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婶嘴唇动了动,终究没再多说,点了点头离开房间。

  安漠霖将药放在床头柜上,重新将白之言抱起来就往卫生间走。

  白之言紧抿着唇,小声嗫喏:“安漠霖,我胳膊疼,真的洗不成,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擦药。”

  “胳膊疼?怎么刚才在车上抱我抱那么紧。”安漠霖以为她是在撒谎,想要揭穿她的小心思。

  白之言撅着嘴憋屈道:“我那不是被他们给打怕了吗?刚才真的很没安全感,生怕你再一个生气把我扔回去,我还不得被他们打死。”

  “他们,下手很重吗?”安漠霖望着她红肿的小脸,心底一阵纠扯的心疼。

  “不只是下手,是拳打脚踢。”

  “这个冯晓静,看来是不想再演艺圈待下去了。”安漠霖眸子中冷厉之色一闪即逝,已经起了要毁掉冯晓静的心思。

  白之言看他还是抱着自己朝卫生间走去,急慌慌说着:“你放我在门口,我自己进去。”

  安漠霖神情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小心将她放在地上。

  白之言浑身发疼的扶着墙,挪动着步子朝卫生间里面走,赶忙抓住浴池边沿坐下,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手臂是真的疼的不行,往前面伸还好,要是试图移动肘关节,那才叫艰难。

  她欲哭无泪的望着脱到一半的衣服,肘关节怎么也没有办法大幅度的往上抬,于是一咬牙,一个猛力就把衣服往头顶上扯。

  可是因为这一用力,肘关节剧烈的疼了起来,她“啊”的一声尖叫,两只手臂就这么僵在半空,再也不敢挪动一分。

  卫生间的门轰然被推开,安漠霖站在门口,语调中透着焦灼:“怎么了?”

  白之言脸色顿时羞囧的红了个透彻,手忙脚乱的扯着衣服。

  安漠霖望着她衣服遮挡下更多的青紫,缓步走近她面前,无奈叹口气道:“我帮你洗吧!”

  “不不不,不可以。”白之言语无伦次的摆着手,因为这一摆手,肘关节再次疼了起来,她“咝”的吸口气,整个往后一歪,当场跌进了浴缸中,满身伤痕再次毫不留情的疼了个遍。

  她委屈的哭出声来:“我怎么就倒霉到这个地步了啊!”

  安漠霖哭笑不得的望着她吃瘪的模样,俯身将她从浴缸中拉出来,忍着笑道:“好了,我来帮你洗就是。”

  “……”白之言无语了,他们的关系有到了安漠霖可以帮她洗澡的地步吗?貌似……没有吧!

  不容她多想,安漠霖已经伸手帮她扯下衣服,然后手伸到后方,将她身上的小衣衣也一起解开,白之言脸色红的像是煮熟的螃蟹,不自在的别过头,不敢看他一双隐忍着一股火焰的双眸。

  水龙头打开,哗啦啦的水声在卫生间不停回响,白之言浑身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动也不敢动。

  可安漠霖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白之言侧着耳朵,除了听到水流的声音,还听到身侧男人喉结滚动的声音,以及……艰难的咽唾液的声音。

  这个澡,洗的是异常的艰难。艰难到,安漠霖已经快被折磨没了理智。

  在无比艰难的情况下洗完了澡,安漠霖轻柔的替她擦拭了身上的水渍,随后在外面的衣柜中找出睡衣给她穿上,抱着她出了卫生间。

  安漠霖将她安放在舒适在大床上,白之言囧着脸低着头,看都不敢看他。

  忽然,一双微微有些干涩的唇迅速贴上她的唇,她还没闹清楚是怎么回事,安漠霖已经迅速将她压倒在身下,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轻柔摩挲。

  他的身体紧贴着白之言的身体,已是蠢蠢欲动,恨不得将身下人生吞入腹。

  白之言浑身僵硬的躺着,一动不敢动,因为她一旦做出任何反应,指不定就会扯痛哪里的伤痕,更何况,她有些不忍心看安漠霖隐忍的那么难受。

  安漠霖见她没有反抗,双腿缓慢去将她的腿移开,可是白之言的腿刚移一动,已经疼得忍不住,咬牙强忍着,顿时又是眼泪汪汪。

  安漠霖本来难以遏制的情绪因为她忽然皱成一团的小脸瞬间停顿,缓慢移开她的唇,喑哑这嗓音问:“很疼吗?”

  白之言苦着脸,却违心的摇着头:“不疼。”

  “不疼你哭什么?”安漠霖一脸无奈,坐起身懊恼扶额,这种折磨,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白之言抽噎一声,憋屈道:“安漠霖,对不起。”

  安漠霖烦躁的吐口气:“没事,这不怪你。”

  白之言无言以对,默默对着手指,看着他懊恼的模样。

  门外响起敲门声,林叔在门外说话:“Boss,姜医生来了。”

  “进来吧!”安漠霖强压下体内燃烧的欲念,站起身望向门口。

  房门打开,着了一身深灰色西装的姜医生客气的一点头,朝着白之言身侧走去。

  白之言客气的打招呼:“姜医生好。”

  姜医生眼含探究的望着白之言,也顺便查看她身上的伤口,随后又测量了血压,血糖,然后做了外部身体检查,才算结束,边收拾着东西边站起身对白之言道:“白小姐的身体没什么问题,都是些外伤,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痊愈,我等会开些活血化瘀的药吃着就行。如果安总还是不放心,就让白小姐去医院里做一个全面检查。”

  “麻烦姜医生了,等她好些了,我会安排让她去医院做检查。”

  “那好,我就先走了。”姜医生谦和的一点头,转身就又离开。

  安漠霖揉了揉眉心,重新坐回床边,拿了外伤药喷在她身上的伤口处,轻轻帮她把药擦匀。

  白之言含笑望着他动人的温柔,心底的依恋越来越深,深到她再也不想离开。

  C酷匠◎0网!m唯一0U正7版,V其I;他都;是@Y盗版5

  擦好药之后,张婶已经跑到楼上来叫安漠霖吃饭,安漠霖收回手,吩咐道:“之言受了伤,不能下楼,张婶,你把饭菜送上来吧!”

  张婶连忙应声,呵呵一笑,下去帮白之言准备饭菜送上来。

  安漠霖扶着她在床头坐好,叮嘱道:“你这几天就好好在家里休息,不要到处走动。等改天好点了,我让然然陪你一起去医院做检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