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比五十?”将旅行双肩背包往上提了提,阵若依状似无意的回过头瞥了一眼一路跟在自己身后的一群行踪诡异的人,玫色的唇牵起恶趣味的弧度:“有意思。”

  将大卷的长发拨弄在背后,阵若依一边不停地左右“打量”着周围,背着比她的头还要高看起来鼓鼓荡荡的旅行背包却丝毫不显得如何吃力,加上她略显高挑的身材和美艳的外表吸引了不少路人的关注度,可惜本人却是对此丝毫未觉。

  “一个冰激凌甜筒,谢谢。”夏天的正午就像是吃人的火舌一样,阵若依一边抬起手当做扇子扇风,从口袋里掏出钱买了一支甜筒大口吃了起来。

  “大哥,怎么办?”离阵若依六七米远开外的一辆黑色车子后面探出一个鬼鬼祟祟的脑袋,看了站在柜台边吃东西的阵若依一眼又缩了回去。

  “老大让我们带她回去,可她越往人多的地方去,我们现在也不好下手,再等等吧。”另一个声音响起。

  低弱蚊吟的议论声在喧嚣的街道上轻而易举的便可以掩盖过去,没人注意到在二人开口的瞬间,正吃甜筒的阵若依耳朵警觉的竖起,听到此,阵若依低笑:“原来是这样啊?不早说,浪费姑奶奶我的时间!”

  直接将还剩大半的甜筒随手一抛,华丽的抛物线在空中迅速闪现后,准确无误的掉进了阵若依背后斜四十五度角十几米远的垃圾桶内。阵若依拍拍手,抬起手动作帅气无比的扶正头上的运动帽,习惯性的将肩膀上的双肩背包往上提了提,便大步迈开往前走。

  “走了走了,她走了!”

  “快跟上——”

  方才阵若依准确将冰激凌甜筒扔进垃圾桶的情景他们并没有看到,不然也不会什么都不想,就这样跟在身后不设防的去了。

  闲庭信步一般走在前面装作不在意的扭头,余光正巧瞥见身后快速闪躲到障碍物后面的黑影,阵若依暗笑,到底又是哪个废物?连跟踪人都这么废柴?

  “咦?”后面的人总算有一个反应过来觉得不对劲:“她怎么越走越偏远了啊?”

  举目四望,面前只剩下了一条三四米长的公路,他们跟在后面连闪躲都没了可借助的东西,好在前面的人从未回过头。

  “笨蛋啊你!”直接给了说话那人后脑勺一个暴栗,被人称为大哥的人开口:“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们去打电话让老大派人送一辆车过来,待会儿我们直接把她携上车就走,快去!”

  被打了的人脸色郁闷的很,只能一手捂着脑袋说:“我早就打电话通知老大了,估计再过一会儿就会有车来接我们,咦?她这是去哪儿呢?”话锋一转,那人愕然的伸出手指着阵若依的背影。

  原本一直走公路的阵若依突然大步走向对面的山坡。

  后面的人大惊失色:“快,快追,那女的肯定知道我们在后面跟着了,可别让她跑了。”一声令下,一群穿黑衣人的青年男子一窝蜂的朝着阵若依的方向跑去。

  阵若依突然掉过头来,看着一群奔向自己的人甜甜一笑:“是啊,姑奶奶我可早就知道你们的存在了,只有你们还蠢钝如猪的还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一步步慢慢的跟着,有本事就来追姑奶奶我啊。”

  阵若依叉着腰,神情倨傲满嘴的脏话,却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反感,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被阵若依愚弄了的一群黑衣人。

  被人称大哥的平头中年男子脸上有一条深深的疤痕,闻言粗糙的脸部皮肤狠狠的皱在一起,像抹布一样:“娘娘的竟然敢戏弄我们,个小丫头片子让她好好看看我们兄弟的厉害。”

  阵若依闻言没有丝毫不悦,反而兴趣盎然的牵起唇,猛地转身快速的朝着公路对面的山坡奔跑起来。

  “快!快追!!”

  “他妈的别让人跑了!!”

  一片混乱的叫嚣声着实不好听,就这样五十个穿着统一黑色衣服的青年男子一窝蜂一样追着前面穿着浅粉色运动装的女生的壮丽景观,着实让人过目难忘,好在这里没有人经过,更是已近黄昏。

  “他娘的她怎么跑的那么快?”喘着粗气一群大男人努力了十级分钟也没有将双方之间的距离拉短一点儿,跑在最前面的人吼道:“别让她跑了,我们四面包抄上去,看一会儿她怎么跑!!”

  一令下皆响应,不同于众多青年男子气喘吁吁的样子,阵若依甚至连白皙的脸蛋都没有一点儿变红,扭过头看着四面八方朝着自己包抄过来的黑衣男子,阵若依眼里的趣味闪现的更加浓厚了。

  一直向前奔跑的方向突转,阵若依突然朝着右面的下坡路快速奔跑,跑在前面的男子尖叫:“快!快抓住她!”

  下坡路后是一个死胡同,以前的火车路废弃被填堵了,阵若依站在宽广的土地上转过身笑意盈盈的看着满头大汗追上来的五十个人不动声色的动了动手腕。

  “很好,用了五十秒你们全部到场!”阵若依环臂而立,神情倨傲而自大,看着面前站立在自己面前的黑衣青年男子满意的点点头,就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没有一点儿威胁的蝼蚁一般。

  五十个黑衣人显然也在为阵若依的镇定自若而感到困惑,这似乎不是一个女孩子遇到这样的危险场景该有的反应。

  “你若是乖乖的束手就擒跟着我们走,我们保证不让你受苦。”开头的脸疤男看阵若依已经没有路可走,得意的笑了起来。

  阵若依始终风轻云淡的看着他们,闻言抬起下巴,做了个准备格斗的姿势,朝他们勾勾手指,挑眉道:“废话少说,要开始就来吧。”

  “吆,看来是个练家子,胆量不小嘛”

  “哈哈她就是再厉害还能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小姑娘就是太过不计量力了啦”

  一片讥讽的嘲笑响起:“我看我们还是让着点儿小姑娘吧,路子,你上?你可是散打能手,记得可千万别把小姑娘给打散架了,抓住就好。”

  “好,我来!”一个虎背熊腰的青年男子从人群中站了出来,阵若依懒懒的抬眸看了一眼,冷嗤道:“不计量力,为了不被姑奶奶我打的屁滚尿流的,我看你们还是一起上吧。”

  “丫的!”被称为路子的人闻言愤愤的扯下外套就朝阵若依直冲而来。

  “嗨!悠着点儿!”

  阵若依轻笑,在路子拳头直冲而来的时候脚下一转,另一只脚悬空用力弹出。

  “啪——”运动鞋狠狠地踢在路子的胸口处,阵若依同时两手伸出攥住路子的衣领,一个用力翻滚从路子头顶翻过,两脚再次狠狠地踢向路子的后背。

  “咚——”路子甚至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阵若依几个动作轻而易举的打趴在了地上翻滚。

  不再等对面那群带着愕然的黑衣青年反应过来,阵若依急速奔跑驶向他们最中央的位置,双脚在地上用力一弹整个人腾空像离铉的箭一般对着其中一个青年黑衣人的胸口用力踹了几脚,同时勾拳出掌,抓住最临近两个黑衣男子的衣领用力一撞。

  “啪——”紧接着又是三个人同时倒地,阵若依两脚轻巧的落地,见状很是得意的弯起眸子,对着对面的黑衣男子勾了勾食指:“不是要教训姑奶奶我吗?还不快动手?”

  阵若依的语气实在是嚣张得很,对面的青年男子却是脸色郑重了起来,显然他们已经认识到,就这样轻而易举几个动作打趴下了四个男人的小姑娘,实力确实不算弱。

  “妈的不要一个一个来了浪费时间,一起上把她抓住我们就完成了任务了!!”开头的刀疤男恶狠狠地开口。什么以多欺少,只要完成了任务拿到钱就行。

  于是几十人同时一拥而上。

  “好机会!”阵若依丝毫不显得紧张,反而挑着眉摸了摸鼻子,在最前面一人拳头递来之时,脑袋向后一撇,身体后仰,同时双脚往下一屈,一个横扫让那人狠狠地跌落在地。又是惨不忍睹肉体与地面相撞发出的沉闷声音——“咚——”

  阵若依闻言微叹了一口气摇摇脑袋:“下盘不稳还学着人家学练功,我看你还是重回幼儿园好好学习再出来吧。”

  掌风擦耳而过,阵若依肩膀一头一矮,同时后脚甩出,踢,扫,勾,甩,弹……

  Yr酷@匠网永…e久.I免5&费#8看小S说8

  阵若依掌风强劲,动作迅猛而有力,短短的十分钟,不停地周旋于一群青年男子之中,没一会儿地上已然瘫倒了一大片哀嚎的青年黑衣人,阵若依收了腿,负手而立。勾着嘴唇歪着脑袋笑的像个坏天使一样:“怎么,吸取到教训了吗?嗯?如果你们还有人不服气的话就站起来找姑奶奶我单挑。”

  黑衣男子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怪物一样的眼神,一个看起来娇小的高中女孩儿竟然在短短的十分钟之内就将他们五十个男人打的落花流水……这还是人吗??……

  他们看向阵若依的眼里同时覆上了浓浓的防备和紧张,阵若依晒然一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