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墨挑眉:“你确定??我可不会第二次带你出来,他们如果发现你离开了,应该会第一时间找到你的学校。”

  阵若依想起下午带走自己的那个中年男人,沉默了,说她是正好跟着那人去一趟吧也不尽然,因为就算她不想去,那个中年男人也有绝对的本事带她走,她直觉对上她的时候他甚至连五分之一的本事都没拿出来。

  阵若依转了转眼珠,一副鬼机灵的样子突然歪着脑袋对着旁边开车的凌墨笑嘻嘻的说道:“啊——是啊,反正你都带我出来了应该不介意再多收留我几天吧?”

  凌墨瞥头看着献媚状的阵若依微启唇:“我介意。”

  阵若依被睹,瞪着眼睛道:“喂你有没有同情心啊??难道你今天带我出来让我睡大马路吗??这是一个喜欢的人会做出来的事吗?”

  凌墨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颇为头疼的再次声明:“丫头,我真没有喜欢你——”

  刚好到了位置,凌墨停下车,转过身子对着正望着他明显不相信的阵若依认真地说道:“我该怎么给你说呢?我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是不会喜欢上你这个小丫头的,嗯??”

  “噗——”阵若依感觉自己的自尊心顿时哗啦啦的碎了一地。呃,她不是美女吗??

  说不上来的恼羞充斥在心间,虽然如果凌墨承认自己喜欢她的话她会很骄傲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姐不喜欢你这类型的。”但是——虽然不喜欢还被不喜欢的人率先开口我对你一点儿感觉都没有这种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啊阵若依表示——凌墨看着阵若依立马变黑的脸,眸子里浮上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笑意,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今天晚上你就先住在这儿吧,记得三天之内最好不要外出。”

  阵若依的注意力立马被转移,探头去看六星级酒店闪烁的霓虹灯,皱着眉头道:“我说,你不会在这里面安插监控我的摄像头吧??”

  凌墨唇角一僵,她到底把他想成了多坏的人了:“放心吧,我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阵若依顿时一笑:“好吧,那我相信你。”接过凌墨递过来的房间门牌号,阵若依解开安全带便打开门走了下去。

  凌墨看着阵若依走进去,这才揉着太阳穴一笑,摇了摇脑袋开车驶离了这里。

  并没有看到原本进了酒店的阵若依在他转车离开的同时突然探头看着窗外,一瞬间闪进门内,抬起手腕将手表一按,一阵朦胧的光晕闪过,方才的地方再次消失了踪影。

  ————“娘的!我这次一定要一雪前耻!!!”咬着牙根,扎着高高马尾辫,穿着一身劲装迷彩服背着负重的阵若依两手抓着粗糙的麻绳,一边用力的手脚并用攀登着峭壁悬崖。

  冷风呼呼的在阵若依的耳旁响彻不停,低头望去便是深不见底的深渊,阵若依牙根咬的更加用力了,一边心里暗示自己不要低头看不要低头看,手上交换向上攀爬的频率更快了。

  “呼——终于到顶了。”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阵若依一屁股坐在悬崖边的大岩石上,鼻孔里喘着粗葛的气息。

  将手腕,胳膊,腰腹,腿,和脚腕上的负重铁器一一取下扔在地上。背后亘古不变的旅行背包鼓鼓荡荡的,阵若依憋着气将旅行背包腾空,用力一抖,噼里啪啦的里面便掉出来一大堆东西。

  阵若依从迷彩服的肩膀口袋里找出一个拇指粗的黑色管瓶,揭开瓶塞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出来,是一些可以发光的小萤石,五彩缤纷的特别好看。

  从背包里掉出来的东西里胡乱摸索了一阵,找出一个硬邦邦的圆形凸起物,然后将那些小萤石一一安在窝槽里,那原本只是闪着微光的小萤石便在一瞬间发出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周围五米的位置。

  亮如白昼。

  “好!!”阵若依眯着眼睛坚定的看着地上的一大堆看似混乱的垃圾,嘴角扯出恶魔一样的笑容:“就让姑奶奶我好好让你们见识一下姑奶奶的本事好了。”

  地面上摊开的东西大都是零散的的枪支零件,铁筒针管,棉花酒精,螺丝钉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应有尽有。

  阵若依快速的拿起一个枪支的零件,迅速的摸索找到相应的零件重组,一阵噼里啪啦的快速组合,一支崭新的A4新型手枪就已出现在了阵若依的手上。

  阵若依看也不看的随手将手枪扔在背后,继续埋首重新组装那些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垃圾零件。

  整整二十五分钟,所有的零件全部被整合完毕,阵若依满意的伸了伸懒腰:“好,任务正式开启。”

  扭动了下脖子,阵若依起身将所有整合完毕的枪支器械全都揽进背包里,手表内侧的按钮一动,阵若依身上的迷彩服便再次换成了全身黝黑的黑色全身劲装。

  就像在一秒钟之内完成了神奇的完美蜕变一样,方才还看起来英姿飒爽的女军人一下子变成了暗夜行走的神秘特工。

  她虽然是路痴症和颇为严重的夜盲症患者,不过只要安上了眼睛照明系统,无论走到哪里在她眼里便都是一片亮如白昼。没有人知道从被带进了密室她便偷偷丢下了一样东西。

  黑面下阵若依绯色的唇角邪魅的牵起。

  嘿嘿,跟她玩儿??也不看看她身上带了多少宝贝,今天就等着姑奶奶将你的落脚点炸个粉碎吧——阵若依挑眉,抬起手臂按着手表处的一个按钮,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句输入:“目标点植入系统——”

  “滴——A市东向一万八千米位置,地下通道第五十二个房间。”

  “目标点活生物扫描——”

  “滴——,一人”

  什么??一人??

  “锁定周围方圆八百里活生物扫描——”

  “滴——目标锁定太大,不易确定数量”

  “sh-it!!”

  “滴——任务输入无法执行——”

  阵若依瞪眼:“启动瞬间移动功能,目标地点,目标植入向东方向三百米外。”

  光芒一闪,悬崖处的阵若依再次消失。

  荒凉的公路处,猛然出现的阵若依快速的翻过障碍物潜伏在道路旁的暗草丛里。

  “活生物扫描——”

  “滴——无人——”

  “监控器械扫描——”

  “滴——滴——滴——目标点数量众多,此前向左三米位置,向后十米位置,十五米位置,中空二十米位置,斜中空八十米位置,二百米位置,前方五米位置,八米位置,十五米位置,三十五米位置,五十米位置——”

  靠——阵若依目瞪口呆,这可是距离他们的住处三百米以外啊……竟然安了这么多的监控系统??

  “监控系统植入点暂时隔离,接目标向南方向五百米位置,同时启动!”

  “滴——滴——滴——”手表上的蓝灯一直闪烁不停,看的阵若依心脏紧巴巴的。

  “目标三分之一安装拆解损毁系统,报警系统,临时紧急措施系统,是否继续启动?”

  什么????

  阵若依彻底服了安装这些的人,目瞪口呆了一会儿阵若依想,现在离得这么远都是这样密麻的监控系统,若是靠近大门口就能一脚踩一个监控器了……

  迟疑了片刻,阵若依咬着唇还是打算今天晚上暂时停止行动。没进展总比打草惊蛇的好。

  叹了一口气,阵若依果断的收起手上的手枪插进腰带里,按动按钮便再次消失在原地。

  “啊——真不爽我竟然真的就这样回来了——真没用啊”六星级酒店里,阵若依洗了澡此时已经换上了长及膝盖的白色睡衣,脚上及拉着一双粉色的可爱猪拖鞋,海藻般的卷发此时半湿的披散在后肩,白皙的尖尖瓜子脸此时更加显得小小的,阵若依胡乱的抓着脑袋。

  背包里一串纯音乐传了出来,阵若依蹙眉,看着手腕上手表显示的时间,现在这么迟的时间谁会打电话来啊??

  “喂?”是个陌生的号码,阵若依更加疑惑了:“请问你是??”

  电话里传出粗粗的气息不均的喘息声:“快,坐车到新四街,带上医疗设备。”

  阵若依猛地瞪大眼睛:“师兄?是你吗?你现在怎么了?”说话间已经匆忙的站起身一只手往睡衣上套了一件外套,从背包里找出一个备用的小型药箱。

  “别问了,小心一点儿别被其他人看到。”

  阵若依慌忙的点点头,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阵若依刚带上药箱往外跑,步子突然顿住。

  朝房间里看了看,突然脸色难看的捂住肚子,猛地冲进了卫生间里咣当一声把门关上。

  “师兄——”下了出租车,阵若依全身黑色劲装的背后还背着一个用黑布裹得极为严实的长形东西。手表里根据卫星定位显示师兄最后信号出现的地方就是这里,新四街后巷的一个废弃屋子里。

  “师兄——”

  压抑的呼吸传来:“我在这儿”

  阵若依立马转过头,松了一口气,借着月光看见大圆铁桶后面果然蜷缩着一个黑色的身影。

  阵若依立刻冲过去半蹲下,焦急的扶住那人的肩膀:“师兄,你不会中枪了吧??胸口中枪?脑袋中枪??”不然不可能疼得这么厉害啊……

  w看x正版6章{节5上,C酷)匠网M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