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检查就不用了吧!我觉得,我没有哪里不舒服,都是些外伤。”白之言撅着嘴,语气中略带恳求。

  “不行,必须要去。”安漠霖强势的说着,人已经站起身:“你好好休息吧!等会张婶会把饭菜送上来。”

  白之言小声咕哝:“真是霸道不讲理,干嘛非要去医院嘛!”

  “你在说什么?”安漠霖望着她微嘟的唇,就像望着一颗可口的樱桃,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白之言连忙摆上笑脸:“没有,我什么也没说。”

  安漠霖怀疑的盯着她看了一眼,随后吁口气,转身出了房间,往楼下走去。

  蜜儿已经在房里听了半天的动静,缓慢的飞到白之言床头边,收了翅膀停下,唉声叹气道:“也不知道这个安漠霖到底是怎么想的。说他喜欢你吧!他根本没说过。说他不喜欢你吧!他看到你难受,竟然那么不忍心。你说他这么忽冷忽热的,你怎么就受得了呢?”

  “我就是受得了,我乐意。”白之言挑了挑眉,眼光瞟向蜜儿,问道:“你怎么样了?有没有恢复一些?”

  “我觉得我现在很糟糕,半死不活的。”蜜儿恹恹趴着,往白之言手上爬:“雪昙姐,我要是死了,你一定要带我回青瑶山,我死也得死在青瑶山。”

  “去你的,好好的跟我说什么死,受这么点伤就不得了了吗?”白之言提起她的翅膀,扯着嘴角皮笑肉不笑:“等我好点了,带你去上次咱们去过的那个玫瑰庄园,让你好好吸吸灵气。”

  “你难道要找周洺?”蜜儿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

  “我不找周洺,让安漠霖带我去。”白之言扬了扬眉,将蜜儿放在掌心中,柔声安抚:“你这几天就乖乖陪着我一起养伤,咱们哪也不去。就算蛊雕找来了,如果安漠霖在,我就拼尽精元催动镇魂珠,他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酷j:匠网首发

  “可是这样对你的精元损耗很大,你这是强行催动,以后很难恢复的。”

  “没办法,都走到这一步了,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不是?”白之言撇了撇嘴,轻抚抚蜜儿的翅膀。

  房门打开,张婶疑惑的伸着头望向白之言,问了起来:“白小姐,您刚才跟谁在说话呢?”

  白之言忙嫣然一笑,摇了摇头:“我没有跟谁说话,刚才是在自言自语呢!”

  “是吗?”张婶愈发觉得古怪,虽然,她的确只听到了白之言的声音。

  白之言忙不迭点着头:“当然是。”

  张婶缓慢点了一下头,端着餐盘走到床头柜处放下,说:“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您赶紧吃吧!”

  白之言微笑点头:“谢谢张婶。”

  张婶客气笑笑,这才转身离开了房间。

  从昨天下午开始,白之言就没吃到嘴里一口东西,眼下看到吃的,当然是胃口大开,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蜜儿干脆闭上眼,躺在被子上装死。

  金麦集团总裁办公室。

  陈雕眯着眼坐在旋转椅上,手指轻轻捻动,红玉就坐在他对面,妩媚一笑,问道:“你昨天不是去杀雪昙吗?成了吗?”

  “她当然不是我的对手,不过,她的法力似乎精进了不少,我虽然能赢她,可是赢的也不算轻松,本来昨天是可以一举杀了她的,可是没想到刚好有人去找她,为了不让人发现,我只能先离开。而且,我现在还有点犹豫,到底能不能直接把她给杀了?”陈雕目光幽深,却不知道聚焦在何处。

  红玉眼神一黯,问道:“为什么不能直接把她给杀了?”

  陈雕看向她,勾唇一笑:“因为我想利用她拿到镇魂珠,现在她受了重伤,她的精元蕴含道法,只有利用她体内的道法,才能把镇魂珠引出来。到时候我拿到了镇魂珠,再杀她也不迟。”

  “这我倒是真的没想到。”红玉皱了皱眉,认同点头:“既然这样,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先想办法把镇魂珠拿到。”

  陈雕冷笑着点了点头:“趁着她现在伤势还没好,今晚就动手。”

  红玉抿了抿唇,沉着眉郑重点头。

  陈雕手指勾起她的下巴,细细端详着她的脸,看了一阵之后,勾着唇角道:“我帮你找了一具人类的身体,那个人阳寿已经尽了,相貌跟你有六分相似,这几天就会死。你到时候就用她的身体,就能遮挡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妖气,不过你要是不想用,以你现在的样子也没什么问题。”

  “既然没有什么问题,我干嘛还要用别人的身体?”

  “为了安全起见,你说万一你在这里碰到什么高人,肯定藏不住身上的妖气。”

  红玉不屑道:“这种几率实在很小吧!我们所在的纪年是有不少高人,可是现在的人间,那些道术修炼法门大多已经流失了,哪里还有什么高人。”

  “不管怎么样,小心些总是好的,你要是不愿意,就用你现在这个样子吧!以后,你就是我的随身秘书,不用再躲躲藏藏。”陈雕靠在椅背上,神态慵懒闲散。

  “这个好说。”红玉当即站起身,手中结出法印,一个旋身之后,身上的衣服起了变化,瞬间变成一套黑色贴身制服,衬得她本就玲珑有致的身段更为妩媚诱人。

  陈雕唇角噙着笑意望着她,点头道:“的确挺像个白领丽人,不过,我还是得劝你一句,最好是找个替身。有替身的话,就没有人敢对你下手,因为一旦你死了,对你下手的那个人也就等于是杀了人。”

  “我会考虑考虑的,等到你说的那个人阳寿尽了,我再决定要不要使用她的身体。”红玉环着双臂坐下,眼神一眯:“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雪昙的丹元,可是我的。”

  “当然,我也不稀罕她的丹元,我要的,只是镇魂珠。”

  陈雕阴邪一笑,说:“好了,你要开始工作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下属。”

  红玉得意一笑,随着陈雕的指示拿了面前的文件,迈着猫步出了办公室。

  在这里待了也有些日子,很多东西她都已经学会,当然是信手拈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