问道。

  “可以。”凌墨从开始就一直不曾舒展的眉依旧拢着,恰巧身边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孩儿经过,凌墨的眉皱的越深了,想都不想就直接移开步子躲过小孩儿不经意的衣服摩擦。

  阵若依将一切看在眼里,挑眉,洁癖啊原来??

  阵若依直接伸出紧紧的攥住凌墨整洁的西装袖子,直到皱巴巴一片这才满意一笑,装作丝毫没有注意到凌墨从低下头来就变得僵硬的表情:“欸?是吗??那你先帮我玩儿,我要那只小熊,你帮我弄来好不好??”

  “嗯。”

  阵若依暗笑。

  待老板拿着胜利后的小熊奖品来到阵若依身边时,阵若依笑眯眯的接过去。同时用力的拍了拍凌墨的肩膀:“啊这就是我喜欢的太谢谢你了帮我拿到,这样吧,为了感谢我请你吃冰激凌好不好?”阵若依烨烨发光的眼睛兴冲冲的看着凌墨。

  凌墨微皱了下眉宇,但看着阵若依兴致高昂的样子忍着没泼冷水,只好道:“那东西吃多了对肠道不好,少吃一点儿吧?”

  “没问题。”阵若依闻言咧嘴笑开,立马比了个OK的手势。

  将凌墨拉到买冰激凌的地方,阵若依随手点了两份草莓味的,拿在手里便拉着凌墨坐在一边的桌子上。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我坐着就好。”凌墨伸出拒绝阵若依递来的草莓冰激凌。

  “不行——”阵若依强行将冰激凌塞到他手里:“都说了请你吃的你怎么可以拒绝?而且你刚才不是还说这东西不能多吃的吗?让我吃两份不会很多吗?”

  凌墨很无奈,看着手里的冰激凌不知道该怎么办。

  阵若依则一边吃着一边暗自打量,咦?脾气这么好?难得难得。

  “咦?——那个东西好好看啊”像是突然看见了什么有趣好看的玩意儿一般,阵若依猛地站起身来,哪想到手里的冰激凌直接从阵若依的手中脱离飞出,直直的掉到凌墨的西装外套上,留下一滩十分显眼的痕迹。

  “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儿吧我帮你擦擦——”阵若依连忙从口袋里找出纸一手抓着凌墨西装的一角狠命的擦——凌墨的脸此时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阵若依暗笑,这次你要是还能忍住,姐姐我就佩服你了。

  凌墨最忍受不住的就是自己的东西脏了,此时见阵若依越擦越脏,当即伸手一把握住阵若依的手:“算了不用擦了,我现在出去新买一件就是了。”

  阵若依抬头:“啊??那多不好意思啊让你重新花钱,没关系没关系,我一会儿就给你擦干净了。”于是阵若依低下头来继续埋头苦干。

  嘴角则扯起恶魔的趣味笑容,嘿嘿,敢打姐姐我的主意,就让你好好头疼头疼。

  凌墨原本想要强劲拉回已经被阵若依抓着皱皱的西服,突然瞥见她嘴角的笑,这才猛然反应过来她这根本就是故意的,俊脸彻底黑了下来:“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

  阵若依撅嘴,停下手里的动作做小媳妇儿样:“哪有,我好心请你吃冰激凌,又不是故意的——”

  凌墨揉了揉隐隐发作的太阳穴,将可怜的西装从阵若依的魔爪里一点点解救出来:“好了,你若是不想玩的话我们先回酒店。”

  阵若依暗中背后做了个胜利的手势,脸上故作为难:“那好吧,你要是没有时间的话我们就回去吧——”

  心里暗翻白眼:你以为谁想和你一起玩儿啊谁想和你一起玩儿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