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若依挑眉,一副丝毫不受威胁的样子:“是吗?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事好了。”

  话音一落,阵若依眼神一厉,握拳朝着中年男子急冲而去。

  第一招,完美……落败。

  掌风被中年男子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阵若依气鼓的嘟唇,反手一掌甩去,同时扫出右腿攻其下盘,拳法凌乱却胜在有劲,这是阵若依练了许多无数然后自己提炼反悟出来的攻人方法,胜就胜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以奇招致胜。

  但阵若依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中年男子竟然两次轻而易举的化去了自己凌厉的攻击。反而像逗弄小猫一样的风轻云淡的表情,这不是下午她攻击那群白痴的状态吗??

  阵若依觉得自己的骄傲受到了侮辱,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有本事你将所有的本事都使出来,我们好好打上一场。”

  组织里随便挑出一个师兄师姐两招之内就能将她打的进医院,所以她没胆子找他们格斗,外面却是一直碰不到相应的对手,今天看到这个中年男子的本事后,不服气的同时心底的战意反而变得更加猛烈了。

  阵若依勾手为掌,曲起手肘微退数步,整个人腾空向着走廊的柱子用力一踢,整个人悬空借着惯性朝着中年男子冲来。

  阵若依甚至都没看清楚中年男子是怎么出手的,脸上挂着令人讨厌的轻笑,一个反手就将阵若依制住。

  挣扎未果,胳膊却传来刺痛,阵若依气鼓鼓的跺脚:“怜香惜玉,怜香惜玉懂不懂啊大叔??我跟你走行了吧??别用力了OK??”

  阵若依一向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的态度,何况这次她本来就是要去见那个程先生的,于是就算是半推半就的妥协了。

  中年男子看她疼的皱眉,也就稍稍放松了手上的力道:“千万别耍什么花样,我有几十种办法在第一时间抓住你。”

  阵若依对此只能无奈的翻白眼。

  阵若依倒是没想到这个不法之徒竟然还敢光明正大的开了车子进武岚高中,被不算绅士的推进车子后驾驶座位的时候阵若依不由的愤愤想到:什么破烂让全国学生争破头颅都想进来的高府学院啊??保安系统竟然这么差???!!

  直到被运送出了学校大门口,他们的车子都顺遂的一路未有人来勘察一下情况,阵若依不由的摇脑袋。

  开车的另有其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呃,好吧,虽然她自己也勉强只能称得上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

  阵若依扭头看着同自己一起坐在后排座位还不忘一手制住自己胳膊的中年男人无奈的开口:“大叔,你不用对我这么不放心,虽然我也知道自己厉害得很,但是我有非常强的求生意识,没胆子在车子高速行驶时跳车的——”

  闻言中年男子瞥了阵若依一眼,却还是未挪开手,阵若依怒,竖起秀气的眉头,想了想还是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放在淑女型的女汉子身上也是同样的道理,于是瓮声瓮气的开口问道:“我说大叔啊,你口里的老大是谁啊?我得罪过他吗?话说我觉得这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啊——”深思片刻,阵若依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弄清事情始末,总不能傻咧咧的就这样被人坑了吧??

  中年男子闻言连瞥她一眼都省了:“这是老大直接交代下来的,有疑问的话你可以亲自去问老大。”

  废话!能问的话我会问你??阵若依瞪眼,抬起空闲的左手握拳,想了想只能忧郁万分的放下。

  “把我放开,我要远离你三米远!!”听她愤愤的语气,中年男子想就算她真的跳车逃逸,他也有绝对的办法在第一时间将她捉回来,于是放开了双手,阵若依立刻躲在车后座另一面的角落里。

  “不过——这是去哪里啊??”没一会儿,阵若依又不安分的探头看着外面霓虹灯闪烁,没想到这话倒是无意间提醒了中年男子。

  “将黑面罩拿出来。”这话是对前面开车的小伙子说的。

  阵若依疑惑。

  下一刻,中年男子就将黑面罩递在阵若依的面前:“你自己戴还是我帮你戴??”

  阵若依瞪眼:“喂!!你怎么可以对一个严重路痴症的人抱有这样的怀疑??”

  $T酷~@匠网,唯x一k正vf版,A其他:$都$是盗O%版:

  别说走过一遍的路了,就是走过二十遍让她自己找回路线那都是不可能的,所以刚才她根本就无心去注意外面的场景好,不,好???

  中年男子完全不顾阵若依的愤怒之色,探了身子过来:“那还是我帮你戴好了。”

  “别,我自己来,您可是有妻有儿的人,听过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不??”阵若依愤愤接过的同时还不忘嘴里多说几句话,难得一向没表情的中年男子听到这句话嘴角抽了抽。

  “不过——有没有好看一点的??灰色的也行啊?我最讨厌的就是黑色的了。”阵若依试图和解。

  中年男子瞥了她一眼,觉得自己几十年来被人称道的良好风度也被这丫头磨得所剩无几了。

  “好吧——”阵若依选择接受——给自己戴上黑面罩,眼睛立刻漆黑一片,于是阵若依干脆说了句:“到了记得叫我啊”便歪过脑袋枕着车座靠背睡了过去。

  中年男子嘴角越发抽搐的厉害,心里却是升腾起一点佩服,这小丫头,还真是好胆色,不知道是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才这样。•;;;;一会儿,呼噜声就很不文雅的响了起来,中年男子默默的扭头:“睡得倒快。”

  前面从头到尾没有说话的年轻男子闻言笑了笑,竟也有一股魅惑的风情:“这就是父亲要找的人吗?不过还真是有趣。”

  有趣吗?中年男子不由摇摇头,现在年轻人的品味他实在没办法理解。

  父亲??黑面罩下呼声依旧,那双灿然的眸子却始终睁着。程先生有儿子了??刚刚她匆匆看过的资料里似乎并没有写到啊??难道是老师为了考验我才没有将程先生的资料写全?

  “少爷刚回国来,这次打算呆多久?”这一句彻底解了阵若依的疑惑。

  年轻男子笑了一声:“这次估计会比往常多呆一些时候,是师父亲自开口放了假的。”

  嗯??师父??这话貌似信息量比较大欸——面罩下的阵若依眨眨眼睫毛,这个程先生的儿子有师父,看起来还不是中国的,那是哪里??老师竟然会没有查到这个人的存在??到底是哪里的势力呢??阵若依咬唇深思。

  “好,老大这次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句话说完,便再也没有人开口,没一会儿阵若依就感觉到车子稳稳地停了下来。

  “醒了!!”阵若依的胳膊被推了推。

  阵若依立刻直起身子做了个伸懒腰的动作:“嗯??到了吗?太好了这玩意儿憋得我都透不过气来了。”阵若依说着便抬手去揭头上的黑面罩。

  “带她去密室。”中年男子一把按住阵若依的手,对着旁边的年轻男子说道。

  眸光闪了闪,年轻男子看着头上戴黑面罩的阵若依说道:“好。”

  阵若依感觉到握住自己胳膊的手换成了一个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听着单调的脚步声就知道那中年男人并没有跟上来。

  走了一会儿阵若依便扭过头说话:“喂,密室?去密室做什么?你们不会是想要屈打成招吧?我说我可没做过什么事,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你们老大呢?我能不能见见他?喂!你倒是说话啊??”

  “你话很多——”良久,脑袋上方传出年轻男子饶有趣味的声音。

  “你声音还真好听。”面罩下的阵若依颇为厚脸皮的夸赞。

  “是吗?谢谢夸奖,不过你不必问我,我只是临时有了兴趣过来跑龙套的,至于老大找你具体是什么事,我也不清楚。不过可以告诉你的一点是,这个密室绝不可能是个暴力密室,放心好了。”

  面罩下阵若依翻了个白眼。装,再装!!本姐姐我早知道你是程先生的儿子了。

  “这玩意儿能揭下了吗?我真是路痴,只要这里的路左拐右拐,我绝对找不到出口。”在第N次被脚下的障碍物绊了一下后,阵若依终于忍无可忍的开口。

  “当然可以。”出乎意料的,没有中年男子在身边,这人倒是很好说话。

  下一刻,阵若依眼前的黑暗终于被一丝光线代替。

  阵若依也终于明白这个年轻男子的好心了——因为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所谓的四处不漏风的密室了。

  阵若依愤愤的瞪着眼前的人,还真是会装好人!!

  “你眸子很好看。”看阵若依瞪圆了眼睛看他,年轻男子好心情的扯起一边嘴角,双手擦净裤兜里。

  阵若依翻翻白眼皮笑肉不笑:“谢谢夸奖,公认的。”

  年轻男子轻笑:“还真是不客气。”

  阵若依后悔刚才跟着那人来这儿了,若是见不到程先生,她所做的努力就全都泡了汤——不由有些气馁,她还是习惯性的将一切想的太过简单,社会经验实在是不敢恭维。

  她如今的身份顶多是一个身手不错的高中女生,还没有一点儿背景,远远没有重要到能让A市幕后的龙头老大亲自来见她。若是不受制于人,她倒是随时可以想办法主动去接近那个程先生。

  ……为自己的头脑简单悼念三声,阵若依想起这个人可不就是程先生的儿子吗?于是兴趣一下子提了起来:“我说,我真的没做过什么事儿啊,你能不能帮帮我?你们老大是谁啊?我总不能临死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得罪了谁吧??”阵若依试图打可怜牌。

  年轻男子被她逗笑了:“放心,你死不了的,老大为人没有那么凶残的。”看阵若依明显不相信的眼神说道:“我向你保证。”

  切——阵若依忍不住又想要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他保证?他保证有个屁用啊??

  “我要吃饭,有没有饭吃??你们至少没沦落到折磨俘虏的地步吧?”密室里没有桌椅板凳,连墙壁都是滑溜溜的没有一点儿能撬动的缝隙,阵若依干脆找了个角落位置盘腿一派悠然的坐了下来。

  年轻男子嘴角含笑:“好,我去给你准备。”

  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阵若依刚探头去看外面的情况,密室的门已经合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