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十分不满阵若依对自己本事的怀疑,闻言老顽童一般的瞪眼:“什么高科技手段?你师兄要真有那么大本事直接就被人调进世界科技维修站了。”

  “——!”阵若依抽了抽嘴角。

  “好了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老人微微不舒服的动了下身子,刚朝阵若依探出手,手腕处的高科技手表就闪着微光,顿了顿,对着手表按了一下,片刻之后突然抬头冲着阵若依瞪眼:“你又惹祸了??”

  阵若依猜想估计自己以一敌五十的视频又被组织里的哪个无良师兄拍到送到老师这儿了,阵若依眼神游移,呵呵干笑:“老师,这也不怨我嘛——是他们主动挑衅的……”

  阵若依咬着唇想今天一定又会被老师骂个要死,刚闭上眼准备承受风雨欲来的压力,哪里想到老师突然仰头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哈哈哈……”

  阵若依怔愣,看着老师跌若疯狂的样子抽了抽嘴角愈加心虚了:“呃……老师,我错了,我知道不能随意惹祸,不能把我的非凡实力暴露,我应该被他们抓住然后暴打一顿不还手才对,大不了就直接报警告诉警察叔叔……我错了,以后我会尽量采取冷暴力手段……”您能别笑了吗??好渗人的说——“哈哈哈哈哈……好,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派给你一个任务吗?好,这次你也不用羡慕师兄师姐了,只要你能完成任务,我就可以让你在那所学校早点儿毕业重新换一个身份,在瑞士银行里打一些钱让你去旅游,怎么样?”

  阵若依疑惑的皱眉:“换——身份?任务??”她没听错吧?自从进这个组织九年以来就一直是可有可无的跑龙套小角色,别说任务了,她连这个市都没出去过……今天是突然天上掉馅饼了吗?

  “怎么样?你要是怕的话我可以将这个任务交给陆然去做……”

  “不行!”阵若依果断拒绝:“老师这可是我的任务怎么可以交给别人去做?没关系不管什么任务我一定会帮老师搞定的……”阵若依献媚的笑。

  老人眼里含着笑意,闻言点点头,从抽屉里找出另一份不薄不厚的材料来:“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先想办法接近这里面的人。”

  阵若依挑眉接过:“……程先生?没听说过,他是谁??”阵若依往后翻着,觉得往日自己背的一大堆京城权威级任务介绍里并没有这号大人物啊?不过老师亲自开了口的,不可能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才对,一想到这儿阵若依就喜滋滋的偷笑。

  “什么?他竟然是A市两大权威黑帮的幕后真正掌权人??”阵若依吸着冷气对着那一大叠资料瞪眼。这么牛掰??看起来才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眉宇间也没有坏人特有的狠戾和冷漠啊??阵若依不由的摇头,这世道看来越像好人的其实越可能是坏人——“他就是今天派了五十个人去找你的。”

  阵若依抽了抽嘴角不明白哪里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就莫名其妙平白无故的得罪了这样一尊了不起的大佛了:“那老师你这是要我羊入虎口的意思吗?”阵若依的眼神特幽怨。

  老人微微一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句话是哪位说的??”

  阵若依挫败的耸下肩膀,好吧,是她……!

  “那就由陆然来做吧——”老人这次很是爽快的伸手欲接过阵若依手里的资料介绍。

  阵若依死死地捏住资料一角,脸蛋憋得通红:“不行!这是老师交给我做的为什么要便宜那个小子??我来,我来做就是了!!”笑话,陆然可是小她四岁在这个组织里面她唯一的师弟啊……在两年前就臭屁轰轰的开始接任务笑话她,她怎么可能任由他拿去原本属于她的任务??好不容易才有这次机会的,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

  阵若依用力的扯过资料护在怀里:“老师我去,我先回去好好看看研究一下这个人的资料好好打算一下接近他的办法哈?那老师拜拜!!再见!!”说话一完阵若依转身就大步走了出去,深怕迟上一秒钟老师就会反悔似得。

  身后老人无奈的笑着摇头。

  “呃——这是哪里??”突然凭空出现穿着运动服头戴运动帽的女生茫然四顾着空荡荡的原野顿时有些傻眼,拍了拍脑袋又想起:“对了,姐姐我有导航仪,不怕迷路的——”

  “叮叮——”

  中指上类似戒指的浅褐色圆珠闪动。

  “这是哪儿?”师兄设计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工高智能高智力版全球卫星导航仪,不论在哪里都会随时知道自己在哪里,完全不受任何外界任何人因素的影响。

  机械的女声响起:“D市外城三千二百米处的一个死刑犯枪决执行场。”

  阵若依讪讪的抬手抓了抓脑袋:“还跑得够远……”

  对着手腕上的高科技手表按钮一按:“回去。”

  激光闪过,原地再次凭空消失了阵若依的身影。

  繁华的街道,华灯初上时没有人注意到小巷子深处幽灵一般凭空走出的一个穿着灰色运动服的女生。

  阵若依不由抬起手臂敲了敲手腕上的手表,表情着实无奈:“欸真是——怎么又走偏了??你这东西是要抗拒本姐姐的意思吗?”

  她完全是个路痴,尤其在晚上又会转化为悲催的夜盲症,当然不会普通意义上的晚上看不到路,而是在晚上的时候比白天还找不到路,阵若依抓了抓脑袋,随手抓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和善的老人问道:“老奶奶,请问一下这里是哪里??去市区武岚高中的路怎么走啊??”

  或许是阵若依问的问题太过白目,老奶奶闻言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才说道:“隔着这条街,穿过那个小巷就是。”

  汗——!

  阵若依也为自己的丢人汗了一把,环顾了一圈下来才发现白天放学的时候她经常走这条路,那家装潢高调的咖啡室正在眼皮子底下闪烁着霓虹灯。

  Yi更cO新N最I快上c酷H匠网i{

  阵若依打着辑讪讪的笑:“呃,我是外省刚招进来的高一新生,所以对这片不是太熟悉——那老奶奶再见。”

  于是赶忙转身在老奶奶奇怪的眼神注视下落荒而逃。

  “奇怪,明明这一年武岚高中以学校学生太多为由并没有招收过新生啊——”老人看着阵若依的背影念叨出这句话。

  “呼!”终于看到了武岚高中的大门,阵若依撇了撇嘴,拉着身后的旅行背包直接走了进去。

  “别动,跟我们走。”暮的,在经过照明盲区的校园走廊里,阵若依的背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阵若依的动作一顿,背后正抵着一个冰凉的东西,是匕首。未转过身来的脸蛋此时纠结一片。老大??下午那群白痴一样的同伙人??她几秒钟前还在为怎么接触到老师资料里面的人而苦恼不堪,现在倒是自己找上门了??不过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阵若依扭过身,抬下巴,冷笑:“你们是谁?你们的老大是谁?见我到底什么目的??”

  若是说她真的得罪了那个传说中的幕后黑帮老大,阵若依自己都觉得冤屈得很,从进入组织以后她就一直很低调,为了以防万一会突然得到老师的任务分配,她已经不止一次从师兄师姐那里通过各种手段贿赂来了各种重要人员的资料但却是一直没有得到机会,从升入初中和高中,学校都是老师帮着定的,为了怕人起疑,除了一年以来少见的几次老师传唤,她都是安安分分的待在学校寝室里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外界的认识也仅仅是那几大摞从师兄师姐处拿来的资料……

  这样宅女级别的人都能得罪黑帮黑龙老大???阵若依不由摇了摇脑袋心下叹了一口气。

  她趁着那人未出手,立刻快速旋转着脱离男人的控制,对着对面做出一个格斗的姿势。笑话,为了解释自己一身功夫的来源,老师甚至将她从小送进了武术馆学习,格斗,跆拳道,散打,空手道……一般只要能练的都被老师丢进去练了一圈并都拿到了可观成绩奖励证书,这也是有的时候阵若依手痒了完全不顾及的原因。

  “只要你打得过我,我就跟你走。”阵若依可不是没脑子的人,几年来师兄姐们都或多或少的给她传授过做任务的一些基本的注意事项,她在消失了一个下午的时候直接跟着这人走,不被人怀疑目的才怪,这样任务起码已经失败了一半,所以即使想去,也要适当的‘装装’,装装才好。

  黑暗中模糊的剪影慢慢走了出来,是一个穿着休闲服面盘坚毅的中年男人,只是随便一瞥阵若依就猜到他是个绝对不容小视的练家子。

  听他微启唇淡笑:“小姑娘,适当的时候也要学着服软一下,在你不知道的这个社会里,有多少人是你想象不到的,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别太盲目自大为好。”

  这是威胁??阵若依眨眨眼突然有些想要仰天大笑的冲动。什么?对她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话??虽然知道程先生是A市幕后黑帮的权威老大确实很震惊可以说是被吓了一跳,但这也仅仅是对于任务本身而言,光对程先生这个人,阵若依却完全没有一点紧张感,为什么??她身处的组织可是世界级闻名的地下第一大组织,里面的成员大都是世界之最的好不好?作为这个组织的最小师妹,她还是有福利可领的,除了传说中天才级别的完全没见过面的那些顶级高手师兄没见过外,她在进组织之初就被所有的组织成员罩了。程先生算什么??顶多就是两大黑帮的幕后老大而已,人数再多多不过组织,手下人才哪个比得过她的组织??都是一群胡打胡闹的小虾米罢了。只要师兄们愿意,随便哪个出来都可以炸掉程先生的老窝根据地,看他还怎么猖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