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内阵若依也没想着出去,于是安安分分的仰头睡在地板上瞪着眼睛发呆,幸运的也让另一处隐蔽暗室里密切关注阵若依行动的一伙人放下了戒心。

  阵若依没想到那个程先生的儿子会很快返回,直到密室的门再一次打开,一群人端着桌椅瓢盆香气四溢的食物鱼贯而进摆满了整个小密室,阵若依才眨着眼睛反应过来。

  密室里面的人除了年轻男子全都退了出去,密室的门再一次合上,年轻男子就这样坐在阵若依的对面:“不坐吗?不是说你饿了??”

  “干嘛对我这么好?你有什么目的??”阵若依皱眉看着年轻男子,倒是坐了下来,只是开口疑惑的问道:“难道——你对我是一见钟情??”

  “噗——咳咳”年轻男子刚替自己舀了一碗汤放进嘴里听到这句话就喷了,咳嗽着无奈笑道:“你放心吧小妹妹,我是不会喜欢上谁的。”年轻男子将一个勺子递给阵若依。

  阵若依撇嘴,放什么心??虽然她平时挺讨厌那些追着她自以为深情却没用的男生,但是现在的情况他喜欢自己才好办事吧??不然她要怎么见到那个任务中的程先生?

  不过有的吃就好了。

  阵若依很快把注意力放在桌子上的吃的。

  给自己要了一碗米饭,就着桌上看起来很是丰盛好吃的菜便开始吃了起来。

  倒是那年轻男子除了刚开始的一口汤,放下后便再没有动过筷子,看着阵若依吃。

  “我说——”阵若依忍不住用筷子敲了敲碗壁:“你没事儿能别盯着我看不??还有,你叫什么名字??老是喂喂的喊着别扭。”

  年轻男子笑:“我叫凌墨。”

  凌墨??不姓程??阵若依眨眨眼脸上一团困惑。

  “在想什么?”将阵若依一直吃的一盘鱼推到她面前,年轻男子微启唇道。

  “没什么,不过……你能带我出去吗?”阵若依咬着筷子,神情颇为讨好的看着对面的凌墨。

  凌墨挑眉,没有直接说不,也没有说答应:“但是你为什么会得罪我父亲?”

  得罪??阵若依垮下脸:“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不过,你父亲到底是谁啊??”现在不都称父亲为爸吗?这人怎么还是以前的一副称呼??她现在必须得弄明白,凌墨他老爹是不是她最终要找的那个程先生。

  凌墨被逗笑,放下筷子站起来:“好了,不和你玩了,我还有事情要忙,虽然你在这里没有什么自由,不过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我会记得每天送饭给你,不会饿到的。”

  阵若依连忙跟着站起来:“喂喂你还没告诉我呢。”阵若依紧紧地抓着凌墨的袖口不撒手,准备用组织里对待师兄姐一样的撒娇死磨手段:“你要去哪儿?你不能陪我呆着吗?万一你走了你老爹找我麻烦怎么办??对了,我明天还是要上学的,要是学校找不到人怎么办?报警的话不会把你们泄露吗??你带我出去吧反正我不会逃得,这里这么小连被子都没有你好意思让一个娇滴滴的女生睡在这么霜寒露重的地方吗??”

  凌墨讶异于阵若依嘴不停歇的大串说辞,微微一笑伸出另一只手将她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扒掉:“没关系,这里的保暖系统非常好,你若是害怕的话也可以启动光源,至于学校那一面,我估计现在学校领导人将会在明日凌晨同一时间收到一封阵若依同学的请假邮件,至于我父亲,他最多会派人来找你,不会亲自来找你的。”

  阵若依抽了抽嘴角,有种落败的凄凉感,眼睁睁的看着凌墨潇洒无比的走出去,而密室的门再次合上。

  “啊——要死了我怎么可以这么蠢?”坐在密室的凳子上的阵若依崩溃万分的揉着脑袋,现在是要怎样??她已经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果然老师从来不派任务给她实在是太有先见之明了,她竟然还未来得及向敌人施力就被控制起来了……

  阵若依猛地睁开眼睛,突地站起身就朝着密室的门重重的敲起来:“当当当——喂,门外的人听着,当当当——把姑奶奶我放出去,当当当——有本事咱们单挑,当当当——上午是五十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当当当——后来就换成一个老头子欺负一个小姑娘,当当当——我说你们还知不知道廉耻是什么东西了??当当当——有本事让姑奶奶我心服口服的呆在这儿,当当当——你们给我开门!!!当当当当当当————”

  大放厥词的阵若依完全没有想到在狭小的监控室里面方才走出去的的凌墨正饶有兴趣的看着监控屏幕上阵若依的举动。

  “少爷,现在要怎么办??”负责监控室的人此时已经是满脸铁青,这丫头现在已经骂人上升到骂少爷骂老爷的情况了,他由不得不胆战心惊啊。只是想着少爷一旦下了命令,他就冲进密室里好好地给那丫头一个教训。

  凌墨只微微瞥了一眼他就知道在想什么,看着监控视频里面的阵若依,突然改变了主意,淡淡道:“将她带出来,我带她走。”

  监控人员一惊:“可是,这是老爷亲自开口要抓的人。”而且还是刚刚抓回来的。

  凌墨脸上已有了不耐烦:“去带她出来,父亲不会对我的决定有任何异议的。”

  比起老爷来,不得不说他更怵这个看起来温润的少爷,心想这是少爷吩咐的,怎么也不管他的事,与其现在得罪少爷,还不如顺手卖个人情,于是脸上连忙换了一张笑脸:“好的好的,少爷我这就去带人。”

  密室里阵若依还在气鼓鼓的骂骂咧咧,完全破坏了她长相上该有的东西,而她却是丝毫不在意。

  密室的门打开,阵若依一惊,条件反射下直接出拳攻向来人。

  “啊——”一声惨叫响起。

  监控室里凌墨看着眨眼站在原地的阵若依,再看着捂着眼睛一脸痛苦之色蹲在地上的监控人员,眼里的笑意如何也止不住。

  “你这臭丫头,谋杀啊??”监控人员被突如其来的一拳打的眼泪横流,气恼的就想站起身给她好看,猛地想起监控室里还有少爷在看着,举起的拳头怎么也落不下去,喘着粗气一边暗想自己真是倒霉,遇到这么一个臭丫头。

  “谁让你突然蹦出来的?这是人类遇到危险信号时的第一反应好不好??”阵若依咳了一下,两只眼睛往旁边飘去。

  “走啦走啦少爷要见你。”努力控制着自己动手的冲动,监控人员一手捂着已经发青红肿的眼睛,恶声恶气的开口。

  “见你们少爷??那那个老爹呢??”阵若依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诚,一双黝黑发亮的眼睛紧巴巴的盯着监控人员。

  监控人员真想来一句你还想见老爷?等你见到老爷的时候估计就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了,但是碍于监控室里态度不明的少爷还看着,自然不可能说出来,只能用不太友善的语气说道:“只有少爷,你到底要不要出去??”

  能出去当然好啊。阵若依赶忙绕过监控人员溜了出去:“走吧走吧。”

  进来的时候阵若依是蒙着黑面罩的,现在才发现密室外头是四脚八叉的通道,每临近一点儿就会出现与刚才一模一样的密室,不由探头四处望望:“喂,走哪边??”

  监控人员不发一言,生着闷气走到阵若依的前面。

  阵若依只是开始的时候不太安分的到处看,后来就很乖的低下脑袋跟着前面的监控人员走,因为她发现,这么复杂又布置的完全一样的密室通道完全不是她能消化的。

  :》更{c新最v快L*上kL酷匠-*网

  将近十五分钟的时间,监控人员带着她来到一个比较大的房间里,还没来得及探头往里看,凌墨已经微笑着走了上来,侧头对前面的监控人员说道:“好了,你进去吧。”

  “是,少爷。”

  阵若依歪着脑袋看他:“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我怀疑……”阵若依眯起?好看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他,最后停在那张很是好看的脸上:“你莫不是真的暗恋上我了?不然怎么会送我吃的现在还决定带我出去?”

  凌墨一向风轻云淡的表情再次破功,抽了抽嘴角无奈的说道:“你还小,我不至于喜欢这么小的丫头。”

  阵若依瞪大眼指着自己:“什么?我哪里小了??我现在都在读高二了,十七岁OK??再说你多大呀??再大也就二十岁吧??还说我小,才大我三岁好不好?还有喜欢我怎么了??学校里面那么多喜欢我的人,你干嘛不好意思承认??”

  凌墨闻言只淡淡的摇头笑:“好了,确定要走了吗??我带你出去。”

  直接伸出捂住阵若依张口还欲说话的嘴巴,一手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外面带,对着挣扎的阵若依说道:“好了,如果还想出去的话就安分一点,不然被人发现的话你就只能重新待进密室里面了。”

  这一句话果然让阵若依安分了不好。

  阵若依没想到看似把手严密的密室竟然没有一个人在,也让他们顺顺利利的走出了密室。

  外面已然星空漫天,拥有夜盲症的阵若依更加没有办法弄清外面什么样的地形布置,就被凌墨直接带上了车,车子发动,一会儿便驶离了低调的晚上都没有一丝光线的梨园。

  “你现在要去哪儿?”

  “废话当然是送我去学校了。”阵若依翻了翻白眼很不文雅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